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史上最強太子
史上最強太子 連載中

史上最強太子

來源:外網 作者:楚墨降雪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楚墨降雪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才是男人應該做的事!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從現代穿越而來的楚墨造大炮、斗奸臣、抓小人、抗侵略、擴疆土、致太平!由一個智商有缺陷的傻太子,一步步走向帝王之巔! 史上最強太子展開

《史上最強太子》章節試讀:

皇帝和皇后離開了,離開的時候高高興興,但楚墨懸着的一顆心,卻沒有落下絲毫。
這個時候想起來,他其實很想揍楊御醫一頓,肯定他的話不就好了,居然還把這個世界的聖人搬出來做例子!
估計不久,他頓悟的消息就會傳遍京都,其他人信不信沒關係,但想要他死的人,肯定會雙眼猩紅,怒不可遏。
他還沒有做好準備。
要是對方再度出手,他可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所以,組建自己的勢力,就成了楚墨當下的重中之重。
下午的時候,楚皇送來了很多珍貴藥材,並且安排了楊御醫坐鎮東宮,負責調養楚墨的身體。
當然,隨藥材送來的,還有一道旨意!
楚皇讓他三日後參與校閱。
所謂校閱,通常包含文武兩部分。
但他重傷方愈,騎射自然不可能去考,那麼剩下的,無外乎就是策論與詩詞。
對於這道旨意,楚墨並不意外。
之前李謹已經說過,楚皇想要通過校閱,來確定儲君的人選。
同時,從勛貴子弟中挑出傑出之人,給儲君培養人才。
只是沒想到,計劃好的事情忽生變故,渾噩了十幾年的太子殿下居然頓悟了!
皇帝金口玉言,自然不可能取消校閱,那麼就只能讓太子參與了。
「殿下,這不公平,他們飽讀詩書十幾年,殿下方才頓悟,怎麼和他們比?」
降雪添了一杯茶,望着卷着書在看的楚墨,憤憤不平。
楚墨放下書,抬起茶杯輕抿一口,不以為意道:「怎麼?你認為孤會輸?」
作為一個歷史研究生,外加古代文學愛好者,他腦袋裡,最不缺的就是詩詞,至於策論,無非就是一些地方管理或者軍事策略,這些後世都有很多可以抄。
降雪吐了吐小舌頭,噘嘴道:「我只是擔心!」
楚墨的心微微一盪,降雪比他大兩歲,已經十七歲了,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看得他心裏有些痒痒!
話說自己是太子,應該有權力讓一個丫鬟陪自己睡的吧?
楚墨有些蠢蠢欲試,再拿起書也已經索然無味。
當然降雪並不知道楚墨的想法,還時不時地往他身上蹭……
傍晚,李謹回來了,臉色非常難看。
看他的臉色,楚墨就知道自己所料不差。
「老奴在殿下所說的位置,果然發現了一些東西!」
李謹行了禮,語氣森然。
降雪微微一愣,道:「李公公,什麼東西?」
李謹冷哼一聲,語氣冷得彷彿從冰天雪地中蹦出來一樣:「驚馬香!一根就能讓溫順的馬受驚,現場就發現了三根,對方這是想要殿下的命!
「如果不是殿下睿智,讓老奴前往探查,恐怕禁軍撤離,對方就會毀滅證據,到最後,這還真成了一起意外了。」
降雪滿臉憤怒,初具規模的胸膛微微起伏:「會是誰?謀殺太子,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楚墨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敲着桌子,眯眼道:「太子左右衛率,自十夫長以上,全部換掉!」
太子左右衛率,也叫太子衛率,是太子的專屬衛隊,一般建制五百人。
其實對太子衛率的懷疑,楚墨從醒來後就一直存在心裏,直到聽到李謹的話,他才確定太子衛率有問題。
畢竟,他的路線,只有負責保護的太子衛率知道。
此話一出,李謹嚇得臉色大變,降雪更是瞪大了眼睛,太子衛率,這可是太子親衛,負責保護太子的安全。
聽太子的意思,是覺得衛率有問題?
要真是這樣,那對方豈不是相當於把刀架在太子的脖子上,隨時都可以要太子的命?
李謹艱難地爬起來,臉色難看道:「換是一定要換,但這恐怕不容易,太子衛率的統領尉遲迥,是陛下任命的,其他的小頭領,也唯尉遲迥馬首是瞻!」
「那是以前!」
楚墨站起身,負手踱步到窗前,望着天邊緩緩下沉的夕陽,聲音中多了一絲凌冽:「明日集合太子衛率,孤要告訴他們,現在,和以前不同了。往後大事小事,一切我說了算!」
李謹和降雪相視一眼,眼中都閃爍一絲炙熱,對啊!現在的太子,可不是那個只會斗蛐蛐的小子了!
他們心底忽然有些期待,明日太子殿下,會展現出怎樣的風采。
「還有……」
楚墨回過頭,看向李謹,低聲道:「秘密追查驚馬香的來源,我要找到背後之人!」
明面的敵人並不可怕,掩藏在幕後的黑手才最恐怖,就像是盤曲狩獵的毒蛇,隨時有可能跑出來咬你一口。
楚墨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李謹點點頭退了下去。
當晚,楚墨就對一身白裙的丫頭實行了太子權利,結果才動手,就被降雪這個小蠻妞一腳踹下了床。
好不容易連騙帶哄,終於把降雪給哄懵了,用後世小電影的招式做夠了前戲,勾得降雪臉紅耳赤、嬌聲連連,結果最後要進入正題的時候,楚墨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因為這具身體太弱了,他起不來!
這讓楚墨氣得暴跳如雷,而反應過來的降雪,也捂着臉逃了……
一宿睜眼到早上,楚墨在降雪的伺候下起了床,才發現這丫頭看自己的眼神,變得非常的奇妙……
楚墨眼觀鼻,鼻觀心,權當沒看見。
抱着拂塵的李謹老態龍鍾站在門口,眼珠子卻時不時往楚墨身上瞟,眼神之中,有些憐惜。
自從知道太子衛率有問題,他昨日離開後很不放心,便又悄無聲息回到房樑上,可接下來見到的一幕讓他終生難忘!
他伺候過先皇,也伺候過楚皇,都沒見過有比小太子會玩的……
這讓他不禁猜想,這些是不是殿下從夢境中學來的……
「再用這種眼神看孤,孤就讓你滾去喂馬!」經過李謹的身邊,楚墨惱羞成怒。
李謹連忙伏跪在地,苦笑連連。
用過早膳,楚墨就在李謹和降雪的陪同下,往校場走去。
按照李謹的說法,這個時間點,太子衛率已經在操練。
但到達校場後,校場之上,竟然空空如也。
別說操練,就連一個士兵都沒有看到。
楚墨眉頭微皺,太子衛率沒有按時操練,這對於他來說,是擼掉尉遲迥的一個好理由。
但楚墨卻高興不起來!
雖說太子衛率只負責東宮的安全,不參與皇城的守衛,戰鬥力無法與禁軍和巡防營相比。
但要是連基本的操練都沒有,楚墨一想到把自己的安全交給這樣一支部隊,就全身發寒。
前太子能活到他穿越過來,還真是一個奇蹟!
不過,這更堅定了楚墨組建自己勢力的決心。
至於太子衛率,有用的留,沒用的,滾蛋!

《史上最強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