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山野漢子強勢寵
山野漢子強勢寵 連載中

山野漢子強勢寵

來源:google 作者:若曦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徐清林 穿越重生 顧蘭芝

一覺醒來,身處古代鄉村,一個農婦身份,好在有錦鯉之運加身,這才一次次逢凶化吉,解展開

《山野漢子強勢寵》章節試讀:

南橋村,徐家院子。
陽光如刃,將破落的土胚房一分為二,濃得化不開的血腥氣,縈繞在顧蘭芝痛苦的臉上。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鬼門關前徘徊。
她雙手緊攥着床單,滿頭的汗水順着髮絲滴落枕頭,緊咬的雙唇滲出幾道血絲。
可此時婆婆王蓮花一雙粗糙有力的手,在她高聳的肚子上不斷摩挲着,不顧她苦苦的哀求,猛然按壓。
「啊!」
顧蘭芝不堪疼痛,叫聲凄厲,「娘,我疼,救我......」 「好媳婦兒,我這就來救你!」
王蓮花面色猙獰,渾圓的身子站在炕邊,一巴掌打在顧蘭芝的臉上,夾着無盡的厭棄。
說著話,她雙手再次用力,連同整個人都壓了上去。
隨着顧蘭芝撕心裂腹地叫聲,女娃落地,與此同時,身下鮮血淋漓,好不凄慘。
「呸!
賠錢貨,短命鬼......沒氣了,你們娘倆路上有個伴,不孤單!」
王蓮花嘟嘟囔囔的扔下孩子摔門而去。
顧蘭芝瑟瑟發抖的身子感覺不到,門口吹進的風帶着暖意,悲涼和絕望籠罩着屋子。
鮮血不斷地流着,被褥浸紅,紅腫的雙眼噙着淚,抬起顫抖的手去摸身邊的孩子,未能觸及到便含淚去了...... 顧蘭芝緩緩睜開眼睛,看着屋子。
「這是哪?」
土胚房,木屋頂,陣陣疼痛,讓她意識模糊,分不清是幻覺還是現實?
她天生衰神體質,好不容易拿到了醫科碩士學位,她滿心歡喜的進醫院任職,卻被人替名分配到了藥房熬藥。
鬱悶的顧蘭芝,本想泡澡緩解心情,不想自己睡著了,又偏偏抓到了充電的手機,就這麼意外的觸電死了,醒來,便在這裡了。
腦子裡有些不屬於她的記憶,在慢慢融合自己的記憶。
顧蘭芝,顧家長女,親娘離世時她五歲,聰慧的顧蘭芝在她七歲那年莫名的傻了,長大後繼母嫌她礙眼,便把她嫁了。
憨傻的顧蘭芝嫁進徐家,她婆婆時常打罵,挨打回娘家尋求庇護,反被父親毒打送回徐家,婆婆恨她入骨,才會有今天的一幕。
醫科女,雖沒談過戀愛,但肚子的疼痛和屋子裡的血腥氣告訴她,在原主死之前,應該是經歷了生產,原主殘留在她腦子裡的記憶也證實這一點。
靈魂穿越這種不科學的事竟發生在了她身上,穿越到了不知名的古代鄉村,從醫科雙碩士變成了同名同姓的『產婦?
』 猛的看向身側,果真一個臉色青紫的小包子躺在她身邊。
起身搶救小包子,一聲咳嗽,小包子吐出一口臟污,微弱的哭了,看着懷裡的小包子,抿唇一笑,喊了一聲徐清林。
「清林。」
徐清林聽見喊聲,猛的抬頭看向屋裡的顧蘭芝,詫異的跑了進去。
「蘭芝,你醒了?」
「嗯,來抱抱孩子。」
顧蘭芝說著話把小包子遞到徐清林的懷裡,顧蘭芝卻僵硬在了眼前。
