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神化大秦:開局三流伏魔師
神化大秦:開局三流伏魔師 連載中

神化大秦:開局三流伏魔師

來源:google 作者:仗劍七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嫣 王蕭

一覺醒來竟然穿越到大秦王朝王蕭身為伏魔師,開局就因為得罪郡丞之子被發配到了百越!什麼,始皇嬴政竟然還沒死,還修仙成功了?什麼,這個世界竟然還有傳說中的妖魔鬼怪?九尾狐妖、千年樹妖、白鱗蛇妖……這都是什麼鬼?完蛋,這麼危險的世界,還被發配到這麼偏遠的百越,天要亡我啊!展開

《神化大秦:開局三流伏魔師》章節試讀:

見文明點數到手,王蕭將亭舍的大門給關上,幾名青壯見此也是無可奈何。

不過在戲中,對王蕭卻是無比感激,這些天因為虎精作祟,所以都不敢上山打獵。

作為獵戶是沒有資格分田地的,一家老小都是靠獵獲或者給富戶種田賣苦力吃飯。

不能上山,種田的苦力也漸漸多了起來,可田地就那麼多,根本不需要大量的苦力做工。

這也導致不少獵戶只能吃以前攢下來的老本,家裡老小都節衣縮食,等待着官府將虎精剷除。

如今,王蕭不僅將虎精剷除,讓他們能夠重新上山打獵,並且搬運這隻虎精竟然還給錢,心中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蕭師真是愛民如子,竟然這般對我等獵戶!」

「蕭師做人就是沒的說,誰要是敢對蕭師不利,我就算豁出這條老命也要跟他拼了!」

……

幾人議論了幾句,便將手中錢袋裡的秦半兩給分了,各自回家去了。

亭舍內。

嚴里看到王蕭的舉動,雖然習以為常,但也不得不打心底里佩服。

無論大事小情,只要是有人幫助過王蕭,他都會慷慨解囊,付一些錢給幫忙的人。

雖然作為伏魔衛,每月的月俸不低,但能夠如此慷慨好施,恐怕除了王蕭之外,沒有別人了。

「小蕭,你這也太客氣了,他們也只是幫忙抬回來而已,你不必如此!」

「嗨,無非一點小錢罷了,不礙事!」

「你啊你,也得為自己考慮,你年紀也老大不小了,到現在都沒有討個婆娘,得摟着點啊!」

「討婆娘?嚴哥你就別拿我開涮了,我身為伏魔衛保不齊什麼時候就死在妖魔手中,哪還敢討媳婦啊,這不是耽誤別人嗎!」

「唉,算了,你如何考慮我也不多過問,但下次可別這樣了啊!」

「好好,我知道了!」

口不對心的答應一聲,王蕭清楚嚴里是真的把他當成了兄弟,要不然也不會這般嘮叨。

嚴里回頭看了一眼虎精的屍體,跟亭父戚離說道:「戚叔,這虎精就交給您了,到時候剜一塊好肉讓小奇給魯縣令送去!」

嚴里作為亭長,對於治下的精怪有權利處置,不過需要拿出一樣能夠代表精怪身份的東西交由縣令查驗才行。

「沒問題!」

亭父戚離哈哈一笑,走向旁邊的一道隔間,取出了一柄鋒利的屠刀走到虎精屍體跟前。

他深吸一口氣,手中屠刀連連舞動,瞬間就將虎精的皮毛給剖了出來,露出一塊塊堅實的肌肉。

緊接着,從後臀部剜出一塊精肉來,用荷葉包裹,連同虎頭虎皮一起交給了傳信的里長嚴奇。

嚴奇接過之後屁顛屁顛的朝亭舍外跑去,駕上牛車徑直奔向縣衙。

之前魯中員可是一名鎮武衛都不肯派出來,擺明了是想要為難王蕭。

現在,王蕭獨自一人將這隻虎精給收拾了,魯中員那老傢伙看見這塊虎肉時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不多時,清流縣府衙。

嚴奇的到來引起了看門縣吏的注意,他們都一臉錯愕的看着牛車上威武霸氣的虎頭。

嚴奇舉着高傲的頭顱,喊道:「快去稟報魯縣令,就說清水亭伏魔衛王蕭將虎精剷除,這是虎頭和虎皮,請他查驗!」

幾名縣吏聽見之後回過神來,不自覺的吞了口唾沫,朝着縣堂走去。

後堂中,魯中員正躺在休息的卧榻上閉目養神,身邊坐着幾位年輕的女奴,一臉的愜意。

「報……報!」

縣吏的高聲叫喊,打破了這愜意的氛圍。

魯中員並沒有生氣,反而是有些激動,問道:「怎麼回事,是出什麼大事了嗎?莫非是伏魔衛王蕭死在虎精手中了?」

「稟報縣令,此事確實與伏魔衛王蕭有關,不過王蕭並未死在虎精手中,而是……而是他一人就將虎精滅殺!」

「嗯?」

一聽到手下的稟報,魯中員眼中滿是不可置信,老虎乃是百獸之王叢林霸主,更何況是成了精的老虎。

一介三流伏魔衛,怎麼可能殺的了這隻虎精?

「你說的可是事實?」

「小的怎敢欺瞞大人,清水亭里長嚴奇,正帶着虎頭和虎皮在堂前等您查驗呢!」

「走,去看看!」

魯中員眉頭緊鎖一甩衣袖,大踏步的朝大堂走去。

原以為王蕭不過一介三流伏魔師,最終會死在這隻虎精手上,誰曾想他竟然真的將這隻虎精給除了。

不多時,魯中員來到堂前,當看到牛車上的虎頭和虎皮時,微微一愣。

嚴奇笑呵呵的走到魯中員跟前,道:「縣令大人,這虎精在伏魔衛王蕭的手中伏誅,還請查驗!」

「嗯!」

點了點頭,魯中員靠過去看了看,雖然這隻虎精已經死了,但那股霸氣和威懾力依舊還在,僅僅是靠近幾步就能讓人感到膽寒。

魯中員和虎精對視了一眼,額頭便立即冒出幾滴虛汗,不敢再繼續看下去。

按照伏魔台的獎賞制度,一名完全不足以勝任此項工作的伏魔衛,若是將此項工作完成,那是需要獎賞的。

他平復了一下心情,雖然很是不舍,但還是說道:「伏魔衛王蕭除精有功,特賞賜粟米百石!」

「里長嚴奇替伏魔衛王蕭謝過大人!」

嚴奇嘴角含笑的答應着,剛剛看見了魯中員那副表情也是不虛此行,更別提這百石米了。

一石粟米相當於一百多斤,一百石就是一萬斤,而四斤粟米可賣一枚秦半兩,這萬斤米就是兩千五百枚秦半兩。

摺合成上幣黃金也有一鎰,足夠一戶五口之家吃上十好幾年了。

魯中員嘴角抽了抽,心中一陣肉疼,大秦對於伏魔衛的獎賞一向闊綽,畢竟伏魔衛保護的可是全天下的百姓,危險至極。

雖然這百石米並不是他給的,但卻要他這邊先拿出來賞賜給王蕭,而他向上報備才能領取。

可閩中郡距離中原太過遙遠,一來一回要耽誤不少時間,期間還有損耗一類的都是要他自行承擔。

望着屁顛屁顛下去領賞的嚴奇,魯中員眼神中帶着些許憤恨。

「該死的王蕭,看我怎麼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