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司少甜妻,寵定了
司少甜妻,寵定了 連載中

司少甜妻,寵定了

來源:外網 作者:錦夜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錦夜

半夜,蘇韻醒來時頭痛口乾。 今夜的她特別開心。 調製很久的香水「初戀」終於成功,明晚的比賽拿了獎以後,她跟洛遠航的婚事就會提上日程了。 從大學到現在,相識五年相戀三年。 自己拋下一切,潛心研究香水,總算是幫他將公司做大起來,眼看着美好的未來在朝她招手,晚上就多喝了幾杯。 她揉了一下眉心,想要找點水喝,結果卻聽到隔壁房間傳來奇怪的聲音。 這間租來的小公寓她一人獨住,洛遠航偶爾會留下來,但也都住隔間。 聽到聲音,不免有些擔心是不是他不舒服。 結展開

《司少甜妻,寵定了》章節試讀:

半夜,蘇韻醒來時頭痛口乾。

今夜的她特別開心。

調製很久的香水「初戀」終於成功,明晚的比賽拿了獎以後,她跟洛遠航的婚事就會提上日程了。

從大學到現在,相識五年相戀三年。

自己拋下一切,潛心研究香水,總算是幫他將公司做大起來,眼看着美好的未來在朝她招手,晚上就多喝了幾杯。

她揉了一下眉心,想要找點水喝,結果卻聽到隔壁房間傳來奇怪的聲音。

這間租來的小公寓她一人獨住,洛遠航偶爾會留下來,但也都住隔間。

聽到聲音,不免有些擔心是不是他不舒服。

結果稍稍靠近卻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遠航,我們這樣會不會被蘇韻聽到?」

「這樣不是才刺激嗎?寶貝,放心,我給她酒里加了東西,保證她能睡到明天。」

男人的聲音雖然夾雜着粗喘,但她絕對聽得出那是洛遠航的聲音沒錯。

心內一陣寒,這些年為了做研究她經常失眠需要藥物幫助,所以安眠藥對她而言已經有了免疫力。

「等到明天的新品拿了獎,我就是高級調香師,在這個圈子的地位就穩了。到時候大把的投資等你挑,招多少人都沒問題,區區一個蘇韻算什麼?」

站在門口的蘇韻握緊了掌心,她已經聽出那是江時薇的聲音。

她大學的好友,跟她的未婚夫曖昧不清。

她不是沒聽到些風言風語,只是執拗的選擇了信任,可現實卻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

「小浪貨,我連公司都用你的名字,就知道我有多……愛你了!蘇韻不過是塊跳板罷了,當初的新秀賽,要不是為了你,我會在她的配方里動手腳嗎?」

「我不許你提她的名字。你說,你到底愛我,還是愛她?」

江時薇的聲音本就嬌軟,此刻黏膩膩的拖長了尾音,聽着就撩人,但落在蘇韻的耳朵里,卻格外的刺耳。

她咬着牙根,睜大了眼睛,彷彿想穿透門板看清這對狗男女。

「當然是……愛你了!……」

接下來的聲音,簡直讓人想吐,蘇韻的掌心都摳出血了,才按捺住要衝進去的念頭。

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全心的付出換來是這樣的結果。

三年前她在省級的調香大賽一舉成名,當時邀約無數,甚至包括環亞這樣的大公司,但為了洛遠航剛剛起步創業的事業,她都拒絕了,專心一意幫襯扶持。

而兩年前她再次參加大型比賽的時候,香水卻出了問題,被人嘲笑是「沒有鼻子的調香師」。她當時百思不得其解哪裡出了錯,而洛遠航一直在身邊「不離不棄」,還體貼的讓她轉做幕後,所有的比賽和公開露面都讓江時薇去。

她以為他們相互扶持,歷經風雨,結果自己根本就是別人手上一顆棋子。

當初他給公司命名「微瀾」,英文名V.L。他解釋說什麼微瀾動水面,是逆勢而上的意思,自己竟然信以為真。結果,根本是江時薇和他洛遠航的名字縮寫。

人家暗搓搓秀了一波恩愛,她還滿懷熱血鬥志滿滿,想想真是蠢的可笑!

滿腔怒火最後化為了冷靜,蘇韻失眠了一夜,天快亮的時候才聽到渣男賤女離開的聲音。

她立刻起身翻箱倒櫃,總算找到了那張燙金的名片。

三年前,環亞的總裁司耀親自給過她一張名片,也不知道電話號碼有沒有變化。

握緊手機,電話接通後她有些緊張,「司總,我是蘇韻。」

頓了頓,聽着沒被掛斷,便很快的接著說,「三年前省里的調香大賽我們見過,您當時還給了我一張您的……」

「我記得。」

低沉的男中音,簡單的三個字,倒是出奇緩解了她緊張的情緒。

「是這樣,我有一樁生意,或許您會有興趣。」

短暫的沉默後,司耀沉聲開口,「明早九點,到我辦公室來談。」

聽着似乎要掛電話,蘇韻急忙阻攔,「等一下……司總,明天可能來不及了。能不能今天?還有,辦公室不太方便,可以換個地方嗎?」

她很着急,語速也很快,說完之後也忍不住替自己汗了一把。

環亞是什麼樣的公司,在整個國內的化妝品護膚品行業內佔到三分之二的份額,更不要說經營範圍之廣,資本後台之大。

而司耀作為環亞的總裁,簡直是商界的傳奇人物。他能撥出時間肯見自己,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她還敢討價還價時間和地點,也是膽大包天了。

但,實在是沒辦法。

新品發佈會暨香水大賽今晚就要開始了,如果明天再談,就太晚了。而且去公司的話,很容易招人耳目,這將影響她的計劃。

握緊了手機,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她孤注一擲的要賭一把。

那邊足足有三分鐘沒聲音,就在蘇韻以為自己要被拒絕的時候,聽到司耀說,「可以。三十分鐘以後,花園路咖啡廳。」

「謝……」

蘇韻的謝字還沒說完整,又聽他補充了一句,「記得帶上身份證和戶口本。」

「啊?」

那邊的回應是直接掛了。

緩了緩神,蘇韻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但時間不允許她多想。

迅速換了衣服,簡單收拾了下自己就出門了。

好在花園路離得並不是很遠,她準時趕到。正要進咖啡廳時,卻被人攔了下來。

「蘇韻小姐?」

對方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而她卻不認識,「?」

「我家先生請您移步一敘。」

他做了個請的手勢,蘇韻順着方向看過去,一輛黑色加長林肯靜靜的停在路邊。

她瞬間瞭然。

毫不猶豫的朝着車子走過去,司機從外面拉開車門,從外往內看不太清,只見兩條修長的腿,腳上是錚亮的皮鞋。

蘇韻貓腰上車,車內的冷氣很足,她不自覺打了個激靈,這才抬眸看向對方,「司總您好,我……」

「說重點。」

依舊是三個字,依舊格外冷清,蘇韻戛然而止,方看清他的臉。

――――――

作者有話:本書所有關於調香的知識以及描述,除了部分是作者查的資料,大部分都是作者胡謅的,不要當真,不要較真,看個樂呵就好!

《司少甜妻,寵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