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世界重啟計劃
世界重啟計劃 連載中

世界重啟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遠遊去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伏洛 遠遊去也 都市小說

叮!世界數據拆分完畢,數據重組測試中……第二萬六千零七十二次測試中……一已出現,測試成功,開始重啟!時間:第四紀宇,四萬二千零二十二年五月二十日二十時重啟成功!展開

《世界重啟計劃》章節試讀:

伏洛身上一共儲備了五張靈符,精神力也屬於滿的狀態,而且因為調酒師的那一杯酒,讓他還格外多了一點精神力。體力足夠他使用十張靈符,剛好還剩下一點精神力,讓他不至於昏迷。

變異猿身體比院牆還高,一隻拳頭和磨盤一樣大,伏洛可不想那隻拳頭落在自己身上。

現在看來對伏洛有利的方面,就是變異猿失去了一隻胳膊並且半身不遂了。伏洛不打算給它有喘息的機會,從腰間拔出兩根磨好的長釘,附上兩張靈符。

將第一根飛針背後偷偷扔在地下之後,另外一根直接扔了過去,變異猿望着那一根小小的飛針,還不如自己的一根毛髮大,憤怒的眼神中流露出不屑,直接躍起沖向伏洛。

鋒利的飛針只是將變異猿擦破了點皮膚,將要被彈開的一瞬間,伏洛引爆靈符。又是一聲轟鳴,變異猿胸口直接露出一個大窟窿。

這下子變異猿雙眼血紅,沒有管自己的傷勢,繼續朝着伏洛的方向砸去。因為爆炸的衝擊波,讓變異猿的身體在空中遲頓了一下,伏洛才有機會避開這一擊。

變異猿砸在地面,地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大坑。四散而飛的水泥塊,剛好有一塊砸中了伏洛的胸口。劣質的護胸雖然擋住了石塊,但這一下子讓伏洛差點沒喘上氣來。

胸口傳來的劇痛,讓伏洛明白八成是胸骨骨裂。變異猿見伏洛倒地,露出滿嘴獠牙,正要最後一擊解決伏洛。

伏洛對着它露出了一個笑容,緩緩吐出一個字:「喝!」

地上的靈符瞬間觸發,伏洛趁機又扔出一根飛針,第四枚靈符在它的胸口炸開,終於巨大的變異猿應聲倒地,五臟六腑被炸得稀爛。

隨着腦海中的那一聲,叮!任務完成!

伏洛放下了手裡的第五枚飛針,大口的喘着粗氣。剛想着這巨大的屍體怎麼辦?總不能撂在這吧?腦海中突然就又出現了一句,變異生物信息回收中!

巨大的變異生物屍體化為光點消失不見,只留下了滿地瘡痍。在一處爆炸碎片里,一團白光引起了伏洛的注意。

忍着身上的劇痛,伏洛走到白光旁邊,伸手拾起,是一張卡片一樣的東西,伏洛左看右看沒看明白,就先給收起來了。

回頭望向那個不知所措的女子,伏洛走了過去。隨着伏洛的靠近,女子慌張的往後退,臉上的驚駭一覽無餘。

伏洛手指觸碰到她的肩膀皮膚上,笑呵呵的道:「如果不想被炸成碎片,今天發生的事情就忘了吧。」

殺人滅口這種事,伏洛還是做不出來的。至於在她身上點了一下,單純是為了嚇唬她,並沒有附上一張靈符。

女子飛快的點頭,口裡支支吾吾的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伏洛滿意走出院子,最後了一句留下了一句:「你最好快點離開。」

剛才的動靜應該是挺大的,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有人過來查看,到時候她還留在這裡的話,指不定會出什麼意外。

伏洛找到了自己的背包,換回衣服,到街上打了個車,忍着劇痛去醫院拍了張CT,還好只是骨裂,拿了點葯就回去了。

坐在車上,伏洛終於有時間好好觀察一下這個任務獎勵了。

點開屬性面板,金幣從一成了十一,基礎屬性後面都有一個加號,伏洛略作思考,全加在了精神力上,瞬間精神力變成了9,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清楚起來。

伏洛大腦異常清醒,就連以前遺忘的事情都慢慢想起來了。這個時候再讓伏洛背書,估計不出三遍就可以全部記得下來。

在下方郵件的旁邊多出了個倉庫按鈕,伏洛點開,有五個空格,第六個空格是灰色的,需要一枚金幣解鎖,伏洛暫時沒有解開第六個空格的打算。

在司機看不到的角度,藏在袖子里的水果刀輕觸屏幕,立馬消失不見,出現在第一個格子里。

伏洛一喜,這樣以後出去就方便多了。看了看手機,已經十點多了。消息通知上那一連串的未接電話,讓伏洛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急忙回撥了一個。

電話那邊傳來幾人急躁的聲音,伏洛盡量調小了的聲音,可還是架不住幾人咆哮。

伏洛無奈的交代了自己的行蹤,當然只是去酒吧的那一部分。

幾人聽到伏洛去酒吧,還遇到了何心她們,頓時安靜了一下,然後罵了幾句,直接掛斷了電話。

夜晚的山谷幽靜非常,只有偶爾傳來的幾聲鳥叫。就在幾天前,荒無人煙的山谷中,搭建起了一間小木屋。木屋中,簡陋的用具,一張床,一個桌子,兩張板凳。

桌子上倒着兩杯熱茶,在一盞燭火之下,映襯出兩個男人的面孔。

「不先自我介紹一下么?」坐在左邊的便裝男子,對這位把自己引來這處的男人,十分的好奇。

男人也不墨跡,開口聲音嘶啞:「何濘。」

便裝男子點了點頭,笑呵呵的伸出了右手:「林枯。」

兩手相握,何濘直言不諱道:「合夥,我需要你的能力。」

林枯用手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些什麼。何濘伸手幫搖擺的燭火擋住一縷吹來的涼風,靜靜的等着他的答案。

當然,如果答案不是很令他滿意的話,可能,今晚就是他最後一次與人對話了。

林枯慢慢嘗了口茶的味道,差點一口噴了出來。這玩意兒是茶?林枯懷疑這就是他隨手摘下來的幾片樹葉子。

微微咳嗽幾聲,林枯收起了笑容,目光鋒利起來:「與我合夥?那就要看你有沒有資格了?」

何濘輕輕叩擊桌面,燭火開始跳動,林枯眉頭微皺,沒有拒絕被觸碰到身體。就在兩人接觸的一剎那,身形瞬間消失,等林枯發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涼意。

抬頭四處望了望,林枯眼前一亮,笑道:「有限制嗎?」

何濘冷冷的說道:「需要做好標記,有距離限制,以我現在的能力,每天頂多使用兩次。」

林枯雙眼放光,神技啊!現在與木屋至少距離五公里以上,而且還可以帶人,有了這個技能,遇到什麼危險生存率會大大提高。

「如果我不同意的話,會死么?」

何濘沒有隱藏,直接點頭確認了下來。

林枯表情無奈,雙手一攤道:「那沒辦法,只能入伙了。」

說著好像想起來了點什麼,林枯沉思片刻,接著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再拉攏一個人。」

何濘的語氣異常平淡:「誰?」

「一個調酒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