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死對頭他畫風不太對勁
死對頭他畫風不太對勁 連載中

死對頭他畫風不太對勁

來源:google 作者:月桂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菱容 現代言情 蕭鋮

宋菱容是商場上的風雲人物,卻偏偏有眼無珠愛上渣男,最終落得一個家破人亡,含恨慘死展開

《死對頭他畫風不太對勁》章節試讀:

「噼里啪啦……」 宋菱容是在一陣鞭炮聲中清醒過來的,醒過來的那一瞬間還有一點迷茫。
這……這是怎麼回事?
她不是引爆當年行商西域時,偶然得到的炸藥,拉顧舍櫟他們同歸於盡了嗎?
現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宋菱容抬頭觀察了一下周圍,熟悉的梳妝台,熟悉擺件,這、這是她未出閣前的閨房,唯一與平常不同的是此時房間里四處都裝扮着紅綢,窗上貼着大紅雙喜字。
她低頭看了下自己,身穿百鳳祥明的紅色嫁衣,頭上還帶着沉重的鳳冠。
宋菱容跳起來,跑到銅鏡前,心臟砰砰急跳,慌亂又不敢置信。
銅鏡里的女子,唇紅齒白,明眸善睞,與前世病入膏肓的枯槁模樣,判若兩人。
這是她嫁給顧舍櫟前的樣子。
她這是重生了!
宋菱容跌坐在地上,雙手止不住的顫抖起來,淚如雨下。
門被人推開,是她的丫鬟竹詞聽見聲音闖進來。
竹詞見宋菱容滿臉是淚,頓時非常緊張,「娘子,這是怎麼了?」
看着這張熟悉的臉,宋菱容神色恍惚,前世宋家的僕人不是被發賣,就是叛變了,只有竹詞陪她到了最後,可惜江雪還是沒放過她。
爹娘出門給她求醫以後,宋府實質上落入顧舍櫟二人的掌控之中,爹娘許久不歸,她意識到不對勁,便讓竹詞偷溜出去報官,誰知回來的卻是一具屍體。
她到現在都記得江雪猖狂的嘴臉,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她知道宋府、宋家的店鋪生意,全都被顧舍櫟以贅婿的身份接管了。
為了取得管事們的信任,他甚至還扮作大孝子,將父母四分五裂屍體運了回來。
想來他蓄謀已久,入贅宋府也是衝著宋家的財富來的,她耽溺於情感,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現。
心臟一陣絞痛,宋菱容抓住竹詞的胳膊,「我現在有一件非常緊急的事情,需要你立刻去辦。」
「娘子儘管吩咐。」
「我現在寫一封信,你半個時辰之內,送到城南蕭家蕭鋮的手上,另外,給我找幾個武功高強的人來,我有事情要吩咐。
先去做,不要急着問我為什麼。」
竹詞心中有一大堆想問的,娘子突然變得好奇怪,但是宋菱容都這麼說,竹詞也只好把疑問憋着,點了點頭,轉身就去找人去了。
宋菱容扯掉頭上沉重的發冠,跑到自己的書桌旁,抽出紙,提起筆就在紙上刷刷地寫了一行字。
僅僅一行。
之後,宋菱容就像是發瘋了一樣,在自己的閨房裡找什麼東西,到處都翻的亂七八糟。
竹詞找人回來,忍不住問道,「娘子,您在找什麼?」
「找到了。」
宋菱容興奮地看着手中的鳳玉,有了它,蕭鉞一定會答應自己的條件。
「你將這封信,還有這塊玉,一起送到蕭鉞手上,記住,動作一定要快。」
「是。」
宋菱容將那封信卷好,鄭重的遞給了竹詞,「你一定要記得,我要你親自送到他的手上。」
竹詞點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廢話,指着找來的那個人說道,「娘子,你要找的人奴婢已經給你找好了,你有什麼事情吩咐她就好。」
宋菱容拍了拍竹詞的肩膀,「我知道了,大半夜的,辛苦你了。」
「娘子說笑了,這都是奴婢應該做的。」
時間緊急,城南蕭家不算太遠,但是也不近。
沒有再多說什麼,竹詞拿着信就直接走了。
就算是在這樣急迫的情況下,竹詞做事依舊很細心,找來的人是一個女子,這樣就算別人看見了,也不會對她的名聲有影響。
「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時間很緊迫,你能做到嗎?」
那人點頭。
「城西有個青衣小巷,巷子里有一家門外沒有貼對聯,而且與眾不同的是只有一個燈籠。
這戶住的是一個女子,我需要你把她綁架在城南的山坡上,不用對她做什麼,等到明日,你看到有人來,你們自己跑就行了。」
「對了,你還要再找一個人,幫我送信。」
即使宋菱容的語速很快,內容也很多,但是那個人還是清清楚楚的記下,當下點了點頭。
宋菱容又提起筆,依舊只寫了一行字,然後交給了那個人。
「你可認識顧舍櫟?」
宋府里有很多的人認識顧舍櫟。
那人點頭。
「明日清晨的時候,你把這封信,神不知鬼不覺地送到他手裡,那個時候,我要你綁的人一定要出現在那座山坡上,這件事情很重要,不得有誤。」
「定然不辱使命。」
那人擲地有聲地說了這六個字,卻讓宋菱容安心了下來。
現在不過是半夜,她這一番安排,應該來得及。
顧舍櫟不是最心疼他的那個貴妾江雪嗎?
若是明日,聽到了江雪出事的消息,顧舍櫟還會來嗎?
到時候新郎不來,這門親事不成,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宋菱容心中焦急,根本都睡不着覺,只心心念念等着竹詞的回信。
在天光破曉的時候,竹詞終於回來了。
竹詞氣喘吁吁,來不及說話,連忙將東西遞給宋菱容。
宋菱容立馬打開,上面只有一個字:好。
字跡蒼勁有力,氣勢凜然不屈。
看到了這個字,宋菱容才徹底安心了。
「你辛苦了,先下去休息,換其他的丫鬟來伺候我。」
竹詞拒絕道,「娘子這一輩子就成這麼一回親,奴婢定然是要看着的,奴婢不累。」
宋菱容輕輕地摸了摸竹詞的頭,笑道,「我知道了。
那等我成了親之後,再給你好好的放個假。」
也沒成想還有這個福氣,還能再見一見自己的雙親,還能看到這些可愛的丫鬟,還能有機會扭轉自己的命運。
竹詞笑得開心極了,「好。」
眼看天邊逐漸明亮,開始翻起了魚肚白。
經過昨晚上的這麼一折騰,宋菱容的首飾都亂成了一團,還好衣服沒怎麼弄髒。
竹詞連忙傳喚着丫鬟給宋菱容洗漱打扮。
 

《死對頭他畫風不太對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