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是邪神,不是醫生
是邪神,不是醫生 連載中

是邪神,不是醫生

來源:google 作者:五張黑羊皮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衛 都市小說

落魄醫生和嘴碎的邪神結合會發生什麼?現代職場上的陰謀和陽謀,另一個世界中的秘密和往事,你不知道的故事每分每秒都在發生「雷,我想有所作為,你知道嗎?」「難道當一輩子醫生就能有作為嗎?」「難道當一輩子醫生就不能有作為嗎?」「作為神明,你們沒有什麼高明點的解決矛盾的手段?」「沒有,我們很原始的,就是打一架,誰站着,誰說話」吳衛每走一步,都地動山搖,雷聲大作,他把巨劍抬起直指眼前人:「我今天就拆了你這萬神殿,我早就看這裡的裝修不爽了」「山為我動,雷為我鳴,此情此景,打一架還需要理由嗎?」「不要誤會,我只是想問,你有多少對翅膀,拔了,還能都長出來嗎?」展開

《是邪神,不是醫生》章節試讀:

「你說的『吸干』是怎麼一回事?」吳衛突然嚴肅的問雷。

「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不行,我什麼都不知道也可以,我半夜陪你到這荒郊野外來抓貓也可以,但是這個事情你要和我說清楚。」

雷沉默了一會。

風還在吹,四周萬籟無聲,氣氛顯得比較肅殺。但是從外人看來不過是吳衛一個人呆立在路中間,旁邊是跌倒的單車,他的手裡還抓着一隻肥貓。

連這貓咪都感覺到氣氛的不尋常了,它只想獻上寶貝躲過一劫,誰知還有這樣一齣戲。

「行我告訴你,也沒什麼不能說的,本想今天這事情結束了再說,既然你等不及,現在就說。」雷頓了一下,問道:

「你覺得人或者其他的生靈,除了肉體凡胎,還剩下什麼?」

「靈魂?」吳衛脫口而出。

「額……」雷好像沒考慮吳衛會給出這樣的回答,思索了一下,說道:

「不準確,靈魂好像還包含着人的思想和記憶,但是其實並沒有那樣的東西。」

「那是什麼?」

「本源。」

「本源是什麼?」

「一種力量,我們稱為本源力量。」

「我們身體里還有這種東西?」

「你以為只貓跑到人家去幹嘛呢?」

「它吸取了別人的,本源?」

「是的。你看它肥的。」

「那,那家人會怎麼樣?」

「不怎麼樣,甚至沒有任何變化。」

「怎麼會呢,難道不會有害嗎?」

「從長期來看不會,因為會恢復過來的。」

「人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呢。」

「生來就有,有的人多些,有的人少些。」

「這個本源力量有什麼用呢?」

「作用嗎,很難說明白,你說『精氣神』有什麼用?但是也不能說它完全沒用。假如你耗費了精氣神,休息幾天也就補回來了。這樣說你能明白嗎?」

吳衛思索了一會,好像有點明白了,臉上的表情又放鬆了下來,不過還是眉頭緊鎖。

「現在,可以繼續了嗎?我們站在這裡像個傻子一樣。手裡還抓着一隻丑貓?」

聽到說自己丑,肥貓倒是不樂意,反駁道:

「我哪裡丑了?」

誰知雷猛地一聲大吼,「輪到你說話了嗎?」他的吼聲里蘊含著神力,聽得人振聾發聵。

「現在帶我們去。」雷補充道。

肥貓領着吳衛來到了灌木叢的深處。吳衛驚奇的發現在這灌木叢的深處竟然還別有洞天。

不過這洞天也只是一隻貓的洞天罷了。

「你還收拾得挺乾淨的嗎?」吳衛不無好奇的問。

「哪裡……」老貓竟然還不好意思起來。

「別廢話,寶貝在哪?」雷的聲音威嚴得厲害。

「在…..在那個下面。」老貓指的是一堆用乾草做成的窩。

那窩即使是乾草做的也無比柔軟的樣子,周邊還散落着一些小件的玩具。

吳衛很想吐槽它,但是卻沒敢開口。他小心地一隻手抓緊老貓,想用另一隻手去探尋一番,但是發現不容易做——那貓太重了。乾脆把它緊緊固定進懷裡,不過這樣一來簡直和抱着它一樣。

