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豪門:小嬌妻只想練拳擊
閃婚豪門:小嬌妻只想練拳擊 連載中

閃婚豪門:小嬌妻只想練拳擊

來源:google 作者:恰飯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尚祈佑 現代言情 蘇紫茉

(先婚後愛穿書沙雕爆笑雙潔)作為新一屆UFD世界格鬥賽的女子冠軍,蘇紫茉在領取到巨額獎金的那一剎那,竟然穿書了……蘇紫茉這麼一個身強體壯的金剛芭比,穿成了體質纖弱的智障女配新婚夜,蘇紫茉狠狠一個直拳砸在門臉上,怒視着面前身材高大,氣質優雅華貴的男人「下次,打的可就不是門的臉了……」展開

《閃婚豪門:小嬌妻只想練拳擊》章節試讀:

蘇家宅邸。

六百平米的草坪**,矗立着一座褐紅色屋頂的歐式建築。

當蘇家大女兒蘇紫蓉得知,爸爸瞞着她,將私生女蘇紫茉嫁給了S城煜海商業帝國的太子爺時,她急忙從F國飛了回來。

蘇紫蓉踩着一雙恨天高,修身的銀色亮片長裙,在她疾步如飛的樣子下,亦如被剔去魚鱗的鮫鱷般慘不忍睹……

她站在極盡奢華的大廳里,望着繁複的水晶吊燈,目光中散發著冷冽的光。

「你為什麼這麼做?」

蘇紫蓉雙手顫慄,隨即將香奈兒包包,狠狠地砸在爸爸蘇海成的身上。

她泛紅着雙眼,難以置信地望着,坐在沙發上給小情人打電話的蘇海成。

「你當初說什麼來着,跟我說想嫁進尚家。就得足夠優秀,才配做祈佑哥的妻子。我信了你的話,一個人在F國呆了三年,整整三年啊!爸爸,我一直忍着沒偷跑回來,就是為了有一天,站在祈佑哥身邊的新娘是我,是我蘇紫蓉,你明白嗎?」

「爸明白,你是爸的寶貝女兒,爸怎麼會不明白呢?」

蘇海成見女兒反應這麼大,像看仇人一樣,咬牙切齒地看着自己。

他趕緊掛了電話,輕聲細語地哄着她。

「呵呵,你明白?你明白個屁,你就知道花錢玩女人,你還知道什麼?難怪媽媽瞧不起你,像你這樣的男人,就只會花大老婆的錢,去養小老婆。」

蘇紫蓉真替媽媽感到不值,當初怎麼會看上這麼個一窮二白的鳳凰男,弄得整個蘇家都看不起媽媽。

結果呢,卻換來了蘇海成的背叛與謊言,氣的媽媽與病魔苦苦鬥爭了一年多,就撒手人寰了。

「蓉蓉,怎麼說話呢?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爸爸,注意點分寸!」

蘇海成本不姓蘇,為了能入蘇家為婿而改了姓氏。

這事兒,S城有頭有臉的人,心裏都清楚。更有甚者,常常用這事調侃他。

外人面前,他厚着一張老臉,耍耍花腔也就應付過去了。

可蘇海成最受不了的,是整個蘇家對他長年累月的羞辱。

「什麼,叫我注意分寸?呵呵,你還真是猴子學戴帽——裝的挺像人啊。你但凡有點爸爸的樣子,這世上就不會有她蘇紫茉。」

蘇紫蓉猩紅的眼眶,滾落出兩行淚水,往事她本不願再提,可蘇海成非得對她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

他對自己犯過的那些錯誤,卻絕口不提!

