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弒天元尊
弒天元尊 連載中

弒天元尊

來源:google 作者:祁連雪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雲空 悟空 武俠修真

神秘少年九死一生,滅黑龍,結靈猴,誤食靈果,實力大增,從此開始逆天之路!天地無道,我便弒天破地,還天地本來面目......仙佛無情,再走絕情取經路,我不走尋常路,破滅諸聖圖天夢.......展開

《弒天元尊》章節試讀:

馬林這一劍是蓄勢了很久,又動用了他最為強大的源術,速度力量都已達到了一個高度。

南宮金那裡能夠抵擋,卻是被馬林洞穿了心口。

馬林想不到竟然是這種結果,有些愣,同時南宮金臨死前的拚命一招也給了他影響。

雲空根本就不放過這種極好的機會,一拳向著馬林的後背砸了過去.......

「噗嗤!」

雲空這一拳砸得狠,馬林鮮血狂噴,已是拚命向前竄出去,若是雲空再給他一擊,那可是要命的節奏。

但他也不敢多留,在竄出去的同時,身上有着光華爆發,已是包裹着他瞬間遠去了。

是他得到的一道極為珍貴的逃命符,可將他傳送百丈距離。

可惜!讓這傢伙跑掉了。

雲空有些遺憾,也是沒辦法,誰讓人家身上有秘符呢。

已是來到那幾個倒霉傢伙的身上搜索了一番。

南宮金和錢春身上倒是有所得,武技源術什麼的都是青仙宗中流出去的粗淺的東西,自己身上有父母留下的,比這些強多了。

有用的就是幾塊源晶,源氣的結晶體,可用來瞬間補充源氣,或者突破之時用,也可用來交換物品。

其他就是幾枚靈果靈草的,也不多。

雲空很快將之搜索乾淨,就跳到了源液池之中,那裡有他惦記的東西。

況且,源液池中所剩餘的源液,比起這幾塊源晶和靈果、靈草,效用不知是多少倍了。

雲空將龍鱗袋拿出來,將剩餘的源液都收到了了龍鱗袋中,在裏面就是一個散發著迷幻光彩的液體珠子,懸浮在龍鱗袋的空間中,能量卻是一點也不會流失。

只剩下水的池底是一層黑泥,就連這泥巴都像都有了神奇之處。

嘿!這黑泥也不放過,或許以後可以用來種花種草的。

雲空已是將這黑泥也都一頓呼啦,弄成一大團,裝到龍鱗袋中。

黑泥並不厚,也不過是尺許的樣子。

隨後雲空已是驚呆了。

黑泥下面光彩閃閃的就是一塊丈許多方圓的源晶塊。

這還不是重點。

源晶塊**是一塊土黃色的透明物質,裏面鑲嵌着小半個柳葉,也不過是半寸的樣子,鮮綠無比,就像新摘下來的樣子。

但是,雲空只看了一眼,就感受到了那柳葉上面觸及靈魂的殺氣。

好厲害!雲空心中寒意頓生。

幸好我靈魂力還算強大,否則,魂海境之下,只看上一眼,靈魂也是被掃滅掉了。

這還是被那黃色晶體的外面源晶包裹着,若是能夠放出裏面的殘留的劍氣來,恐怕能夠當成一個大殺器。

這必然是了不起的強者戰鬥之時留下的,至少應該是仙吧!

那黃色晶體明顯就是平常的土瞬間晶化形成的,不過是斷裂的半個柳葉所致。

真是恐怖的力量!

論時間,應該有着數百年之久了吧!這源液池就是因它而生,而這樣大的源液池,形成得需要數百年。

裏面還蘊含著一種源術,正是為我準備的。

雲空開心的很,這才是大收穫。

源術雖然現在還用不到,但也可以感悟一番,為將來做個準備,也或許能夠讓現在黑龍劍在不動用源氣的情況下增加威力。

雲空就坐在晶瑩的源晶上,感悟着裏面滲透出來的絲絲劍意。

即便是滲透出來的劍意很是微弱,但還是讓得雲空感覺到身如刀割般的痛苦。

甚至於身體有的地方已是有着血絲滲透出來。

要知道他的身體可是很強悍,在那裡躺了四年,除了修行的境界沒動之外,其他的改造的很大。

一連好幾天,雲空就在這裡感悟劍意,時而還起身拿着黑龍劍演示一番。

突然,雲空心裏一動。

就是這樣吧!

凌空揮動黑龍劍,那劍影已是如柳葉狂舞,看似雜亂,卻是暗合自然之道,又似在畫著一個個玄奧的符號。

若是雲空能夠源氣外放,此時就是一個恢宏的場面了。

「叮!」

狂舞的劍身微微顫動,所有劍影已是都匯聚到劍身之上,黑龍劍發出清脆的劍呤之聲。

劍光激射而出,竟然已是斬破虛無,消失不見。

「叮!」

又有劍呤之聲傳出,卻不是黑龍劍劍發出來的,而是源晶包裹着的柳葉發出來的。

這一聲之後,雲空突然就覺得自己與那柳葉有了一絲聯繫。

這種力量很強大,但是,也只是一種聯繫而已,離可以調動柳葉之中殘留的力量還有點距離。

若是能夠真正掌控,可算是自己的一個保障,碰到不可抗拒的力量出現,可以救自己於危難之中。

看來自己要努力感悟柳葉之中的劍道,爭取將其中的力量掌控。

雲空將整塊源晶體都收了起來。

現在,應該到那彩光爆發之處去看看,自己所得已夠驚人,即便再沒有什麼所得也無憾了。

只是不到那裡去看看有些不甘心呢!

雲空鑽入濃霧之中,向著那中心地方而去。

到了現在,那個方向已是隱約有感了。

........

「苗師兄!這一次出來,想不到竟然在這種偏僻地方有收穫!」

雲空已是能夠隱約看到前面的彩光,卻是聽到有人的說話聲。

「是啊!竟然是找到一枚黑霧源果,讓得我進入了源氣境的道二階。」

卻是有人意猶未盡的道,只是這個聲音雲空有些熟悉。

對!正是他的聲音啊!雖然過去了四年,但這個聲音並沒有多少改變。

苗師兄苗圃!是父親的弟子,也不過比自己大兩歲,與自己是親自如兄弟的感情。

雲空心中激動,就想快速衝過去,與自己親近的人相會。

可是,接下來聽到的話,卻是讓得他停住了腳步,心裏無比的痛恨起來。

「若不是江師伯讓我們傳過話來,通知青靈宗的人,把莫鐵風的那個餘孽做掉,我們也得不到這個機會!」

《弒天元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