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盛世婚寵:團寵青梅又美又颯
盛世婚寵:團寵青梅又美又颯 連載中

盛世婚寵:團寵青梅又美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影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璃 現代言情 顧北辰

【甜寵/總裁/娛樂圈/青梅竹馬】+【可鹽可甜全能女主×寵妻狂魔霸總男主】初入娛樂圈就獲獎的慕璃被人盯上了黑粉:我家姐姐京都影視學院畢業,你家姐姐沒文化晚上,慕璃京都大學金融系和A國top院校表演系雙學位畢業證出現在雲客熱搜一位黑粉:你家姐姐不會唱歌跳舞,去一路隨行當擺設嗎?節目播出後,眾人被慕璃收放自如的導師秀閃瞎了眼黑粉:你家姐姐腳踏兩隻船,上午和浩瀚國際慕總逛街,下午又上了玖和世紀顧總的車!十分鐘後浩瀚國際慕旬發了條動態:親妹妹玖和世紀顧北辰發了條動態:未婚妻黑粉:我太難了她沒黑料啊!不僅沒黑料,而且狗糧管飽!是誰發歌表白,是誰放婚紗照官宣,又是誰陪逛街陪拍戲拍廣告啊!黑粉:算了他倆好甜,我要不嗑cp吧?展開

《盛世婚寵:團寵青梅又美又颯》章節試讀:

傍晚,顏玥到錦世帝府6號別墅接小布丁。

殷蓉看着母子倆羨慕壞了,瞪了眼自家不成器的女兒和兒子,開始數落道:「我說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能把男女朋友帶回來?可憐我喲,什麼時候才能抱孫子孫女啊。」