蘇海成也不惱女兒言語過激,他一臉賠笑地拍着身旁的沙發,讓她先坐下。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老掛在嘴上,哪裡還有個蘇家大小姐的樣兒?」

「誰願意老掛嘴上了?要不是你把那個賤種,嫁給了祈佑哥。我至於這樣嗎?你明明知道,我的心裏只有尚祈佑一個人,你卻背着我,幹這種事。你要我以後怎麼辦?」

蘇海成見大女兒發瘋似的朝他大呼小叫,他語重心長地說道。

「茉茉是你的妹妹,尚祈佑要娶她,是我能決定的嗎?再說了,她從小就是個智障,能不能長命還未可知,怎麼就會搶你的心上人?你跟她不一樣,蘇家的長女,是受過西式教育的海歸,還怕得不到尚祈佑的心嗎?在這跟自己的傻妹妹爭風吃醋,像話嗎?」

「可我不想跟任何人分享尚祈佑,你懂嗎?」

蘇紫蓉氣急敗壞地爭辯道。

「我懂,我都懂。你先聽爸爸說,尚祈佑不可能碰茉茉的。他願意娶她,也是為了糊弄尚老爺子。等你妹妹一死,煜海商業帝國的太子妃,那隻能是我蘇海成的長女蘇紫蓉啊。」

聽了爸爸的話,蘇紫蓉狐疑地看着他。

「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說死就死呢?」

「你是知道的,你妹妹智商只有八歲。萬一,哪天被拐了,走丟了,亦或是一不小心遇到了意外,豈不是很稀鬆正常的事么?」

說著,蘇海成一臉寵溺地摸了摸蘇紫蓉的頭髮。

*

剛跳完一百個雙搖的蘇紫茉,喘着粗氣把跳繩丟在一旁。

奇了怪了,右眼皮怎麼跳得比心臟還厲害?

人常說,右眼跳災~該不會要出什麼事吧。

蘇紫茉沒穿越前,體質非常好,整個人就跟一架小鋼炮一樣結實。

自從穿到原主身上,是胸也大了,腰也細了,喘氣也費勁了。

原主的體質纖弱,她也跟着遭罪。時常感到頭昏眼花,渾身無力。

按她的以往的體力,一口氣雙搖五百下,一點不成問題。

現在,拖着原主這副身體,剛剛只跳了那麼一會兒,居然會有噁心想吐的感覺……

嘔~~

她又俯下身,乾嘔了幾下。

周管家見狀,不由地驚喜萬分,說道。

「少夫人,您該不會是……」

看他擠眉弄眼的樣子,蘇紫茉用腳趾頭都知道他在想什麼。

「不會。你見過哪個女的,新婚第二天就懷孕的?還是周管家覺得,少爺的發色不太適合他?」

周管家臉一紅,緊張的搓着手說。

「哎呀,看我說的是什麼話。昨天,聽少爺跟老太爺問好時,老太爺說少夫人要是有了身孕,就接回孝和路的蒲蘭園靜養。所以,今天看少夫人跟劇里演的一樣,嘴就禿嚕了。」

「乾嘔,也有可能是胃病。」

蘇紫茉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報以禮貌的微笑回應道。

周管家連連稱是,臊的是頭也不肯抬。

有錢,其實也不見得事事都好。

就說她和尚祈佑現在的住所,那叫一個大啊!

上午,蘇紫茉走錯好幾個房間,實在是找不到健身房的位置,她只好向周管家求救……

花園、泳池、放映廳、美髮沙龍和酒窖應有盡有,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上百個智控車庫,以及按國際標準1:1設立的籃球場、足球場和高爾夫球場。

不僅如此,家裡幾百號的傭人,她待了快一個月,也不記得幾個。

有次,她又在花園迷路了,向一個搬運盆栽的匠人問路。

突然,她若有所思地轉過頭對花匠說。

「你認不認識我?」

花匠搖搖頭,誠懇地說。

「不認識,這裡的人太多了。去了來,來了去,來來去去的,記不住啊。」

蘇紫茉激動地向花匠豎起大拇指說。

「精闢,總結的到位。」

自那以後,蘇紫茉就常常跑到花園跟花匠聊天,花匠說。

「我看,你能長待下去,今年最佳員工獎,你可能會是我最大的競爭對手。」

蘇紫茉謙卑地搖搖頭。

「別這麼說,我恐怕也呆不長。」

《閃婚豪門:小嬌妻只想練拳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