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史上第一病嬌
史上第一病嬌 連載中

史上第一病嬌

來源:google 作者:秋風紅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初雪 王茗

【古典仙俠+無系統+無裝逼打臉+智商在線】當你有一個病嬌妹妹會怎麼樣?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她喜歡你為了擺脫她,王茗用了無數的方法,但都失敗了而失敗的後果,往往是迎來妹妹更深的」懲罰」,甚至最後,他還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展開

《史上第一病嬌》章節試讀:

「經商最重要的……那可太多了。」周宴不假思索回道,雖然他只是個廢材少爺,但在家族常年耳濡目染,也知曉許多經商之道,「其中的運營管理、交易決策、人脈關係、都是極其重要的!」

王茗聽後默默搖搖頭。

「那你說說,經商最要的是什麼?」周宴有些懊惱。

「自然是數學。」王茗笑答道,「古往今來,不管是原始時期的以物換物,亦或是現在的金錢交易,其中的核心,都是『交易』二字,而交易,最為離不開的,便是數學。」

周宴聽後沉思起來。

兩人的爭論甚至引來了不少店客的圍觀,眾人不由感慨,小小飯局上,竟也有學術上的較量。

不過兩人並沒有將圍觀者驅逐,因為他們都對自己有着絕對的自信。

良久之後,周宴緩緩開口:「受教!你說的不錯,經商之核心,確實為數學!」

他接着問道:「以數學為題,你想怎麼比?」

「我倆各出一道以經商為主的數學題目,誰能難倒對方,則誰贏。」王茗回道。

「好啊!」周宴隨即冷笑道:「你一介武夫,也不知道是從哪來里的信心?」

「你這傢伙自大的樣子,還真是令人火大!」

王茗和周宴還不知道,此時兩人的爭論,正被店內角落的一個中年男人,盡收眼底……

周宴呼喚店小二,給兩人拿來了兩張白紙和一隻管筆。

周宴將紙墊桌上,思考片刻後,洋洋洒洒的將自己的題目寫在了紙上。

周宴傲然說道:「王茗,若是你真能解出來,那我也願意稱你一句天才!」

眾人圍觀過來,只見紙上題目:

周家投入50000兩白銀經商,在第一年獲得了一定利潤,已知這50000兩白銀加上第一年所得的利潤,一起作為第二年的投入資金,並且在第二年獲得利潤2612.5兩白銀,且第二年利潤比第一年多百分之0.5,所以第一年利潤獲得了多少?

眾人見之,無不啞口無言。

大多數人也就此散去,畢竟會在這種小地方吃飯的人,大多都是文盲,這種題會讓普通人看後感覺雲里霧裡。

王茗沉思片刻,竟也一時想不出解題思路。

周宴見他皺眉不展,得意笑道:「怎麼樣?這是我周府三年前家族大考的壓軸題,至今無人能解,你若實在解不出,也可就此放棄。」

王茗沒有理會周宴的嘲諷,,他又仔細看一眼題目,輕聲道:「先別急,且讓我回憶一下初中知識。」

「???」周宴顯然沒有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王茗思考了半柱香後,將稿紙放於桌前,手持管筆,開始演算起來了。

半盞茶的功夫,王茗停下了筆,重新拿起那張周宴寫題目的紙,沉聲道:「第一年的利潤,是2604.4兩白銀,對吧?」

店角內的中年男人聞言一驚,驚奇的目光望向了王茗。

周宴的笑容凝固下來,難以置信的看向王茗,失魂落魄的說道:「怎麼可能?這種題你怎麼可能解出來?」

隨後他語氣變得兇狠起來:「你早就知道答案了對不對?這題在三年前出現過,你或許早就提前得到答案,不然為什麼連過程都沒有?」

王茗不由啞然失笑,這是有點玩不起的樣子啊。

這種題在這個世界,他不知道別人會用何種方法解,不過若是放在現代地球,那隻不過就是一道具有迷惑性的一元一次方程題罷了,初中生都能解。

不過他一開始也被這道題的『50000兩白銀』這個詞迷惑到了,所以沒有立馬解出來。

他對周宴說道:「解題過程啊,我可以給你,不過我怕你看不懂。」

周宴惱火道:「你能解得出,我還會看不懂?」

王茗將稿紙取來,演算過程如下:

設第一年利潤為X元,得(2612.5-X)/X=百分之0.5,最後解得X=2604.4兩白銀。

周宴將稿紙接過,仔細瞧了瞧,沉思片刻,隨後大驚道:「這是什麼解題方法?前所未見!」

王茗故作深沉:「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王茗,你的確是個天才!」周宴由衷讚歎道,又將一張白紙交給王茗,「不過,你還得出一道題來難住我,才算你贏!」

王茗接過白紙,無奈道:「行,我讓你輸得心服口服。」他慢慢地動起筆,一道題目出現在紙上:

周扒皮去集市賣馬,他有17匹馬,他決定將其中一半的馬賣給張三,三分之一的馬賣給李四,九分之一的馬賣給王五,馬必需賣活的!問:三人各賣幾匹馬?

周宴將紙接過,看了眼題目,小小一番思考過後後,頓時傻了眼,他對王茗叫罵道:「你這出的是一道無解的題?這誰算得出來?還有,周扒皮是什麼意思,內涵我嗎!?」

王茗從容笑道:「別急,你再好好想想,這題的答案是有的,只是你沒發現罷了。」

周宴又拿過稿紙,又沉思起來,一盞茶功夫過後,他將稿紙重重摔在飯桌上,惱怒道:「這題要是有答案,比試我不僅直接認輸!我還叫你聲爹!」

話音剛落,一張大手從他手裡將稿紙拿過,周宴回頭望去,只見一個高大威猛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他身後。

看清中年男子的容貌後,周宴臉色大變,正欲開口說話,卻見男子給他使了一個眼神,他只能硬生生將話憋了回去。

王茗見了來者後,暗暗警惕起來。

「此人氣場強大,剛才卻能在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來到我兩身後,必在後天武者之上!」

經歷過昨天的事情後,在不知道是敵是友的情況下,王茗從來都不會放鬆警惕。

中年男子將稿紙看了看,隨後眉頭緊鎖,接着又看向王茗,問道:「小友,此題莫不是無解題?又要馬是活的,又不能將馬分屍,最終答案肯定得不出!」

確定對方無敵意後,王茗稍稍放鬆。他從容道:「前輩!那如果,我借你一匹馬呢?」

中年男子聽後,先是一愣,隨後豁然開朗,大笑道:「善!早就聽聞王家大公子文武雙全,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隨後他拍了拍周宴的後腦勺,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喜歡別人打賭?瞧瞧別人,再瞅瞅你自己,看看自己配嗎?」

王茗這才明白,原來這是周家家主周雲琦,他連忙拱手作輯道:「周世伯見笑了,學術尚淺,不值一提!」

(最近這兩章確實挺水,後面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