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霄天帝
神霄天帝 連載中

神霄天帝

來源:google 作者:三把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嘯 奇幻玄幻 江辰

江辰這個名字,在星河道宗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是威名赫赫的少年天驕,在十八歲展開

《神霄天帝》章節試讀:

「倘若我說,我曾是個強者,可單手碾壓九荒城,你會信么?」
江城望着雲汐,帶笑道。
聞言,雲汐深深看了一眼江辰,隨後搖頭,眸中精光閃爍道:「我不管你有什麼企圖,但你們若敢對我父親不利,我定然不會放過你們。」
江辰不禁莞爾,「我們?
看來你覺得,我是雲橫川的人。」
「不然呢?」
「誰都明白,昨日那一場婚事,不過是大長老為了打壓我們嫡系一脈的手段,若我父親還有當年修為,他安敢如此?」
雲汐說著,眸光一陣複雜,既有慍怒,又有無奈。
兩年前,雲汐之父,雲家族長雲滄瀾外出遇襲,身中劇毒,雖是保住了性命,卻也是落得個修為倒退,此生難以突破的下場。
兩年來,族長一脈日漸式微,大長老一脈日漸壯大,雲家大權旁落,但云汐卻只能眼睜睜看着這一切,看着父親為了雲家發展,收斂往日鋒芒,為了族人,委曲求全。
這也是雲汐答應成婚原因,他不想再讓父親為難,反正大長老想要的,不過是通過雲汐成婚,讓她遠離雲家大權,藉機離散嫡系一脈的人心罷了, 「是否,接下來你們要動手,謀奪我父親的族長之位了。」
雲汐盯着江辰質問道。
江辰聞言,一臉哭笑不得,這未免太過敏感,不過想一想也不意外,他畢竟是被大長老的人選中,入贅雲家的。
隨後,他望着雲汐,隨即搖頭道:「雲橫川,奪不走族長之位!」
「為何?」
聽到這話時,雲汐又深深看了江辰一眼。
「因為,有我在。」
江辰一笑,自信而從容。
「你……知道為何有的牛能在天上飛么?」
雲汐忽然道。
「會飛的牛,不足為奇。」
江辰不以為然,畢竟他見過許多妖族。
然而雲汐卻是搖頭:「不,就是因為總有人喜歡吹它,就像你這樣。」
「你說我吹牛,也罷,日後你自會知曉。」
「不論如何,請你相信,我是來幫你的,成為你的丈夫,是個巧合,但我知道,即便我不來,也會有別人,而他們,未必如我。」
江辰篤定道。
「看來你不止喜歡吹牛,還十分自戀,只是我實在不知,你的自信,源於何處?」
雲汐盯着江辰,問道。
「自然是,源於我的實力。」
江辰答道。
「實力?
趁着我分神,奪走我的劍,便能證明你有實力么?
據我所知,你體內沒有絲毫靈力,氣血衰弱,連個修士都不是。」
雲汐字字針對。
然而江辰卻是蠻不在乎,只是笑道:「你若不信,可以再試一次。」
說著,他將劍還給雲汐。
「試便試,怕你不成,只是我要提醒你,這次,我不會再分神,若無實力,便不要逞強!」
雲汐接劍,瞬間挽起一個劍花,藉機警告江辰。
「無妨,你的劍,有多快,便揮多快,若是能砍斷我這隻手,我自認倒霉便是。」
江辰道。
「這可是你說的,看劍!」
雲汐嬌叱一聲,下一刻,手中寶劍舞動,劍影飄寒,掀起一陣極為凌厲的勁風,卷向江辰。
雲汐的劍,自然是極快的,而且變化多端,但在遇到江辰,就像是油筷子夾泥鰍,徒勞無功。
數十招過去,雲汐從最初留手,帶最後動用全力,劍招越來越快,可就是沾不得江辰的半片衣角。
而這時,江辰忽而笑道:「注意,我要奪劍了!」
雲汐聞言,心中一驚,本能的往後一退,但還是遲了。
江辰不動則已,動若電光,那一瞬,雲汐只覺得手腕發麻,下一刻,手中的劍便已脫手,飛出的瞬間,被江辰兩隻夾住。
「如今,信了么?
我說過,這劍法不適合你。」
「你若想學劍法,我可以教你一種最適合你的,而且是九荒城中沒有的。」
江辰說道。
「當真?」
雲汐將信將疑道。
江辰並未回答,卻將劍握在手中,那一瞬,他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身病氣恍若消退,一劍在手,便是絕世的劍客。
「欲學劍,先練形,由形生劍意,劍意聚劍氣,待以氣成劍勢時,自當一劍破青冥!」
「我只演示一遍,劍訣稍後寫給你!」
江辰道。
「嗯!」
聽先前江辰那番話時,雲汐心中一動,彷彿忽有所感,隨即集中精力,注視 着江辰的身影。
下一刻,江辰動了。
他手中的劍,舞得極慢,也未曾夾雜任何的靈力,就只是再簡單不過的招式,卻是蘊含著一種極為高深的意境。
漸漸地,略微變快,竟是在周圍生出一陣微風,隨着劍法舞動,風速漸疾,風中竟是夾雜着陣陣凌厲的劍意。
「由形生劍意……」雲汐看到這裡,心中明悟,一陣呢喃。
忽然之間,那劍招再生變化,一劍出,疾風破,竟是當空划出一泓清亮寒光。
「這是……劍意聚劍氣!」
雲汐看到這裡時,心頭愈發震撼,然而江辰身形未止。
清亮的劍氣,光散滿院,虛空留痕,忽然一瞬,所有劍氣盡數消弭,整個院落重歸寂靜時,一股高深莫測的氣勢蔓延開來,彷彿庭院中,一草一木,盡皆為劍。
而後,江辰望向庭院外,耳根微動間,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繼而一劍斬出。
一陣無形而磅礴的力量爆發,院門,高牆,盡數化作廢墟,爆裂開來,與此同時,院外傳來陣陣哀嚎之聲。
「以氣成劍勢,一劍破青冥……」 這一幕,令雲汐站在原地,愣神許久才反應過來。
青冥未破,院牆卻是破了,正當雲汐開口時,廢墟下爬出一道人影,灰頭土臉,狼狽不堪,若非聽到那氣急敗壞的語氣,雲汐險些未曾認出。
「好你個雲汐,族中長輩都在等你奉茶,你卻故意怠慢,臨近午時不見動靜,我好心來提醒你,你卻存心暗算我,該當何罪?」
這人名叫雲嘯,是大長老雲橫川的長孫,雖資質不佳,但倚仗自己的身份,一貫囂張,尤其這兩年大長老一脈壯大,愈發地囂張跋扈。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顯然是雲汐未曾預料到的,正當她準備開口應付時,卻聽見身旁傳來一聲驚呼:「咦,這好端端的牆,為何就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