「小心點。」雷提醒道。

「嗯。」

吳衛應了一聲,轉而用腳把那草窩給踢開了,一塊有些光澤的金屬片露了出來。

「這個?」吳衛不無好奇地問。

肥貓表示就是這個,雷卻沒有說話。吳衛不確定這是不是真的寶貝,或者只是這隻笨貓撿來的垃圾,他更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用手去碰。

雷陷入了沉默。

「雷,雷?」

吳衛連着呼喚了好幾次,雷才回應了他,好像剛剛有什麼東西把祂吸引走了。

「嗯?」

「是寶貝嗎這個?」

「是寶貝…….算是吧。」

「能拿起來看看吧。」

「能拿,沒問題。」

吳衛就伸手把那金屬的殘片給撿了起來。

那東西在吳衛看來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就像是什麼金屬器具的外殼碎裂後掉下來的一塊。

「這是個什麼東西?」吳衛忍不住問。

「我撿的。」傻貓冒冒失失地回答。

「我沒問你。」吳衛說著等待雷的回答。

「什麼神器的碎片吧。也許是。」

「神器?那應該是好東西吧。」

「沒什麼用,和你們的垃圾一樣,神界的垃圾罷了。」

「一點用也沒用嗎?」

「含一些本源力量,但是不多,也不容易吸收,本來也不是作為存儲力量的器皿。」

「那不要了?」

「拿着吧,比沒有強。」

吳衛心裏不免有些失望,就一手夾着貓,一手拿着那金屬殘片翻看。但是在這昏暗的地方也看得不甚清楚。

「能放了我嗎?」肥貓可憐巴巴地求饒道。

「放了你?放了你再去偷偷吸收人類的本源?」雷沒好氣地回答。

「我不敢了……」

「你就是撿到了這個,才覺醒了,是吧?」

「我也不懂……」

雷好像打不定主意似的,沒再說話,又好像陷入了什麼悠遠的沉思。自打看見了那東西,他好像忘記了今天為什麼而來。

「要不放了它吧,它也把這個給咱們了。」

「嗯。」雷心不在焉地回答着。

「你以後不可以去吸取別人的力量了知道嗎?」吳衛盡量保持威嚴的樣子,可是自己都覺得這句話很古怪,明明昨天還是個普通人,現在卻把「不許別人吸取力量」這種話說得理所當然。彷彿他已經成了這怪異的一切的一份子。

「雷,我們走嗎?」

「走。」雷依然心不在焉地回答。

吳衛沒辦法,丟下肥貓,回到了自己落下的單車旁。把車扶起來,他又回頭看一眼那只有些不太聰明的肥貓,它正站在路口沒落地看着自己。吳衛心想它也沒做什麼太傷天害理的事,就起了些憐憫之心。

「它的行為有點像蚊子的行徑,說可惡吧也可惡不到哪裡去。」吳衛心裏想着。

吳衛騎上車,踩了幾步,又回過頭看去,肥貓還在那裡孤零零地看着吳衛這邊。

「那貓做了很過分的事嗎?」

「額?不算吧,怎麼這麼問?」

「要不咱們收留它吧。」

「腦子壞了么?收留它幹嘛?」

「一來,可以規範它,不讓它再去做不好的事;二來,可以多個小弟,不也是挺好的么,它那麼怕你,肯定不敢造次的。」

「我看你就是想養貓了。」雷好像回過了些心神,開始準備懟人了。

「哪有,看它怪可憐的,我的生活是孤孤單單,收留它也未嘗不可。」

「你看它肥得像球一樣,需要被收留嗎?」

「它以前是只普通的貓肯定沒關係,但是現在它有了靈智,沒法和貓再相處了,也不可能和人相處,肯定很可憐。」

「你想得可真多啊。」

「能嗎?」

「你自己決定好了。」雷不置可否地回答。

吳衛就扭過車頭騎了回去,肥貓一直眼巴巴地看着他。

「要跟我走嗎?」吳衛問。

「要!」

肥貓肯定地回答,同像人一樣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