慕旬攤了攤手,「我也想知道我女朋友什麼時候來找我。不過媽,你女兒你就先別指望了,演員普遍結婚晚。」

慕璃同意地點點頭。

「胡說什麼,我女兒想什麼時候結婚就什麼時候結,你少烏鴉嘴。

誒?北辰來了,快進來。上次你來得匆忙,都沒好好吃個飯,今晚可不許走了,正好玥玥也在。我去廚房看看,你們先聊。」

顧北辰看向慕璃,眼中暈開點點笑意,「好,謝謝伯母。」

房間內,慕璃問顏玥:「真的沒事了?」

「沒事,我現在已經是做媽媽的人了,哪會那麼脆弱。倒是你,」顏玥捏了捏慕璃的臉,「和顧北辰怎麼回事,我看他那樣子不像對你沒意思。」

慕璃放下她的手,搖了搖頭,「我們不可能了。」

「為什麼?因為他拒絕你?」

慕璃默聲沒有回答。

「好,我不問啦,等你想說的時候再說。」

飯後,慕璃將顏玥和小布丁送回家,回來時沒想到顧北辰還沒走,便打了招呼回房間看劇本。

顧北辰看向慕璃的房間,起身道:「我去看看璃璃。」

殷蓉和慕長青相視一笑。

慕璃盤腿坐在床上,聽到一陣敲門聲。起身打開門,「哥。」

顧北辰站在門外,禮貌地問:「可以進去嗎?」

「進來吧。」

顧北辰走進房間打量一圈。

女孩的房間幾乎還和以前一樣,乾淨整潔又不失溫馨,落地窗旁有兩盆綠蘿,淺藍色的窗帘在風中微微飄揚,只不過牆壁上多了一幅她成名後的寫真照。

「哥找我什麼事?」

顧北辰從口袋中取出一個精緻的小禮盒,「獲獎禮物,打開看看。」

慕璃看着禮盒上CINEYA家的logo猶豫幾秒,最終在他期待的目光中緩緩打開。

映入眼帘的是一對精緻的藍紫色鳶尾耳墜,沿襲了CINEYA一貫簡單清新的風格,卻不失華麗,微深的藍紫色更透出幾分高貴優雅。

以慕璃對CINEYA的了解,CINEYA作為全球奢侈首飾品牌之首,還從來沒有以鳶尾為造型元素打造過首飾,多半是他定製的。

慕璃合上蓋子,還給顧北辰,「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

顧北辰湊近慕璃的臉,目光幽幽,「璃璃什麼時候和哥哥這麼客氣了?」

將禮盒放在桌子上,顧北辰揉了揉慕璃的頭髮,「你自該配最好的。」

不等女孩反應過來,就拉開門走了出去。

慕璃看着桌上的禮盒沉默許久。

鳶尾是她最愛的花,比玫瑰更甚。

她想起藍紫色鳶尾的花語——

想念,仰慕與愛。

***

今天是《朔月》正式開拍的第一天,這是慕璃第一次接大女主古裝劇。

入圈一年多以來,慕璃一共拍了三部戲,第一部《清河》,讓她斬獲最佳新人演員獎,另外兩部《可歌可泣》和《天聖歸來》,都是待播劇。

《朔月》講述的是將軍府大小姐凌姝在全家被滅門後死裡逃生,從此改名朔月,耗盡十年苦心謀劃,最後成功復仇,並與男主景王墨修相識相知,相互救贖的故事。

這部劇中,慕璃飾演女一號凌姝,也即朔月,男主墨修扮演者是知名男演員路淮。

早上舉行完開機儀式,下午就要正式拍攝,這會兒慕璃正在房車裡看劇本。

沐沐開口道:「璃姐你要不要睡一會?」

「沒事,我不困。」

叮--

慕璃打開手機,是師父發來的語音。

戴上耳機,聽到老人渾厚的聲音:「丫頭啊,最近在深山老林沒信號,剛看見你消息。

你說的那個問題啊,急不得,那小子當時都快沒命了活下來都是萬幸,傷的太重毒當然解得慢,再說他當時又不是中毒一天兩天。

我說你怎麼成天擔心他,自己的身體好好操心操心!忌生冷知道不?別喪氣,我的葯快調好了,成功之後讓你師姐給你帶去京城。」

慕璃飛快回復:【那他還需要多久?】

沐崇暴躁道:「急什麼!那得看他自己的體質和生活習慣,天天胡吃海喝作息不規律就別想好。別光擔心他,對自己上點心!」

慕璃想到師父炸毛的樣子垂眸淺笑,發了句語音過去:「知道了,謝謝師父。等過陣子我拍完戲,去雲山看你。」

沐崇頓時喜上眉梢:「好啊,快點來!拍戲好啊,好好拍,老頭子我還要看你拍的電視劇呢。」

「那我看劇本了,你注意身體。」

「去吧去吧,我去調葯了。」

玖和世紀集團總部五十六樓總裁辦,齊允正和顧北辰彙報工作。

「先生,顧華德手下虧損的幾個項目目前已經停了,他人還在Y國,得過段時間才回來。」

顧北辰臉色逐漸變得狠厲,「不急,等二叔回來,好好陪他玩。百匯園那片地處理好了?」

「已經簽給豐瑞了。」

顧北辰點點頭,「幫我在茗園買一套公寓,離璃璃近一點。」

「好的,先生。」

下午兩點,雲鏡影視基地草場,朔月整個劇組做着最後的拍攝前準備。

今天開拍的第一場戲就是女主的重頭戲。

將軍府大小姐凌姝和好友陸淵行賽馬回來,回家途中發現眾多官兵前往將軍府,凌姝心覺不對便和陸淵行從後門翻牆進入將軍府後院,卻親眼目睹父親和哥哥被殺,母親自刎,滿門被屠的慘狀。

這是凌姝人生的轉折點,從此,快樂瀟洒明媚恣意的將軍府大小姐再也不見,只剩下一個身負血海深仇精於算計的朔月。

慕璃從化妝間走出來,導演李晉和製片人齊正恆皆是眼前一亮。

女孩長發高高豎起,一襲淺藍色衣衫一副男兒裝扮,腰間緊束十分幹練,未施過多粉黛卻依舊漂亮動人,稍重的眉妝卻絲毫不突兀奇怪,反而顯現出少年郎才有的英挺俊俏。

李晉激動不已,心道這次果然沒選錯人。他走近慕璃,再次確認:「慕璃啊,你騎馬沒關係的吧?」

慕璃從容不迫地回答:「沒關係李導。」

「好,等會和武術導演先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