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天師
神醫天師 連載中

神醫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林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悅 林望 現代言情

淪為廢人兩年,林望飽受屈辱妻子背叛、他遭人欺辱,被人肆意踐踏尊嚴!終於,廢物逆襲!重獲修為的他醫術高絕、武道登封,風水玄術、鑒寶古玩,樣樣精通!他要將欺辱他的人踩在腳下,讓權貴俯首稱臣!展開

《神醫天師》章節試讀:

「這毫針你要是敢拔,後果自負。」

這話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紛紛看向林望。

眾人眼神充滿了鄙夷。

劉俊輝譏笑道:「後果自負?小子,你什麼意思?」

林望答道:「我的意思是,他的情況之所以會有好轉,那是因為我的針灸。」

「你要是把毫針拔了,那就等同於讓他死,不出一分鐘,他身體的各項體征會瞬間降下來,甚至有可能心臟衰竭。」

「我奉勸你,你要是想救他,就別做這種愚蠢的事。」

這話出口,滿屋嘩然。

不少老醫生皆是面面相覷。

這小子,真是好大的口氣!

「哈?」劉俊輝頓時樂了:「小子,明明是我的推拿起到了作用,你可真夠不要臉的!」

「你懂針灸嗎?你問問在場的醫生,誰見過用針灸治療中毒患者的?」

「你不要以為你看過幾本醫書就能給人治病,我都懷疑你有沒有行醫資格證!」

幾個老醫生也跟着附和:「就是,在劉大夫面前大言不慚,小子,你還不夠格!」

「年輕人要懂得謙虛,別嘩眾取寵。」

「你有什麼權利質疑劉大夫?劉大夫行醫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

見到林望惹來眾怒,嚴鴻商的臉色很不好看。

「嚴曉冉,你怎麼還沒把他帶出去?」

嚴曉冉也有些急了:「你先出去好不好?我爺爺在治病呢!」

林望笑問道:「出去?我要是出去了,你爺爺可就真沒救了。」

「你這哪兒是治病?他們都說了你根本不會醫術!」

嚴曉冉真後悔把林望帶進來,這傢伙,根本就是在搗亂。

「呵!年紀輕輕不學好,真以為針灸是萬能的?」

「我用針灸的時候,你還不知道有沒有出生呢!」

劉俊輝這話說完,一把抓住幾枚毫針,拔下來後順手就丟進了垃圾桶里。

「我就拔了怎麼樣!我倒是要看看,拔了這針,他難道還會死不成?」

眾人也紛紛指責林望,甚至還質疑林望是否具有行醫資格。

而劉俊輝更是有恃無恐,他是中醫,對於人體穴位他早就了熟於心。

這幾處穴位,根本沒有半點用處!

可就在這時,床頭的儀器上突然發出了滴滴滴的警報聲。

老人的各項體征瞬間下降!

原本已經正常呼吸的老人這會兒又張開了嘴,他臉上寫滿了痛苦,胸前的起伏非常大。

心率儀上,老人的心率瞬間降到了四十!

所有人皆是臉色一僵,房間里安靜了整整十秒鐘。

劉俊輝的一張臉更是忽青忽白。

只有林望滿臉鄙夷:「都讓你別作死了,你卻非要拔針。」

「現在好了,你那麼有能耐,那你繼續治吧。」

床上的老人哇哇吐血。

嚴鴻商也徹底的急了:「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劉大夫,你快想辦法啊!」

「這…」劉俊輝頓時有些舉手無措。

各項儀器皆是響起了警報聲,老人已經瀕危。

「我…我再試試推拿!」

劉俊輝緊忙雙手並用,立刻在老人身上推動了起來。

可是,老人根本沒有半點好轉的跡象。

「劉大夫,咱們要不還是做急救吧?」一個醫生問道。

劉俊輝立刻反應過來:「對對對,做急救!」

幾個醫生立刻手忙腳亂的做着急救,可是老人的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更加嚴重。

很快,兩分鐘的時間過去了。

突然,床上的老人身體猛然一僵,心率儀上出現一條長長直線波動。

心臟驟停!

劉俊輝整個人都傻了,急得滿頭大汗。

怎麼會這樣?

之前他還以為一切盡在自己掌控之中,但現在老人突發變故,他卻毫無辦法。

突然,劉俊輝像是想到些什麼,他愕然的轉過頭看向林望,卻見到滿臉輕蔑笑容。

難道說,真的是因為這小子的針灸?

劉俊輝不敢猶豫,立刻拿出了自己藥箱里的毫針。

他也是中醫,剛才那幾處穴位他記得很清楚,在拿出毫針之後,他便毫不猶豫的刺了下去。

針刺的位置,與之前那幾處穴位一模一樣。

做完針灸,他緊張的盯着老人,可過了十幾秒後,他又抓狂了!

他的針灸,根本一點作用都沒有。

「呵,學得倒是挺快。」林望冷笑:「只可惜,這幾處穴位,只有我的針灸才有用。」

「你不顧後果拔了他身上的毫針,待會兒他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你恐怕要負全責了。」

聽得這話,劉俊輝一張臉瞬間蒼白如紙。

他額頭上汗珠滾滾,急得雙手都在發抖。

撲通!

劉俊輝猛地給林望跪了下來。

「小兄弟,是我的錯,我不該亂來!」

「你高抬貴手,你救救他吧!」

恐懼佔滿了劉俊輝的內心,他知道老人的身份,堂堂海安金融界巨頭嚴鴻商的親生父親!

如果老人因為自己手賤而死,嚴鴻商肯定會搞死自己。

「以後還手賤嗎?」林望笑問道。

劉俊輝用力的搖晃着腦袋:「不!不手賤了!我錯了!我給你道歉!」

林望譏笑一聲,推開劉俊輝:「起開!」

他走到病床前,拿起劉俊輝那幾枚毫針,自信笑道:「今天我心情好,教教你怎麼用毫針。」

說完這話,林望指尖夾着幾枚毫針,同時刺下。

他手法嫻熟,力道又輕又穩,如同撒豆成兵。

五秒!

十秒!

滴~

老人的心率波動突然恢復,原本已經停止呼吸的老人,嘴裏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所有醫生面面相覷,而那劉俊輝,更是目瞪口呆。

看着這些醫生驚愕的面孔,林望不屑罵道:「一群庸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