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沈音音秦妄言
沈音音秦妄言 連載中

沈音音秦妄言

來源:外網 作者:沈音音秦妄言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沈音音秦妄言

離婚那日,沈音音倒在血泊中,在冰天雪地里生產,也記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沈老爺尋回掌上明珠,越城一半的權貴正襟危坐,等着給沈音音塞紅包。大哥收購娛樂公司,問她想不想進娛樂圈,二哥帶她參加拍賣,為她買下豪華衣服和珠寶首飾,三哥給了她幾千萬零花錢,讓她隨便玩。有這麼多親人團寵她,她還要狗男人做什麼?某狗男人卻在等待她回頭……「總裁,夫人回復你了!」「她知錯了?」「不,夫人把你們的聊天記錄曝光了,現在新聞上都說您是舔......狗!」展開

《沈音音秦妄言》章節試讀:

沈安然聽到沈音音的話,如被人踩到腳似的。

「音音姐,你怎麼能這樣說!當初是一場意外,更何況,這五年來我在M國醫學院,已經拿到了醫學碩士的學位,我……;」

沈音音在心裏罵了一聲「蠢貨!」以秦家在京城的地位,比沈安然更好的醫生,肯定都被秦妄言找過了。

沈安然知不知道,自己正往火坑裡跳?她給秦妄言的孩子用藥,稍有差池,整個沈家都要跟着陪葬!

這時候,在桌子底下,秦妄言的小腿被輕輕撞了一下。

秦妄言的餘光掃向沈音音,坐在他身旁的沈音音。

沈音音在提示他,該向老太爺開口,取消兩家婚事了。

然而,秦妄言好似根本,沒意會到沈音音的暗示。

「洪景天已經給犬子看診過了,天沐山的溫泉,正是他開出的治療方案。至於如何完全治癒犬子的病,洪大夫也束手無策。」

沈安然心頭巨震,原來洪景天說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是指這事!難怪,早在三個月前,洪景天就催着她回國了。

當初,沈音音回到越城,解毒後的她,對沈安然展開了復仇。

沈音音把沈安然下在她身上的葯,給沈安然灌了下去!

幸好,沈安然當時,為了防備自己被沈音音報復,她一直把解藥帶在身上。

可她服用下解藥,也已經晚了,雖然沒有出現痴傻,面目浮腫,嗓音被毀的癥狀,但她的身體,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後遺症。

沈安然被沈音音趕出國後,她哀求着自己的師父洪景天,幫自己找一條後路。

三個月前,洪景天給她發信息,催她儘快回國。

洪景天說,有位京城大佬,會到訪越城,這位大佬,喪偶、有子,但只要沈安然能搭上這位大佬,她就不用再看沈音音的臉色,她的父母也能在沈家,掌握絕對的控制權!

沈安然蹙着眉頭,似為秦妄言和他的孩子感到難過,「秦小少爺的寒症,居然連我師父都束手無策,秦小少爺好可憐啊。」

「我兒子不需要別人的同情。」秦妄言的聲音,能把杯中的茶水都給凝結成冰。

「廉價。」

他吐出這兩個字,迅速讓沈安然漲紅了臉。

「三……三爺,我……」

在秦妄言的氣場之下,沈安然腦袋宕機,她想為自己解釋,卻又不知道說什麼話,才不會得罪秦三爺。

沈音音見秦妄言拒絕了沈安然,她替整個沈家鬆了一口氣。

於是,她直接出聲,提醒秦妄言:「秦爺,你好像忘記做一件事了。」

沈音音忍不住伸手,往秦妄言的大腿上,戳了一下。

在桌子底下,動腳的弧度有點大,她就動起手來。

秦妄言眯起深邃的眉眼,眸里的色澤變得幽暗起來。

沈音音往男人大腿上,狠狠一戳!

