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尊醫仙
神尊醫仙 連載中

神尊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玉米排骨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夫人 奇幻玄幻 張淮

張淮在山上跟隨三位師尊學習了十餘年,已然有了高超的醫術、武道、鑒別之術……如今,展開

《神尊醫仙》章節試讀:

若是其它人被撞,起碼得要些醫療費,或者拍個片子什麼的,這傢伙只要求搭個車。
現在又不自量力,要追求墨校花,徐少完全篤定對方就是個傻子。
「墨家雖然不是什麼世家,但也不是你可以觸摸的存在。
你特么死了這條心吧,不然我不介意再撞你一次,把你給撞醒了!」
然後,似乎還不釋懷,對着司機道:「你看看,癩蛤蟆都想吃天鵝肉了,這世道要變了么?」
經過裝瘋賣傻操作後,張淮得到些零星資料:墨青煙,雙城校花,金融專業,住在雙城市最高檔的雙城富豪小區...... 雖然地址與婚書里不同,但是家族成員姓名吻合,這讓張淮篤定,他們就是在針對自己未婚妻。
隱隱中,張淮摸着口袋裡的推薦信,嘴角露出不易覺察的弧線。
剛到雙城市中心,張淮即被兩人嫌棄地扔下車子,開走後,還加上一句:「真特么晦氣。」
站在繁華的鬧市,身無分文的張淮想哭,有這麼悲催歷練的么,果然還是啃老香「師父曾經有恩墨海星,救過他的命,去蹭吃蹭住沒問題吧?」
張淮懷揣最後的希望,堅持走到雙城小區,哪知被保安攔下。
「這裡是高檔小區,乞丐與野狗不得入內!」
保安見張淮破破爛爛,全身上下加起來沒他一雙鞋子貴,一臉的嫌棄,呵斥道:「再不走,信不信我打斷你的腿?」
「這......」 自從山中下來,連番碰壁,張淮心情更差了。
「我找墨海星叔叔!」
張淮沒好氣道:「幫我傳下話,就說張淮帶着婚書來了。」
就在張淮說完之後,氣氛突然凝固起來,兩個保安臉憋得通紅。
「你說你是墨大小姐的未婚夫?」
「是又怎麼樣。」
還未等張淮說完,兩個保安再也受不了了,直接笑出豬叫聲。
「哈哈......,我們見過各種追求墨大小姐的追求者。
也見過犯賤的,但沒見你這麼犯賤的,什麼年代了,還婚書?
你穿越過來的吧!」
張淮忍不住地摸了摸鼻子,望了望狗眼看人低的保安,強忍着揍人的衝動。
就在這時,從別墅小區中走來一位禿頂的中年男人來,「我們是小區的名片,要有素質。
你們對外人是什麼態度,想要開除么?」
「郁隊,這個乞丐無理取鬧!」
保安惡人先告狀,然後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再次作個誇張的說明。
被稱為「郁隊」的男人望了望灰頭土面的張淮,又望了望保安。
叫囂道:「還愣着幹什麼,快給我趕走啊,哪來的野狗!」
張淮本來以為,終於來了個正直的人,沒想到比保安目中無人。
正當保安靠近,想要推搡張淮時,從遠處走來位雍容華貴的夫人。
「怎麼了?」
她見三人欺負一個少年,輕聲問道。
「啊,是葉夫人回來啦。」
郁隊跟變戲法似的,換了個嘴臉,媚笑道:「這個乞丐想要混入小區,估計偷東西什麼的,被我們攔着了。」
「葉花童?」
婚書中,記載着墨青煙母親的名字,正好姓葉,張淮隨口嘀咕。
哪知被耳朵尖的保安聽到了,正好有機會巴結富人,沖向張淮,大聲呵斥道:「葉夫人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么?」
張淮被這保安煩得要死,保安的拳頭剛要碰到他的臉時,他毫不猶豫地踹出一腳。
特么的,忍你很久了。
「砰!」
心口被踹得變形,保安連退數步,直到挨到牆上,退無可退才停下來,渾身跟散架似的疼痛。
保安血氣上涌,強行咽入肚中,震驚地打量着乞丐,他竟然沒有看清對方是怎麼出腳的!
「你!」
他指着張淮,卻不敢上前,望向郁隊...... 葉夫人沒有理會氣急敗壞的保安,走向少年,柔聲道:「大家都叫我葉夫人,好久沒聽到有人提我名字了,你怎麼知道的?」
「我是張淮,我來處理婚約的。」
張淮面不改色,說出來此目的。
「婚約?」
葉夫人嬌軀一震,臉色蒼白起來,似乎有難言之隱。
見葉夫人加入,郁隊強忍着未動手,心裏暗想,若真是墨家女婿,葉夫人怎麼皺眉呢?
明白了,葉夫人太過善良了,又不想讓乞丐受到傷害,正左右為難!
郁隊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情緒暴漲,大手一揮,大吼一聲:「兄弟們,乾死這個死騙子!」
他們就像蒼蠅不停地,在身邊嗡嗡嗡,張淮早就不耐煩了。
就在他們衝過來,快要碰到他的一剎那,他閃電般踢出連環三腳。
若不是克制住力量,得把他們戳通了。
他還不想惹事,只是點到為止。
他是修士,修鍊的是通向神仙之路!
看似普通的三腳,怎麼可能是三個保安能承受的「砰!」
「砰!」
「砰!」
三人剛衝到張淮面前,還未來得及出手,人就像被汽車撞飛般,落在門衛室旁的樹上,壓壞幾根樹技,跌落在滾燙的水泥上,死豬般哼哼。
張淮瞄了一眼,也沒當回事,轉向對葉夫人道:「葉阿姨,我一天沒吃東西,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郁隊望着乞丐般的張淮,被葉花童帶進小區,有一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沒有力氣,那我們怎麼被踹飛的,我們是紙片人么?」
保安捂着心口,死盯着張淮消失的方向,疼得吱牙咧嘴道:「郁隊,這傢伙會拳腳,而且看樣子,葉夫人也被他暗中威脅了!」
三人搖搖欲墜地爬起,正準備搖人,見墨海星開着汽車從小區門禁而過。
「墨總!」
郁隊念了一句,忍着劇烈的疼痛,走向汽車,敲擊着車窗。
「什麼事?」
墨海星落下車窗,露出冰冷的臉。
「墨總,有個自稱為張淮的乞丐,說是墨大小姐的未婚夫,被葉夫人帶到家中了。」
見墨海星的臉色更加的冰冷,郁隊低頭哈腰道:「墨老闆,我們要不要報警?」
「不用。」
然後,開車離開保安的視線。
「咦,看他們反應,張淮那小子絕不是什麼未婚夫,但是他們又不敢報警,難道?」
「郁隊,他們好像認識,我們也不管了,我去拿點跌打葯,給你塗塗。」
「我們丟了這麼大的臉,難道裝着什麼事情沒發生?」
郁隊的臉色刷地陰沉下來,「若張淮這小子真與墨家沒有關係,他便走不出這小區大門!」
說完之後,又摸了摸心口,疼得他面容扭曲起來。
「這仇我們必然要報,不然我們這個弱勢群體,誰都可以揍了。」
另一保安恨恨道。
豪華房間內,張淮坐在客廳中的檀木椅子上,愉快地吃着由保姆做的麵條。
特么太好吃了。

《神尊醫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