胡蘿蔔粗細的手指,等同自己前世大腿粗的手臂,水桶腰,大象腿,整個一個巨型胖婦。
顧蘭芝還沒回過神,王蓮花就吵着進屋了。
「生個賠錢貨有啥好高興的,既然醒了,就趕緊搬出去,省的噁心我。」
顧蘭芝清哼了一聲,收回手看着眼前的王蓮花,略黑的臉上一雙三角眼,矮塌的鼻子,噴糞的嘴,醬紫色的衣裳裹着堅實的身子。
門口還站着她的小叔徐青山,眉清目秀白凈得很,長的跟夜總會陪客人的少爺似的,踱步門口譏諷了一句。
「就是,哪有我的翠娥招人喜歡。」
「娘,她二叔,翠娥有多好我不知道,我在想,今天我因生了女娃就被你們攆走,林家知道了會怎樣?」
徐青山怔了一下,很想衝進屋子,但是趨於舊俗他止步了,站在門口喊了一聲他娘。
王蓮花回頭看了一眼徐青山,轉回頭淡漠的看着顧蘭芝和徐清林。
「清林,你媳婦和孩子能醒是徐家祖宗保佑,你該感恩,青山要成親,你做長兄的就得謙讓,清林,要不你說什麼時候分?」
「娘,我出月子就分。」
顧蘭芝沒等徐清林說話,就搶先開口說了分家日子。
王蓮花打量着顧蘭芝,發現她木訥的眼睛不但變得清澈,還閃着凌厲的寒光,微眯一下眼睛,臉色寒了下來。
「顧蘭芝,是你自己提出的分家,可不是我王蓮花攆的你。」
「清林,是你媳婦在逼我,你就怨不得娘狠心!」
王蓮花一甩胳膊走了。
顧蘭芝看向徐清林。
只見劍眉下的星目低垂,隱隱透着無奈和自責,筆挺的鼻樑如金鉤倒掛,有形的唇角散着涼薄,濃密的絡腮鬍遮住了臉頰的輪廓。
青色長衫的一半衣角別在腰間,黑色的褲子褲腳挽着,手臂環抱的嬰孩在他懷裡卻像是一把利器,加上高大威猛的身材,多了幾分武將的色彩。
「清林,你怪我分家嗎?」
「蘭芝,這事不怪你,你躺下歇着吧,我去做飯。」
徐清林把小包子放在炕上,扶着顧蘭芝躺下休息,出了屋。
顧蘭芝側身拍着小包子,看着屋外,王蓮花坐在當院和徐青山小聲私語。
「呸!
敢回娘家告我的黑狀,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貨色?
娘是沒想到顧長順這老狐狸會把這傻子送回來......」 王蓮花沉着三角眼看着顧蘭芝的屋門,徐青山俯下身子,拉過王蓮花的手緊握着。
「娘,青山知道您恨傻子,咱現在得想辦法儘快分家,到時候是死是活與咱徐家何干?」
王蓮花看着徐青山,一抹奸笑掛在了嘴角。
轉眼間半月有餘,顧蘭芝下地活動了,見着外面天氣好,便抱着孩子出屋曬太陽。
徐清林早起就下地了,一個小丫頭低頭坐在院子里,收拾野菜,顧蘭芝拿着凳子坐在了她身邊。
小丫頭是徐清林的妹妹徐萍,有十二三的樣子,瓜子臉矇著營養不良的黃色,皮包骨的小手帶着淤青。
顧蘭芝心揪着疼,她知道徐萍手上的傷來自何處,也知道她瘦小的身上還隱藏着多少與自己相同的傷,這個家的曾經讓她心寒。
「幺妹,嫂子和你一起挑。」
徐萍抬起一汪清水的大眼睛,看着顧蘭芝。
「嫂子?
你咋出屋了?」
「天氣好,嫂子帶娃晒晒太陽。」
顧蘭芝把娃娃放在自己的兩條粗腿上,伸手和徐萍一起挑野菜。
徐青山聞聲,便嗑着瓜子從正房屋子裡走了出來。

《山野漢子強勢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