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盛寵醫妃戰神王爺追上癮
盛寵醫妃戰神王爺追上癮 連載中

盛寵醫妃戰神王爺追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蘆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翟 現代言情 蘇霓裳

二十一世紀中西醫雙料博士蘇離穿越了,穿成了一個廢柴草包大小姐原主被親妹妹強行換展開

《盛寵醫妃戰神王爺追上癮》章節試讀:

慶國,乾元宮外,蘇離與墨翟駐足等候通傳,就聽到一女子正在殿內哭訴:「罪女實在不知,唔……」 似乎哭的還上不來氣了,「皇上雖然臣女心悅太子,但也知道禮義廉恥,唔……沒想到,姐姐竟然……皇上請念在我姐姐年幼無知饒過她……」 蘇霓裳!
蘇離一聽就知道是她,倒是把自己摘得乾淨!
「年幼」?
哼,都結婚了還能稱的上年幼?
這是明白着告訴皇上實在沒有討饒的借口了,照着年齡上吧!
蘇霓裳,你這到底是為我討饒還是加罪!
王公公小步來到墨翟與蘇離面前,小聲說道:「王爺,皇上讓您二位進去那。」
王公公眼尖,從墨翟與蘇離踏上乾元宮大殿下的百級台階,他就留意到墨翟的冷冽氣勢比往日小了不少。
而蘇離一看就是褪下婚裝,再度裝飾過的,可見墨翟認可了婚事,他不再稱蘇離「罪女」。
蘇離察覺到王公公對自己態度的變化,對王公公微微點頭示意。
王公公躬身行禮請墨翟,蘇離進殿,心中卻對蘇離暗豎拇指,只一句話就察覺到變化,慢說這傾國傾城的容貌,就這份聰明,此女也不簡單,四王爺有福氣!
蘇離憑着腦中對宮中規矩的記憶,隨墨翟進了乾元宮。
宮內皇上,皇后,太子墨軒及其生母宜妃,墨翟的生母令妃都在,跪在地上一身月白衣衫的女人就是蘇霓裳!
「兒臣墨翟叩見父皇,母后。」
「臣蘇離叩見皇上,皇后娘娘。」
蘇離在與墨翟共同行禮之後再行大禮,中規中矩,落落大方。
偌大的乾元殿此時寂靜的掉根針都聽的見。
依舊跪伏於地的蘇霓裳嘴角隱隱透出一抹嘲諷的笑,蘇離,就算那碗藥茶沒要了你的命,這個欺君之罪你也擔不起!
為了讓欺君之罪落的更狠,蘇霓裳來之前特意只穿普通宮裝,未着任何首飾。
她要用自己的柔美,善良對比蘇離的傻憨模樣,讓皇上,皇后,宜妃看看,誰,才是太子妃的正確人選!
至於蘇離,蘇霓裳心中冷笑,不用想也知道這個傻子定被暴脾氣的四王爺痛打一頓出氣!
此時蘇離的臉還不腫的像豬頭?
想及此,蘇霓裳心中冷笑更甚,蘇離別怪我心狠,怪只怪你傻,難堪重任。
太子妃多麼尊貴的稱謂,這就是慶國未來的皇后!
我蘇霓裳怎會拱手他人,而且父親又怎會讓一個傻女兒佔據這麼重要的位置!
蘇霓裳微微回頭,她太想看一眼豬頭樣的蘇離。
卻在回頭的剎那驚的委座於地,她看到的哪裡是豬頭而是薄施脂粉下一張傾國傾城的臉,秀髮輕挽,一隻攢玉珠釵銜着七彩流蘇垂落,更襯得人若桃花,宛如仙子。
她是蘇離?
蘇離在家時從不打扮,甚至蓬頭垢面!
怎麼會!
短短几個時辰,蘇離竟像變了個人。
蘇霓裳不願承認卻不得不承認此時的蘇離那通身氣度竟像雲端仙子高貴聖潔而此時自己與之相較竟像深陷泥潭,差之千里。
