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上門醫婿小說
上門醫婿小說 連載中

上門醫婿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柳無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飛 奇幻玄幻 陳夢溪

葉飛出身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因為祖傳治療哮喘的秘方恰好治好了陳家的遺傳性哮喘,所展開

《上門醫婿小說》章節試讀:

「吾乃隱仙派祖師,今當機緣,特敕你為隱仙一脈第九代傳人,切記傳道授教,懸壺濟世,造福蒼生。」
一道如洪鐘大呂的聲音在葉飛耳邊響起。
手上的玉指中一道氤氳紫氣流入葉飛身體,緊接着一股磅礴如海的信息猶如醍醐灌頂般從天靈蓋湧入葉飛腦海。
神奇醫術、玄奇功法…… 海量信息衝擊下,只是片刻的功夫葉飛便昏死了過去。
「打死了沒?
死了的話就丟到荒郊野外去喂野狗。」
「敢和我張家叫板,真是找死。」
葉飛剛一醒來就聽到管家方振雄冷漠的聲音。
自己的命,在他眼裡彷彿連一條狗都不如。
「不,不要,方管家,我求求你,別再傷害葉飛了。」
「他還沒死,他不會死的,你們怎麼能這樣。」
緊接着,就傳來陳夢溪的痛哭聲。
聽到這話,葉飛心裏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
可一想到陳夢溪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渾身又瞬間被憤怒充斥,猛地站起身來,冷冷道:「陳夢溪,少在那裡貓哭耗子假慈悲了。」
「還有你們……」 葉飛說著,迅速看向一旁的方振雄等人,眼中寒芒乍現。
感覺身體受到了洗禮,渾身充滿力氣後,以迅雷不及耳之勢朝着方振雄衝去。
「放肆,你敢!」
方振雄見勢不妙,急忙大喝一聲。
下一秒,便如斷線風箏般倒飛出去,身體如炮彈落地般狠狠砸在地上。
周圍保鏢見狀大驚。
「全都給我去死。」
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葉飛便握拳沖了上去。
砰砰砰!
伴隨着一陣悶響,不一會兒的功夫,十幾名保鏢全部躺在地上鬼哭狼嚎。
「你……你要做什麼?」
見葉飛氣勢洶洶的朝着自己走來,剛緩過一口氣的方振雄臉色大變,後脊背直發涼。
「當然是讓你去喂野狗。」
葉飛一臉冷漠,一腳踩在方振雄已經凹陷的胸口。
肋骨已經斷了幾根的方振雄頓時疼得嗷嗷大叫,連忙拚命求饒道:「饒命,好漢饒命,有什麼事好好說,一切都可以商量。」
「我只是奉命行事,和我沒關係,求求你高抬貴手放過我。」
葉飛聽後臉色一凜,腳下一用力,肋骨斷裂的聲音再度響起。
冷冷道:「奉命行事?
這就是你不把我葉飛的命當回事的理由?」
「你也不過是一條看家狗,好大的狗膽。」
砰!
砰!
葉飛越想越惱,對着方振雄就是一頓猛踹。
當著他的面向陳夢溪提親,還想要他的命,何止是欺人太甚。
凄涼的哀嚎聲響起,看得周圍人頭皮直發麻。
將方振雄打得昏死過去後,葉飛這才停下。
「葉飛,你,你沒事吧?」
陳夢溪滿臉不可思議,一臉關切的看着滿身傷痕的葉飛。
怎麼也沒想到,一向文弱的他會變得如此勇猛,這麼多訓練有素的保鏢都不是他的對手。
「托你的福,我現在好得很!」
葉飛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着陳夢溪。
見她臉上滿是淚痕,回想起三年來的點點滴滴,臉色越發陰沉。
看了眼外面圍觀的眾人,又看向她們母女,緊握着拳頭大聲道:「你們作證,從今天起,我葉飛再也不是陳家上門女婿,和陳夢溪以及陳家再無任何關係。」
葉飛說罷轉身,毅然決然大步離去。
「葉飛,你要去哪裡?
你給我回來……」 剛走沒兩步,後面傳來陳夢溪嘶聲力竭的呼喊聲。
