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連載中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來源:google 作者: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樂 現代言情 程思雅

前二十八年,傅司南的世界裏只有工作,工作某日,一個叫葉寧樂的女孩撩撥了他的心扉,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最大的願望就是以首富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在心愛的小女人身邊無往不利的首富發現,要實現這個目標比做首富難多了葉寧樂一心以為自己和傅司南只是大風大雨里一起依偎取暖的兩朵小香菇,不想卻靠了一棵蒼天大樹她一不小心就成了A城無人敢惹的人展開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章節試讀:

第1章莫名其妙的求婚傅司南是我救的,明明要娶的也是我,怎麼會突然變卦!」
葉宅,葉家千金葉淑儀兩眼通紅通紅,一臉委屈,大喊大叫。
肯定是這個女人搗了鬼!」
她瞪着對面沉默不語的葉寧樂,能在她身上燒出兩個洞來!
事情發生在半小時以前,葉家人接到消息,說首富傅司南要來求婚。
葉淑儀喜滋滋地等了半天,結果來的是傅司南的助理。
這倒也罷了,助理沈俊竟然把傅家傳媳之物給了葉寧樂,說傅司南要娶的是她!
你們就這麼由着她欺負我嗎?」
葉淑儀心火難平,憤怒之下砸了好幾件東西。
葉寧樂捏着沈俊給的那對鐲子,像捏着兩團火,直到此刻,她也沒弄明白這烏龍怎麼會落到自己身上。
張張嘴,正想說點什麼,一直圍在葉淑儀身邊打轉的程思雅衝過來,啪一耳光甩在她臉上,連你姐姐的男人都搶,不要臉!」
葉寧樂捂着臉,驚詫地去看程思雅。
程思雅繃緊了一張臉,怒氣沖沖,這架式,不知情的還會以為,葉淑儀才是她的親生女兒。
可事實是,程思雅只生了她。
程思雅和自己的父親蔣國策離婚後,便帶着她改嫁到了葉家,葉淑儀只是繼女。
這件事是你惹出來的,你負責澄清!」
程思雅冷硬地命令。
程思雅不是第一次護着繼女犧牲她,可她的心還是忍不住一陣陣刺痛,委屈得眼淚都要滾出來。
這是傅司南的意思,與我無關!」
強忍着眼淚,她倔強出聲,況且我根本不認識他!」
雖然不稀罕什麼首富,但並不代表她要背這個鍋,委屈求全。
程思雅橫蠻地將她拉出去,隔絕了眾人的耳目,將她推在院子里的一棵樹下。
好好想想你今天來的目的,如果不把淑儀的事情給解決了,你父親的事,我也不會管!」
程思雅這番冷硬無情的話再次逼紅了葉寧樂的眼睛,她看向程思雅,媽,那不是別人,是我爸啊,他以前對您那麼好……」葉寧樂幾年前已離開了葉家,現在和親生父親蔣國策住在一起。
閉嘴!」
未等她說完,程思雅就不客氣地打斷,半點耐心都沒有,總之,你想清楚了,還有幾天就是你爸的生日了吧,你不按我的意思辦,我便不會去看他。
到時候他是殺人還是自殺,都是你們自己的事!」
……」看着程思雅這副冷血無情的樣子,再多的話都梗在喉嚨里吐不出來。
好久,葉寧樂才輕輕勾頭,我去!」
葉寧樂不知道傅司南住哪兒,但他麾下的風影集團卻鼎鼎有名,是本市的標杆性建築。
她去了那兒。
站在一百六十層樓的風影集團樓下,感覺自己渺小得就像一隻螞蟻。
葉寧樂的運氣不算差,在樓下碰到沈俊,沈俊把她帶進了傅司南的辦公室。
沈俊對着一道屏風恭敬垂首:傅總,葉小姐來了。」
屏風後,映出一道頎長挺拔的身影,目測一米八五以上。
雖然只是一個輪廓,但依舊能看出他肩寬腰窄大長腿,優質男人的標配一件不少。
就是不知道臉長成什麼樣。
男人似剛剛換完衣服,此時正低頭扣着扣子。
寧樂?」
他叫着她的名字,聲音低沉動聽,像大提琴在演奏,稍等。」
以葉寧樂的經驗,長得高,聲音又好的男人,八成五官奇醜無比。
她無心見一張與自己無關的臉,看他要轉出來,迅速出聲,傅先生不必出來,我把話說完就走。」
深吸一口氣,她繼續道:傅先生把自己的結婚對像搞錯了,您要娶的是我姐姐,她叫葉淑儀。
希望經過這次後傅先生能上點心,別將來到了婚禮上還搞不清楚新娘子的姓名,那可就鬧笑話了。」
對於這位傅首富,寧樂一點好感都沒有。
求婚不親自出場也就罷了,連對像都搞錯!
