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
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 連載中

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

來源:google 作者:是番薯不是地瓜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姜皇后 帝辛

王成龍本是個三十六線的北漂演員,一日舞台事故,他穿越到了封神時的商朝王成龍成了末代商王帝辛和他一同穿越而來的,還有一個叫楊紅的編劇,楊紅比王成龍早了一個月到楊紅穿越後的身份是姜皇后帝辛不是那個商紂王姜皇后也沒有慘死蘇妲己也不是那個禍國殃民的狐狸精他們都改變了書中原來的軌跡但是能真改變書中自己的命運嗎?歷史的結局可以改變嗎?展開

《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章節試讀:

「大王!帝辛!」姜皇后臉色凝重地叫了帝辛一聲。

「啊?」

本來說得正在興頭上,突然聽到姜皇后用這麼嚴肅的語氣跟自己說話,不由得收回剛才手舞足蹈地動作。

帝辛像個正在課間跟同學玩鬧結果突然被老師點名的學生。他馬上在榻上坐的板板正正的,等着姜皇后訓話。

姜皇后看着他這些小動作,想着他真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容易興奮又容易緊張。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你知道咱們倆現在遇到的最大的困境是什麼?」

帝辛眼珠子轉了一圈,思考了一下,「我們倆都穿書過來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困難的?」

「是敵友未分。」姜皇后刻意加重語氣,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着說。

她看帝辛還是一副懵懂的表情,只能直說,「滿朝文武,你知道誰才是真的自己人嗎?你知道微子啟最後的結局到底是什麼嗎?」

「不知道。」帝辛老實地搖頭。「我都不記得封神榜里有微子啟這個角色。」

「最後周武王攻進來的時候,微子啟是**上身,雙手反綁,口中銜璧,跪着投降的。」姜皇后在昨天的補習班裡重點說了王叔比干,因為無論是在姜皇后的記憶里,還是歷史裏,王叔比乾的形象都是比較鮮明統一的。倒是這個微子啟褒貶不一,諸多爭議。

「據說,微子啟投降後,周武王對他很是重視,還特意划了一塊封地給他,就是後來的宋國。」

「就是秦始皇滅六國的時候那個宋國?」帝辛嘴比腦子快,說完了自己又掰着手指頭數了一下,意識到好像並沒有宋國。

「就那麼個小宋國早就被齊國給滅了。六國哪裡有宋國。」姜皇后沒好氣地說。人菜癮大,打斷了自己的思路,自己剛才想說什麼來着,都忘了。

兩個人開始互相沉默,誰也不說話,大眼瞪小眼。

帝辛知道自己又說錯話惹她生氣了,連忙討好地問「皇后你餓不餓,渴不渴,要不然先用膳?」

「我的意思是,現在前朝形勢並不明朗,比干比較簡單,這個微子啟可能是個很複雜的人物。他是以後才改變主意投降給西周的,還是從很早開始就跟你,跟這個帝辛不是一條心,咱們並不知道。」

姜皇后一口氣又說了一串,「蘇妲己明面上是西伯候姬昌送來的,那西伯候知道不知道蘇妲己是狐狸精?雲中子贈劍又是怎麼回事?杜元銑和孫太醫又是誰的人?這些情況你都知道嗎?剛才微子啟還想要叫巫醫,這又是什麼意思?你想過嗎?」

一連幾個問句,語氣嚴厲擲地有聲。說得帝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訝異地瞪大眼睛看着姜皇后。

帝辛暗想,「她到底是什麼時候想得這麼多的,白天不是回去補覺去了嘛。」不過他再也不敢亂髮言了。

姜皇后連珠炮一樣的連續發問,不僅是在問帝辛也是在問自己。她自從穿越來了以後,就躲在中宮,幾乎沒怎麼踏出中宮大門。她也沒考慮過前朝上的這些是是非非。

姜皇后在帝辛面前強裝鎮定,表現得胸有成竹一切盡在掌握中,其實她也慌得很心裏根本沒底。

無非是以前不知道還有別人也穿書過來了,她自己一個人只想着怎麼保命,想着逃出去,怎麼躲起來。

現在不一樣了,帝辛也是穿越來的,還是自己的認識的人。這就從被動轉變為主動。

至少這個大王帝辛是自己,他們倆是統一戰線,只有彼此可以依靠。

姜皇后又抬頭看着眼前的這個陌生又熟悉的男人,「還不如我穿越成帝辛呢。」小聲嘟囔一句。

「啊?」你剛才說什麼呢.

「沒,沒說什麼。」姜皇后後悔一時口快,不應該也不想再打擊帝辛了。

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用。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可以有如果,留在現代社會,沒有穿越過來才是最好。

「我也覺得,這個帝辛的身份給我真是可惜了。我什麼也不懂,我也不懂歷史,也沒有帝辛的記憶。還不如你當帝辛,我當姜皇后。」帝辛現在說話的聲音並不大,嗓音充滿磁性,還挺好聽的。

「我沒那個意思,你不要多想。這也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姜皇后想着現在還是同舟共濟一起商量才最重要,無謂地埋怨沒有意義。

「我覺得我拖累你了,是認真的。」帝辛看着姜皇后的眼睛說話,很真誠。

「沒什麼拖累不拖累的,咱們倆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我死了,你也不會好過。」

帝辛剛想着附和,姜皇后又接著說,「不過,你現在沒有帝辛的記憶這點很麻煩,你能唬得了一時,唬不了一世。不如,再做場戲吧。你擅長的。」

「什麼戲?」

「裝傻子唄」,但是姜皇后這麼想的,但是沒敢這麼說。

「我也是剛才才想到的,想法還不太成熟,我現在跟你商量一下。你今天不是在朝堂上摔倒了嘛,乾脆就假裝你摔壞了腦子,暫時失去記憶。」

「裝失憶也不錯呀。」帝辛覺得既然這是一個沒有劇本戲,接着以前的演肯定不如重開。

「但是還有個問題,已經有一個失去記憶的蘇妲己了,再來一個失憶的大王,你不覺得這實在有些太巧了嗎?」

「那明日上朝,怎麼辦呀?」帝辛剛找到解決的方法,還沒來得及高興又被潑了一盆冷水。

「我明天能裝病一天嗎?你再給我多補補課唄。」帝辛現在像個害怕上學交作業的小學生,能拖一天算一天,如果可以徹底不用上學那自然是最好的。

姜皇后一手托着下巴,一隻手打着節拍。她在心裏合計着,「明天不上朝容易,後天不上朝也行,大後天怎麼辦?總不能一直裝病一直不上朝吧。今天雖然糊弄過去了,但是微子啟要請巫醫又要祭祀,這都是商朝傳統,不能推脫的。」

「我是大王,也不能嗎?」帝辛不死心。不是說自己是大王,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嘛。

「大王也不行。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商朝尤其重視祭祀。就算你是商朝大王也不能例外。」

縮頭也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姜皇后一拍大腿把心一橫說道,「一不做二不休,乾脆你明天再當眾再摔一跤。」

「也別管什麼巧不巧合了。誰說大王不能再摔一次的。」

「你不是學過點兒武術嗎,明天摔得狠一點兒,直接昏迷過去。我看看他們什麼反應,然後咱們再見機行事,到時候你看我指示。」

帝辛想着這不是跟剛才自己說的一樣嘛,還是得裝失憶呀。不對,自己是真失憶這個不用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