葉飛權當沒聽見,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出了陳家,內心卻是久久不能平靜。
心愛的妻子懷了別人的孩子,才剛檢查出來,別人就上門提親不說,身為丈夫的自己還差點被打死。
也幸虧祖上有德,沒想到母親給自己的玉指藏着那麼大的秘密。
想起剛才腦海里的聲音,還有那浩瀚如海的信息,葉飛只覺得神奇不已,若不是足夠幸運,自己今天恐怕就要交待在這裡,還會死不瞑目。
「張家,張萬豪,你給我等着。」
「敢騎在我頭上拉屎,你們欺人太甚。」
「今日種種,我葉飛定要百倍千倍的償還給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好嘗嘗被人欺壓侮辱,生不如死的滋味。」
想着頭頂的綠色,葉飛滿臉憤恨,拳頭握得「咔咔」作響。
「陳夢溪,你可是我唯一牽掛的人,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
想到背叛自己的陳夢溪,葉飛心裏更是憤怒。
「你最好不是自願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不然我也不會放過你。」
「還有陳家,你們給我等着。」
自己為陳家辛苦付出三年,救了他們一家人的命,沒想到到頭來卻是這樣的結果,真是讓人寒心。
不管是陳夢溪還是整個陳家,他們欠自己的,葉飛發誓一定討回。
「喲,這不是葉飛嘛,怎麼灰頭土臉的?」
「哈哈哈……」剛到小區門口,好巧不巧碰到幾個熟悉的人。
居然是陳夢溪大伯陳鴻飛一家子。
陳鴻飛是陳家現任家主。
說話的是陳夢溪的堂妹陳夢婷,看着狼狽的葉飛,一臉的戲謔鄙夷。
「這還用問,肯定是被夢溪掃地出門了唄,咱們夢溪可是馬上就要嫁入張家當豪門貴婦的人。」
「就這窩囊廢,不把他趕走還留着吃晚飯不成?」
陳夢溪的伯母滿眼嫌棄,一臉陰陽怪氣。
母女倆說著相視一笑,臉上寫滿了得意。
聽說張萬豪派人上門提親後,他們就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沒出息的廢物,還不快滾。」
陳鴻飛怒視着葉飛,不顧家主身份厲聲呵斥。
陳家即將搭上張家這條大船,以後必定風生水起,讓人仰望。
如今葉飛對他們不僅毫無用處,甚至還可能因此拖累他們,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看。
在他們眼裡,葉飛從來都只是個外人,甚至連外人都不如,招他入贅也不過是為了治療他們陳家人的遺傳性哮喘。
「用不着你們趕,我葉飛有腳,自己會走。」
「不要以為搭上了張家你們就有多了不起,早晚會有跪下來求我葉飛的一天。」
看這一家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葉飛卻是冷笑不已。
如今自己有隱仙派傳承在手,何愁找不到地方去。
倒是他們的哮喘,以為不再發作就會沒事。
殊不知那都是表象。
獲得醫術傳承後,葉飛才知道自家祖傳的偏方治療效果並沒那麼好,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一直沒發作,也只是因為之前的長期治療藥效還在,根本沒有被徹底根治。
隨着時間的推移,下次發作只會更嚴重,要他們的命。
「呵呵,真是個不要臉的臭玩意,真會白日做夢,你算哪根蔥?」
陳夢婷一臉不屑,完全沒把葉飛的話當回事。
「一個吃軟飯的廢物,也不撒泡尿照照,沒了我們陳家,你就等着流浪街頭餓死吧。」
一家人看着葉飛的眼神,就像看到廁所里的蒼蠅般厭惡至極。
嗤嗤!
話音剛落,一輛豪華奔馳商務車突然出現,迅速在幾人面前停下。
「哪個不長眼的開的車,撞到我們負得起責嗎?」
見車子差點撞到他們,陳夢婷嚇了一跳,指着車子大呼小叫。

《上門醫婿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