也只有葉淑儀那樣的腦殘才會對這麼個渣男心心念念!
說完這話,她將傅司南送的家傳鐲子放在辦公桌上,東西放這了,再也不見。」
解決完傅司南的事情,寧樂頓時覺得身輕氣爽,跳上了公交車。
晚上,她去了銀座。
銀座是一家極負盛名的娛樂場所,寧樂在包廂部負責賣酒水。
這裡工作時間還算自由,提成也比別家要高,十天一結,很適合她。
穿好工作服,葉寧樂對着鏡子整理着裝,看到鏡子里唇紅齒白的自己,握了握拳頭,加油!」
喲,這不是寧樂嗎?」
她才走出去,耳邊就傳來邪氣的聲音,有人攔住了她。
攔她的,是銀座的常客呂少。
上次叫你給我喜歡的小妞加點兒糖,你不聽話,白白讓她跑了,這賬,怎麼算?」
呂少兩手一抱,腦袋歪在一邊,紈絝形象里露出一抹陰狠。
他所說的糖是什麼,葉寧樂一清二楚,那種害人的東西,又怎麼可能給人家無辜女孩子下?
這段時間她一直極力避着呂少,沒想到還是被逮到。
呂少冤枉,不是我不聽話,着實因為膽子太小,手抖得厲害,全都給抖地上去了。」
混這種地方的,客人是鬼也得當皇帝伺候着,葉寧樂深諳此道,忙陪笑道。
呂少切了一聲,別編了,有人親眼看到你把東西扔進了垃圾筒!」
他有意捂上胸口,寧樂啊,你媽說儘管當你是條狗,有事兒隨便吩咐,你說你這哪點兒像狗啊。」
聽到呂少這話,葉寧樂的眼睛立時逼得通紅,眼淚差點就滾了下來。
父親和程思雅離婚後,得了很嚴重的精神疾病,不僅忘了兩人離婚的事,還對程思雅越來越依賴。
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見程思雅一次,見不到就會發狂。
她只能極盡所能地祈求程思雅施捨一點憐憫給父親,而程思雅則極盡所能地利用這件事從她身上撅取利益。
當初呂少看上她,對她用強,她一急之下砸掉他兩顆門牙。
母親知道後,硬逼着她去給呂少磕頭認錯,不僅如此,還讓呂少把她當狗使喚。
做這一切,只是為了挽回葉家的一筆生意!
看來,這狗你還是沒學會啊,既然這樣,只能教教你了。」
呂少對當初的羞辱存着恨,有心不讓她好過。
說完,他揚揚手,立刻有人牽了只大狼狗過來。
那狗足有一米高,身體粗壯,一張嘴張開哈哈吐氣,露出血紅的牙齒和一對尖利的獠牙。
我這狗這兩天正想雌性,你就乖乖給他做狗娘吧,啊哈哈哈!」
說完,他把狗推進籠子。
接着,葉寧樂也被人拉扯着,往籠子里按。
葉寧樂憋住眼淚硬是沒肯流出來,手死死握着欄杆不肯鬆手,不願意進去。
呂少失去耐心,扯過一根鐵棒子來,對着寧樂的手臂用力砸過去!
那鐵棒子足有手腕粗,這一砸,手臂必定砸斷!
寧樂不是不害怕,但她根本躲不開,只能本能地閉了眼……叭!
棍子砸下來的巨響傳來,她卻並沒有感覺到疼痛,倒是呂少哇啦啦地叫了幾聲,聲音無比戰兢,傅……傅爺!」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