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魔無我
神魔無我 連載中

神魔無我

來源:google 作者:北斗長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北斗長明 奇幻玄幻 沈默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中唐時期,權臣勢大,朝綱日衰皇帝更是加征諸多雜稅,百姓不堪重負農民交不起重稅者,被迫向地主借貸交稅待到債台高築,只得賣掉田地償還債務失去田地之後,窮困潦倒的沈老頭帶着孫兒沈默,在終南山伐薪燒炭來糊口度日卻不料,在途中橫遭變故沈老頭自殺身亡,沈默開始了逃亡之旅......展開

《神魔無我》章節試讀:

沈默在山洞之中望見方才的一番大戰,驚得他目瞪口呆。

這一戰真可謂是驚天動地。

孟坤緩步走了進來,冷月和小玉急忙上前叫道:「孟爺爺,孟爺爺!」

孟坤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沈默慌忙上前行禮:「多謝前輩搭救。」

孟坤瞧着沈默,滿臉堆笑:「沈默,好小子!有勇氣,敢殺土地神!」

沈默兀自驚魂未定:「我殺了土地神,這可是彌天大罪。」

孟坤擺擺手:「什麼彌天大罪,官府和這諸多神仙也都是看菜下飯的。想那吳明,數年前殺了太陰山山神,到現在不也沒抓住嗎?」

「吳明是誰?」

「吳明是一位修士,行事古怪,性格暴戾,行事不拘一格。他與太陰山山神起了衝突,一怒之下便殺了那山神。

地煞星命人發了懸賞令,那附近的盛江水帝帶着眾神前去捉拿吳明,卻被吳明逃走了。抓捕吳明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吳明至今下落不明,也不知他身在何處。」

沈默聽得瞪大了眼睛:「他竟然能殺了太陰山山神,眾神都無法圍捕,那他的修為該有多厲害?」

孟坤捻着鬍鬚微微一笑:「說厲害也不厲害,說不厲害也厲害,反正比我要厲害那麼一點。」

「比您還厲害,那該是什麼境界?」

「修士十大境界:煉體,築基,旋照,靈寂,元嬰,洞玄,返虛,合道,大乘,渡劫。那吳明已經到了半步元嬰的境界。」

「那前輩您是?」

「我是靈寂巔峰。」

「好強啊,靈寂巔峰。那這終南山山神呢?」

小玉搶着說道:「我知道,我知道,終南山山神他是幻化初期,現在還不能夠完全化為人形。」

「原來如此。那土地神是煉體期嗎?」

小玉又搶着說道:「可以這麼說,土地是最弱的神,連我都可以欺負他。」

冷月鄙夷的眼神瞪了小玉一眼。

沈默又問道:「可是那下社村土地神,他是死後竟然還能成神,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

「這個簡單,在他的肉體將要病逝的時候,鎖住他的靈魂,使之附到某個軀殼之上,再用秘法使他的身上帶有神的氣息,就成了所謂的土地神。」

「原來是這樣啊,那捉妖師呢?」

「捉妖師也是修士,只不過受命於朝廷。」

「那個李吉是什麼修為?捉妖師又是怎麼劃分等級的?」

「那個李吉就是個最低級的捉妖師,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他應當是築基期。所有的捉妖師隸屬於捉妖司。