誰料這男人褲子的布料太絲滑了,沈音音的指甲在他的褲子上打了滑,手指就落進了秦妄言大腿內側。

她摸了個正着,秦妄言咬住後槽牙,喉結滾動,忍下了喉嚨里的低嘶聲。

沈音音的耳根迅速漲紅起來,又不敢弄出太大動靜,用力咽下喉嚨里的驚呼聲後,她連忙伸手,拿起桌面上的消毒濕巾,用力擦拭自己的手指。

秦妄言晦暗的眸中,戾氣橫生。

於是,男人聲音沉穩的開口了,但他說的是另一件事。

「聽說五年前,國醫聖手葉白朮,曾經來過沈家,為沈家的人治病。

葉白朮這個人,是華國醫學界的瑰寶,可他行蹤不定,又有怪癖,他行醫第一條規矩,就是不給有錢人,有身份地位的人,治病。

可在五年前,葉白朮卻破除了這項規定,給沈家人治病,他離開沈家後,又消失了蹤跡。

如果能請到葉白朮為犬子看診,不管什麼樣的條件,我都答應。」

沈音音深吸一口氣。

好你個秦妄言!!

不管什麼樣的條件,他都能答應。

秦妄言擺明的是拿退婚的事,逼她交出葉白朮的行蹤!

不愧是享譽國際的,黑心大奸商!

都到這種時候了,還來了個臨門一腳,讓沈音音再次被他牽制住了。

他可以取消秦、沈兩家的婚約,但必須拿國醫聖手葉白朮來做交換!

沈音音的臉色,蒼白了幾分。

秦妄言在這種時候,給她上了一課,讓她知道,自己是在與虎謀皮。

行啊!你不仁,我不義,你就別怪我不客氣!

沈音音伸出手去,打開自己的包包。

「秦爺,吃飯之前,你先把葯吃了。」

沈音音說著,掏出了一盒腎寶,直接擺在秦妄言面前。

即使是坐在他們對面,老花眼的沈老太爺也能看得到,藥盒上面寫着「腎寶」兩個大字!

除了沈音音,在座的人眼睛都瞪直了!

秦妄言也懵在了當場。

沈音音體貼的幫他打開藥盒,把裏面的葯倒出來。

她還轉頭吩咐傭人,「準備一杯溫開水給秦爺。」

多年的職業經驗,讓傭人在震撼之餘,最先回過神來,恭敬的向沈音音道了聲:「是!」

「三……三叔,你……」秦子軒在心裏驚嘆着,果然,自家三叔也到了,要吃腎寶的年紀了!

而沈安然,她問出了關鍵的問題,「音音姐……你怎……怎麼知道……秦三爺要吃腎寶的?」

沈音音笑而不答。

秦妄言不想開口提,解除兩家婚約的事。

那沈音音就讓兩家人知道,秦妄言和她之間,關係曖昧。

這下,她和秦子軒的婚事,肯定要泡湯了!

傭人把一杯溫開水,放在了秦妄言面前,沈音音用蓋子盛着葯,遞給秦妄言。

「秦爺,吃藥~」

秦妄言的舌尖抵上上牙內側,沒想到,他也有被人算計到的時候!

沈音音明顯有備而來,她猜到了,秦妄言有可能臨時變卦,不提解除兩家婚約的事。

她這招震動了兩家人,迫使沈老太爺不得不重新考慮,沈音音和秦子軒的婚約。

沈音音手裡的葯,已經喂到秦妄言嘴邊了。

男人拿過她手中的瓶蓋,將裡頭的葯倒進嘴裏。

保腎的葯,溫腎助陽,能緩解疲乏,肢體睏倦,吃了也沒什麼害處。

「多謝沈大小姐關懷,這保健葯還不錯,你可以給子軒試試。」

沈音音往秦妄言小腿上,又踢了一腳。

沈老太爺大為震撼,十分不解的在問:「音音,你和秦三爺到底是……」

秦妄言臉上情緒漠然,清雅的嗓音里,攜帶着令人無法抗拒的威懾力,「我和沈大小姐只是合作夥伴關係,沈大小姐這是看我勞累,才給我準備了保健葯。」

他又說道:「如果有國醫聖手葉白朮的線索,還請在第一時間提醒我,我先告辭了。」

秦妄言說完,便起身往外走去。

秦妄言一走,解除婚約的事就沒法談了,沈音音的語氣里也多了一分冰冷。

「我也告辭了。」

她起身出去,一路追上秦妄言。

男人坐進駕駛座,沈音音坐進後車座。

沈音音瞧見秦妄言的後腦勺,恨不得撲上去給他來一個鎖喉!

「為什麼不解除兩家婚約?」

「沈小姐聽不明白?拿葉白朮的線索來跟我換。」男人回答她的話,涼薄至極。

「你!」沈音音氣急,她咬着牙,威脅對方,「那我就讓秦子軒知道,我跟你上過床!」

《沈音音秦妄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