蘇霓裳頭微轉看向太子,她現在的夫君,未來一生的依靠,她希望得到太子的安慰,哪怕只是一個眼神。
然,太子正深深凝視着蘇離,就連蘇霓裳看過來都毫無察覺,蘇離太美了而這本應是自己側妃可自己剛剛回父皇的話卻是不介意換婚,太子心中第一次覺得自己着了蘇成安與蘇霓裳的道。
蘇霓裳心沉了下去,太子看蘇離的眼神太危險了,蘇離必須死!
高坐於上的延元帝看了皇后一眼,心中疑惑,這樣的蘇離是傻憨憨?
皇后心中懊悔,當初蘇離雖許配太子卻是側妃,蘇霓裳許配墨翟是正妃,蘇府重視蘇霓裳,常安排進宮請安,至於蘇離,她也是第一次見。
「蘇離你可知罪!」
延元帝發話。
蘇霓裳裝出心疼模樣,求情道:「皇上,皇后娘娘,我姐姐自幼沒見過生人禮數難免不周,說話難免不周全,又不熱衷修飾妝面,冒犯了皇上,皇后娘娘還請饒過她,換婚一事也怨不得姐姐,是我自己福薄,沒能與太子訂婚卻又陰差陽錯的嫁於太子,全是我一個人的錯,請饒了姐姐……」 蘇離心中嗤笑,女子講究婦德,婦容,婦言,婦工。
說我禮數不周是為無婦德,說話不周是為無婦言,不修飾妝面是為無婦容,一段話給我去掉了仨!
蘇霓裳你是不置我於死地不罷休啊!
「回皇上,臣女不知身犯何罪。」
蘇離沒理會蘇霓裳的暗算,狗早晚要打,卻不急於一時,現在當務之急是平了欺君之罪。
「蘇離,換婚一事今晚交代朕當做家事,若是明朝就是國事!」
延元帝聲音渾厚帶着不可忤逆的威嚴。
蘇離聽明白了,老皇帝精明這是要給四王爺選擇權,如果四王爺同意婚事,都是一家人這事就過了,如果四王爺不同意那就是欺君之罪!
蘇離扭頭看向身側的墨翟,他還沒明確應下交易之事,若此時蘇離編出合理的換婚理由,四王爺卻挑明那自己就是罪上加罪,倆腦袋都不夠砍的。
可是不編出理由本身就是欺君之罪,要砍頭。
權衡之後,蘇離心一橫,橫豎要砍一回不如賭一把。
蘇離深看墨翟一眼,低頭回話:「回皇上換婚一事乃神明所助,乃天意。」
此話一出,滿殿之人皆驚。
唯有墨翟玄鐵面具下的眼微微眯起,還真敢編!
「天意?」
皇后疑惑卻又滿眼好奇,畢竟初一十五吃齋念佛多年,對神佛之事相當虔誠。
「是,臣女與妹妹喝了離別茶上轎後迷迷糊糊中看到雲端一位身着五彩霞衣的神人告訴我,我本應與四王爺成婚陰差陽錯卻與太子訂婚,現在結婚就該換回來。」
「五彩霞衣?」
皇后雙目睜大,看向延元帝:「皇上臣妾供奉的……」 延元帝猛地想起皇后殿內供奉了一位身着五彩霞衣的神明,心中竟信了七分。
若不是神明相助,她一個女子哪有換婚的膽量和能力!
「可是姐姐在家時不是這般樣子,說話也不似這般流暢,姐姐可否解釋下原因?」
蘇霓裳心中冷笑,編,接着編!
蘇離毫不怯懦,正視着蘇霓裳:「沖喜。」
蘇霓裳驚的差點掉了下巴:「你說婚禮是四王爺給你沖喜?」
蘇霓裳心中暗罵:「蘇離你也太拿自己當回事了吧,就算四王爺無緣皇位但也是慶國戰神,讓這樣響噹噹的人物給你沖喜?」
蘇霓裳說話的語氣充滿了質疑。
此時沖喜的正主四王爺一口老氣差點沒上來噎着自己,敢用他沖喜,蘇離還是第一人,蘇離你有種!
「不然呢?」
蘇離玩味的看着蘇霓裳反問道:「那妹妹給我個解釋?」
「一派胡言!」
一直坐在大殿一側的令妃看向蘇離大怒。

《盛寵醫妃戰神王爺追上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