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連載中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來源:外網 作者:葉婉兮李夜璟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葉婉兮李夜璟 恐怖靈異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不稀罕,我只要家產」「我不立側妃不納妾。」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試讀:

葉婉兮住的這個院子空空蕩蕩,目前只有他們母子與雀兒刀赫。
刀赫是外男,住的還是外院。
此時也不知雀兒抱着葉璽去了哪兒,這院里竟然一個下人都沒有。
不一會兒來了兩個婢女,將白紫鳶帶了出去。
葉婉兮也站起身來,緩緩往屋裡走。
李夜璟猶豫了一下,跟了上來。
葉婉兮有些奇怪,他不用去安慰一下落水的白姑娘嗎?
回想剛才白紫鳶那淚眼漣漣的眼,身子越發虛弱的樣子,怕是病要更重了。
這都不趕着去安慰一下,他還真是鋼鐵直男。
「葉璽呢?」
「不知道,雀兒帶着。」葉婉兮頭也不回的說。
李夜璟默默的跟在她身後,轉眼間到了門口。
她進屋之後,便打算將門關上。
李夜璟伸出一隻手,擋住了門。
葉婉兮抬起頭來,咧開一個弔兒郎當的笑,「怎麼?我換衣服你打算進來?」
李夜璟原本想慰問她幾句,一聽她這麼說,面色驟然沉下來。
「看來你好得很。」
「不好,要不是我機靈,以苦肉計對苦肉計,你那位白姑娘的陷害之計就成了呢。」
「呵,你倒是通透。」
「過獎過獎,你不也一樣?」
李夜璟被他噎得一個氣悶,「這幾年來你不光變得伶牙俐齒,腦子也長不少。」
「彼此彼此,你的腦子也長了不少。」
李夜璟:「……」
「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奉勸你一句,那白姑娘可不像個好人。」
李夜璟沉着臉,「你想多了。」
葉婉兮理解成『你管得太多了』。
「嚯,好心當作驢肝肺。」
說罷,她嘭的一聲關上了門。
……
雀兒抱着葉璽好不容易找着了刀赫,卻被他渾身的傷急得直落淚。
「怎的被打成了這樣?你也不給我們捎個信。我要不來找你,你就要躺在這裡等死嗎?」
刀赫心想,這傻丫頭又犯傻了,他都傷成這樣了,還怎麼給她捎個信?
爬去給她捎信嗎?
「沒事的。」刀赫故作輕鬆的笑道:「我皮糙肉厚的,這點兒傷算不得什麼。」
「既然算不得什麼,你下來走兩步?」
刀赫:「……」她是跟在王妃身邊久了,也長了一張利嘴吧。
刀赫嘆了口氣說:「我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被打了一頓,這個結果,其實已經比我預想中好很多了,我原以為王爺會殺了我。」
原本他是王爺派遣來盯着王妃的,王妃在那個山廟裡坐牢,他的作用就是看守的牢頭。
結果他不但對王妃的所做作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偷偷的做掉了礙眼的嬤嬤。
後來還成了王妃的人,就連王妃生了小公子這麼重要的消息,都沒有傳給王爺過。
王爺沒有殺了他,他真的已經謝天謝地了。
「你說什麼傻話呀?王爺為什麼打你呀?」
雀兒並不知道刀赫是王爺派來盯着王妃的。
因為刀赫一直對她們說,他是王爺派來保護王妃的。
雀兒覺得這四年以來,刀赫盡心盡職的保護王妃,做得非常好。
王爺不但沒有賞賜他,還將他打成這樣,這怎麼都說不過去嘛。
刀赫苦笑道:「王爺的心思豈是我們做下人的能猜的?別問了,你要真關心我,就去幫我找些葯來吧。」
雀兒似乎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點頭道:「好好,你等着,我這就找王妃拿葯去。」
說罷,她又對葉璽道:「小公子,你在這裡等等我好不好?」
她急着拿葯去,帶着葉璽就太慢了。
「嗯,你去吧,我還要關懷一下刀赫呢。」
葉璽的樣子像個小大人,又讓人忍不住想笑。
他爬到床邊,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一本正經的去摸刀赫的額頭,還掰開他的眼睛看了看。
刀赫一臉無奈,但也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
「小公子,您看得如何了?」
「急什麼?望聞問切,我才到望這一步。」
刀赫弱弱的提醒,「我的傷不在眼睛裏,在屁股上。」
葉璽一瞪眼,「我是大夫還是你是大夫?」
刀赫:「……」
「您是,您看,您看。」
「張嘴,舌頭伸出來。」
刀赫老實在張開嘴,伸出舌頭。
葉璽接近他的臉看了一下他的舌苔,頓時一臉嫌棄,還用小手扇着風,「好臭。」
刀赫,「小公子,我都這樣了,您能不能改天再玩我?」
葉璽並不理會他,又往下爬了爬,打算伸手去扯他的褲子。
可此時天色已晚,屋裡光線不足,於是他又爬下床去,將桌上的蠟燭燈拿了過來。
葉璽一手端着蠟燭一手去扯刀赫的褲子,屋裡頓時響起刀赫的慘叫聲。
「哎……呀呀……疼疼疼疼……」
「別叫,你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這點兒疼都受不了?你還是男子漢不?」
吼得他手一抖,蠟燭上的油滴了一滴在刀赫的後腰上。
刀赫瞪大了眼珠子,不敢再叫出聲,喉嚨里發出委屈的嗚嗚聲。
他欲哭無淚,打爛的屁股墩連着褲子上的布料都被他扯開,這還不算,還滴了一滴熱油在他身上。
這還不讓叫,不然就不是男子漢。
唉!雀兒為什麼不將這小壞蛋帶走?什麼時候回來啊?
另一邊,雀兒擔憂的對葉婉兮說了刀赫的情況。
葉婉兮聽罷,氣得一拳頭砸在桌上。
「姓李的越發過分了。」
雀兒大驚,忙道:「王妃您小聲些,這個天下都姓李。」
葉婉兮一個氣悶,「罷了,先看看刀赫去。雀兒,將我的藥箱帶着。」
雀兒一手提燈,一手提藥箱,小跑着跟上步子邁得風風火火的葉婉兮。
趴在床上的刀赫見着葉婉兮與雀兒進屋來,感覺見到了親娘一般。
「王妃,我……」
「爬着吧,我看看。」葉婉兮拉了凳子坐下來,見着葉璽正一本正經的在把脈,便好笑道:「乖乖,你瞧出什麼來了?」
「娘,我看刀赫是雀啄之脈。」
「哦?」葉婉兮高興的說:「我兒已經這般出息了?說說為什麼叫雀啄之脈。」
「脈來急速,節律不齊,猶如雀啄,孩兒覺得刀赫活不長了。娘,你來看看孩兒診得對不對?」
快被他折騰得心肌梗塞的刀赫,呼吸都慢了一拍。
我咋就活不長了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