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殺死一群皇帝
殺死一群皇帝 連載中

殺死一群皇帝

來源:google 作者:靖十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十五 奇幻玄幻 梅杜莎

有腦爽文,無敵流閱讀本文需要一定的文言文知識沉睡醒來便是一場洗牌,生活了幾億年的老妖怪憑一人改整個大陸,殺死一群皇帝君不為民不為君,可反之!!展開

《殺死一群皇帝》章節試讀:

「可服?」

面有紅霞,嬌羞卧其十五懷。

「怪,為何一行此事你竟痊癒?」十五撫其水蛇腰。

「莫要捉弄我。」

十五注視美杜莎。

「如此奇怪的力量,怪哉。」十五仍打量美杜莎。

片刻,笑。

「那洪武國螻蟻可犯你?」

美杜莎剛想張嘴。

「我要實說。」

「撫我發。」

「妻,你在擔心我我知道,可是,多餘。」

十五掏出腰間玉環,空出現一瓶玉壺。

喝一口酒,笑說:「古來人心測不透。」

「夫,我們去小風國?其實,斬一些大國,大勢力便可以。」

美杜莎起身,左手撐地。

十五眯眼瞟。

到十五背後,輕揉肩。

「哈~」

「乏了。」十五枕其股。

突然,抓住美杜莎右手。

美杜莎倒吸涼氣。

痛。

「你可斷臂過?!」

十五坐起,注視。

「我……」

「哈~」十五躺下。

玉壺瓊漿入口,消其流水般愁。

「用以法服不可得永久。死榜那些人都是有狼子野心。」

美杜莎輕柔十五鼻。

「將邪排名第十八,小看狗兒了。」十五脫下白袍,言語變俗。

「阿五何意?」美杜莎掏出一葡萄喂其嘴。

「是他斷你臂?以你修為也只有他了。」

「是,但他想殺我卻沒敢。」

「你當時可戴拿龍牙?」

「龍牙……」美杜莎略顯驚意,但片刻掩蓋。

「妻一直在左手腕戴。」

「規矩是沒忘,但越了。」

「阿五,你是死榜?」

「妻知道了,可否說所有實話,何必擔心我?」

【賢妻良母系統

宿主:梅杜莎

境界:天神境

安全度數:999999+(穩定)

夫:有,夫名系統不確定

夫:天神境??

任務一:安穩度日

任務二:陪夫征戰

任務獎勵:直提兩大境界

任務懲罰:死】系統又發來消息。

【恭喜宿主完成百年後的魚水歡,獎勵一個龍牙】

【檢測宿主已戴九帝龍龍牙,系統不再發放】

美杜莎說完十五不在時所說事。

轟!「大白!掉頭!洪武國!」

馬鳴也似乎帶着憤怒。

十五撫其秀髮。

「怪我。」

黑夜長空划過一道白光,天馬飛快的殺向洪武國。

洪武國國都。

啪!玉璽突然落地,碎。

洪武帝李玉斌驚。

「怎麼了大王~」

李玉斌從酒池爬起。

怒目圓睜。

不是憤怒,是懼。

「來人!傳國師……」

李玉斌慌忙着正衣。

奔去大儒殿。

「大王萬歲。」

一行的人行跪禮。

「師,師!救學生!」

玄武城南大鎮。

急停。

十五掀起玉簾。

「大人,可是去都城,求給我們帶奏書。」

「阿五可是饑民?」

「是怨者。」

「民不聊國,國將不國。」

兩人下車。

只見一書生和一群庶民跪在地上。

「南有大蟲,北有惡蛟,南鎮有周銅,周銅除,周銅除,大害變全無,那拿他頭,拿他頭,他頭當夜壺。」

幾個小孩身穿秀麗之衣,唱着順口溜。

幾個僕從連忙捂住口,對十五行禮。

「我是去都城,可你知皇帝能看你奏?如看,你敢確定他能聽?」

「求公子送到當朝大相范玉手。」

「范玉?」十五接過奏書。

「如果我與那皇帝同流……」

「冒昧斷言,公子有浩然正氣。」

「哈哈,公子何名?」

「不敢!大人!」范良頭扣地。

「夫,對於問心讓我來便可。」

「無需」

眾人微微抬頭。

頓時驚艷,嬌貴的牡丹令人不可遠觀。

范良也是看了一眼,頭就不敢抬起。腰佩龍玉的非富即貴。

「何名?」

「范良。」

「你怎敢確定我願幫你。」

「大人,我只能搏,搏有何確?」

「周銅?」

「洪武帝下月既望大宴邀各儒生權貴。」

「他去不了了。」

「范兄,這功名你考了幾年未果,這國民不聊國,你為何不反之?」

「謝謝姐姐。」

「姐姐揉揉臉。」美杜莎逗小孩。

「范兄,何不反之?」

轟!奏書燒成灰燼。

「周銅?他將葬於此。」

「妻,走了。」

「哦。」

最後揉了一把肉嘟嘟的臉。

天馬直逼南鎮府。

留下范良呆愣。

「何不反之!」如三清鈴之音。

當鋪。

「此車何價。」

十五給美杜莎戴其白紗遮住臉,美極生禍。

「這……」中年男子驚住。

「此馬不賣。」

「公子當著要賣此?」

「是,賣,換其酒。」

「五千金可否?」小心翼翼的問。

「可。」

「但,我想問。」

「公子說。」

「這周銅在哪裡?」

「哦?」

中年男子一笑。

「紅樓。」

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謝。」十五接過乾坤袋。轉身,美杜莎已經在糖葫蘆店前發愣。

「妻,想吃?」

「嗯。」美杜莎點頭。

「下次,你上我下?」

「嗯嗯。」

「老闆,最貴的那個。」十五丟一金。

「無需找。」十五笑。

「給你的妻買點首飾,或是老母看病。」

十五摟着美杜莎。

「謝公子,謝公子。」秦玉對着十五拱手道謝。

「啊?不上面好累!」

「你允了。」

兩人走進殺樓。

「夫,剛才那人有帝王氣,不是一般人啊。」吞下一個糖葫蘆。

「他和你一樣也是想安穩度日。」十五拿了一個殺令。

走到殺池,把殺令扔入。

掏出兩百金。

片刻,一身穿黑衣的小哥笑臉相迎跑過來。

「貴客殺誰?」

「周銅。」十五成了焦點。

空氣突然安靜。

只有美杜莎挽着十五左臂呲溜糖葫蘆。

「不是我讓你們殺,是我殺。」

「奉大相范玉之命,殺周銅,除害。」十五把百金隨手一扔。

「凡觀我殺之均可拿五兩銀。」語出,人群如鼎沸。

「貴客,這……不合規矩……」

「你只需把令傳,別言它物。」

「和幻音坊同唱高歌者再拿十銀。」十五揮出千金,進殺池。

轉眼,十五消失在人群中。

人群中兩個帶黑袍的男人笑言:「有趣,有趣。」

「天子哥哥,一擲千金,豪氣啊。不比當年你敗家。」

「阿姊,言需忌。」

「天子?」當鋪中年男子拍了拍秦玉肩膀。

幻音坊。

紅燈籠應該是換了,大門已經銹跡斑斑。

敲其門,一嫵媚女子開門。

十五扔出一金。

「吾要定歌,歌詞吾寫。麻煩傳……」

「好好!大姑姑!來貴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