至於捉妖師的等級,你直接看他的官袍即可,灰袍捉妖師是最低級的捉妖師,之上還有藍袍、綠袍、紅袍、紫袍、黑袍、白袍、金袍。

金袍捉妖師便是最高等級的捉妖師。其修為通玄,即便是我,也是難以望其項背。

州縣一級的捉妖師是最低級的灰袍捉妖師。捉妖師因為有朝廷的扶持,習得捉妖秘術,同級的妖獸鮮有可以與之匹敵者。因此令妖獸們聞風喪膽。」

「那妖獸怎麼成神?」

「這便是神仙的秘法了,土地神、山神、水帝、城隍等一眾神仙的任免皆由地煞星所決定的。比如此處,方圓百里之內的神仙任免皆是由地平星龍成決定的。

不管是人還是妖獸,一旦成神之後,便會被地煞帶去用秘法淬體,淬體過後,無論是凡人修士,還是妖獸,身上原本的氣息都會散去,就會有了神之氣息。」

「那地煞星豈不是要一手遮天?」

「地煞星是屬於天罡星的管轄,天罡星會定期巡視核查。」

「原來如此。」

「沈默,你妖氣這麼弱,是怎麼殺了那土地神?」

「我也不知道,在那土地神逼死了我爺爺之後,我好像突然來了一次小宇宙爆發,頭上出現了一個虛影。然後虛影似乎會與我融為一體,我就變得嗜血狂躁,自己都難以控制自己。」

「你是如何修鍊成此術的?」

「數年前,我在這終南山和爺爺一同砍柴之時,撿到了這本書,隨後就依照書里所講進行修鍊。」

說罷,沈默從懷裡拿出來那本殘破不堪的大悲荒天訣。

孟坤看到沈默手裡的書,神色微驚:「大悲荒天訣?這本書……」

沈默疑惑道:「這本書怎麼了?」

「我可以看一下這本書嗎?」

孟坤方才與山神大戰,救了他。沈默自然對孟坤深信不疑,他把書遞了過去。

孟坤接過大悲荒天訣翻了起來。

仔細翻看了數頁之後,孟坤皺起了眉頭,他快速往後翻看。

「這些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他的面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怎麼了前輩?」

「這本書的修鍊之道根本是狗屁不通!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哪有這樣修鍊的?」

「啊?」

「您的意思是,這樣修鍊存在很大的危險?」

「沈默,我想看看你頭頂上的虛影。」

「沒問題。」

沈默默念口訣,妖氣隨即從丹田處流出,在周身來回竄動。

他的雙目漸漸變得通紅,頭頂上一道虛影若隱若現。

「好!這虛影之中卻暗含濃郁的妖氣。但是卻看不清這道虛影是什麼。」

「那就讓您看清楚一點。」

沈默怒吼一聲,發出了野獸般的咆哮,嚇得狸貓小玉一下子竄到了冷月的身後:「他似乎變成了恐怖的怪物。」

「真是沒出息,你害怕什麼?」

「說得好像你不害怕一樣,你不害怕你發什麼抖?」小玉靠在冷月身後說道。

伴隨着沈默的吼聲,虛影脹大了一倍。

「還是看不清楚,妖氣卻是愈發濃郁了。」

「咦?這是什麼?」

孟坤聚精會神地盯着他頭頂的虛影,發出了一聲驚呼。

突然,虛影竄入了沈默體內,他的渾身變得血紅,爆發出可怕的氣息。

「這是……這是魔氣!」孟坤陡然變色。

沈默咆哮一聲,如一頭嗜血的惡獸,朝着他撲了上去。

「風之束縛!」

孟坤揮動手中拂塵,憑空出現一道疾風,朝着沈默卷了過去,沈默被旋風卷了起來,在空中不斷掙扎。

「去!」

孟坤指向沈默的眉心,一道暖流緩緩流了過來。沈默感覺到說不出來的舒暢,紅色漸漸退去,他在暖洋洋的氣流中緩緩閉上了雙眼。

孟坤把沉睡的沈默放在了地上。

冷月急忙問道:「孟爺爺,他怎麼了?」

「他身上有魔氣。」

「魔氣?他一介凡人,體內怎麼會有魔氣?」

孟坤搖搖頭,苦笑道:「等他醒來一問便知。」

恍惚間,沈默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境中的世界如同人間煉獄一般。

待他醒來之時,渾身已是大汗淋漓。

沈默睜開眼睛,發現冷月守在身旁,狸貓小玉在不遠處卧着。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剛才啊,你變成了一頭瘋狂的惡獸,孟爺爺說你身上竟有魔氣,真是嚇死人了。」小玉心有餘悸地開口道。

「這就是你離他那麼遠的原因?你可真是膽小如鼠!」

「真是的,我堂堂貓仙,竟然被你說成老鼠!」

正吵間,孟坤走了進來,拿着一些吃食,放在了沈默的身旁。

沈默急忙問道:「前輩,我身上怎麼會有魔氣?」

孟坤說道:「這我也不知道,我也是頭一次見到魔氣,以前只有我師傅才和我提起過。

現在這天地間根本沒有魔物,傳聞早在數萬年前發生了一場神魔大戰。魔物失敗之後,都被神仙趕到了異世界。」

「異世界?」

「就是另一個世界,與這天地間大不相同。據說異世界環境十分惡劣,兇險無比,即使比地煞星更厲害的天罡星,稍有不慎就會在異世界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