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師弟別哭
師弟別哭 連載中

師弟別哭

來源:google 作者:步七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多多 張癸 都市小說

都市武修,蠢萌小師弟,好像應該大概是純情類型的,我不保證沒有打悶棍拍黑磚的情節我作為一個純情的文學愛好者,算了,你還是走吧我不想欺騙你了裏面全是沙雕展開

《師弟別哭》章節試讀:

張癸正在牆角痛快的哭泣,卻聽到一個耳熟的聲音。

「臭流氓?你在幹嘛!」

生活就是這樣,在你最狼狽時候,再給你來上雷霆一擊!這麼愚蠢的問題,張癸實在懶得搭理她。自己還沒哭盡興呢!

毛阿嬌眼神狡黠,假裝憤怒道:「臭流氓!我問你,你在幹嘛呢!你怎麼不理人呢?」

張癸實在是怕她一直問,開口道:「 嗚嗚…你個大傻妞!我在幹嘛!你看不見,還是聽不見?你怎麼這麼討厭!嗚嗚…」

「喲!你這麼大的人,在那裡哭哭啼啼的,還說別人討厭? 你才討厭呢!你沒出息!」毛阿嬌惡毒說完,就強忍着笑意。

看着張癸頭上大包小包,又可憐又搞笑,但是她又不好笑出來,畢竟自己是要追殺他的。但是他這個樣子,自己還追殺他嗎?

張癸還不知道,這個女人居然覺得他狼狽的樣子,還挺可愛。

「 哭怎麼了?就哭了!要你管?你長這麼大沒哭過?我就哭了!要你管?你簡直是!哼!」沒說完張癸臉紅了,起身拔腿就跑。哭的時候被人發現,確實是挺尷尬的。

「喲喲喲!你這個愛哭鬼還生氣了啊!你又小氣。又討厭。又沒出息。又…」毛阿嬌一直跟在他後面嘰嘰喳喳的說著。

張癸此時也不知道往哪裡跑。只能加速想要甩掉她。

終於在跑了五分鐘後,甩掉了那個嘰嘰喳喳的毛阿嬌。

他一直在銅陵遊盪着,漫無目的,他本來就是來度劫的,不知道是度什麼劫,未知有時候總讓人抓狂。

天漸漸黑了,沒有去處不說,手上還沒有錢。簡直是太狼狽了。他一開始下山都還死豬不怕開水燙!在銅陵城外都還假裝無所謂!可進了這銅陵過了一夜就開始亂了陣腳。

分析了很久,除了被車撞,其他的煩惱主要是沒錢。

因為害怕?因為思念?不可能的!不會承認的!

好像被車撞過後自己就倒霉了起來。難道是被撞傻了。自己還不知道?

想了一會,覺得整個銅陵都克他。

晚上十點,又餓又困,身上的傷已經讓疼了好一會了。今天還沒地方睡。這麼多年,他還沒這麼慘過。

晚上十二點,銅陵的春天並不暖和,銅陵城的燈光開始漸漸熄滅。行人也慢慢少了起來。

昏暗的路燈把他的影子分成了五個,最亮的影子一會大一會小。一會強壯一會慘兮兮。

就在他經過一個暗巷時隱約聽到了求救聲。

以他的耳力,聽錯的概率不大,他順着聲音走進了小巷。聲音越來越清晰。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有錢!我有錢!都給你們!你們放過我吧」聽得出來,她很慌張,很害怕。

「步夕顏!我們也是收錢辦事,讓我們兄弟好好爽一下,我可以考慮悄悄放你一馬!」聽得出來是一個聲音猥瑣的男人。身邊還有幾聲嬉笑,他們的**在澎湃!

果然!張癸看到了五個身影。一個女孩子,四個壯漢。

「走吧,步夕顏。你今天我們是玩定了,是跟我去好地方?還是在這裡?你自己選吧。」說完他就伸出手,打算先摸一下。

女孩拚命想要躲閃。

張癸此時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兩步就躍到那個壯漢身邊,一腳將他踢飛三米遠。

周圍三個大漢也反應了過來,這是遇上英雄救美的人了。但是他們可都是體修五重啊,這不是找死嗎。

其中一個長毛大漢嘲諷的說道:「喲!小夥子!這是要英雄救美了啊?」

另一個光頭大漢哈哈一笑:「一打四,把我們打的跪地求饒,然後喜提美人一個!」

還有一個瘦一些男子,一個跨步,一隻手指天:「我們是邪惡的化身,英雄的剋星!」又對張癸招了招手:「出手吧!少年!」

倒地的男子大吼一聲:「金猴!你踏馬在那裡拍電影呢?給老子干他!」

只見他憤怒的一個鯉魚打挺,沒有挺起來,又慌忙爬起來,對着張癸就是一拳,張癸連忙躲過。另一個長毛壯漢的腿也到了,一腳把張癸踹飛四五米。

長毛大漢把手一攤,咂了咂嘴勸說道:「你這實力要不還是跑路吧!」

瘦男連忙開口:「別呀!少年!我看好你!人是有潛力的。你努一把力,正義怎麼能輕易投降!不要放棄!少年!」

光頭大漢也搶戲開口:「好漢不吃眼前虧,我是你早就就跑了!什麼狗屁英雄救美,指不定你今天救了個什麼玩意呢!」說完他一把拉住長毛:「我幫你拉住這個長毛,你快跑!」

長毛連忙嘻哈掙扎:「誒,嘿…嘿。我說金豹,你拉就拉,撓我痒痒幹啥!」

張癸早就看透了幾人的修為,他之所以出來,就是因為那該死的正義感。但是看着眼前的幾人,就好像看到了師兄。他師兄就是這個德行。

張癸開口道:「 你們為什麼要欺負一個女孩子,放了她,我饒你們一命!」

金猴立馬慌慌張張的直擺手:「別!別!小兄弟!有話好好說!可千萬別放出什麼激光之類的大法寶,我擋不住!你要射就射這個胖子!」他伸手指向之前要摸女孩的那個胖漢。「他最猥瑣 !真的,你干他,保准沒幹錯!」

張癸無語,我可是很認真的在行俠仗義,可是怎麼感覺都不對勁。

而此時幾個人還在逗張癸玩的時候,那個少女卻是起身就跑,一眨眼就跑出十多米。

幾人愣住了,胖大漢急忙開口: 「金猴!人跑了!別尼瑪玩了!快追啊!」

張癸見女孩跑了,他鬆了一口氣。可是他不能讓他們追上去。他手伸進帽子,拿出了一顆小珠子。奮力一扔,拔腿就跑。

咻!

轟!

一道強光,把昏暗的巷子照的通亮,一陣氣浪把正要去追女孩的幾個人,掀翻在地。

瘦猴吐出一口血震驚道:「我靠!他居然真有大法寶!」

胖大漢也吐出一口血,幽怨的看着眾人:「叫你玩!看吧!翻船了吧!第一次辦事就出問題!認識你們真的倒霉!」

光頭金豹擦乾血:「認識你金虎才倒霉呢,是你說要先嚇嚇人,玩也是你先開始玩的。少說些瘋言瘋語!」

長毛大漢,嘆了一口氣,懶得理他們,爬起來就走:「我金獅,有眼無珠!倒了血霉!居然和你們拜了兄弟,咱們獅豹虎猴無敵大魔王。還是解散了吧!」說完他搖頭就走進了黑暗。

金豹急忙起身瞪圓了雙眼:「阿獅!你說什麼呢!當初說好的,豹虎猴獅!你是不是搞錯了!」

「阿豹!給老子站住!你別跑!虎猴豹獅的誓言大家忘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