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嬗變
嬗變 連載中

嬗變

來源:google 作者:鄧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屈深梟 羋淺淺

無限流+重生+蝴蝶效應+女子從政又名《【無限流】嬗變》,大楚國權勢滔天的嫡公主羋淺淺自從被鎮遠大將軍屈深梟虎口搭救後便芳心暗許,經歷一番波折後終於如願以償嫁給了如意郎君,可這個孔武有力的男人真的是她的良配嗎?婚後第三年,丈夫屈深梟突然變心了,羋淺淺逐漸發現了丈夫陰暗的秘密,她該何去何從?後來,屈深梟一心想要權力,為了天下蒼生,羋淺淺不得不手刃心愛的丈夫五十年後,她白首蒼蒼行將就木,帶着此生最大的遺憾壽終正寢如果人生能夠重來,她能否改寫結局?有情人能否終成眷屬?一句話簡介:公主重生N次拯救男主原創劇情,請勿模仿展開

《嬗變》章節試讀:

六歲那年,羋淺淺從皇兄學了幾句詩詞,當著皇上的面便脫口而出。許是看出她天資聰穎,皇上破例讓羋淺淺與兩個皇子一塊兒上學,於是她熟讀詩書和算術,十年學堂生涯下來,她詩詞文章樣樣精通,氣質也愈發突出。

「這是自然,太傅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本宮雖是女子,但多讀點書,總是沒有壞處。」

羋淺淺吩咐薔薇把鸚鵡掛起來,等空閑了再找它解乏。她深諳玩物喪志的道理,不能有了鸚鵡,便荒廢了學業。

羋淺淺趕到了思賢院,環顧四周,只見太子殿下羋紹元等人已經落座,太子太傅款款走來,羋淺淺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翻開書本。

「太傅好!」幾人一同向太子太傅施禮。

「學生們好!」太子太傅也向眾人拱手行禮,「今日便繼續研學《中庸》。」

————

放學後,羋淺淺在思賢院門口跟羋紹元分別。

「皇妹,你天資聰穎,今日太傅又誇你融會貫通,舉一反三,皇兄要是有你這麼聰慧便好。」

羋淺淺記憶超群,不論是看過的人,還是讀過的書,只要看過便過目不忘。

「皇兄你過獎了。太傅只不過看我是女子,降低了對女子的要求。皇兄,跟你比起來,淺兒還差得遠嘞!」

「皇妹,你倒是沉穩。」

三皇子羋紹峰和伴讀大學士陳符之孫孫子陳屹清走在後面,將前面兩人的談話聽得分明,陳符悻悻道:「這嫡公主凈知道出風頭。」

三皇子笑道,「她願意出風頭便讓她出。」

陳符嘆了一口氣。自己這個男子竟然比不上羋淺淺這個女子,他自然心裏不服氣。

「娘娘,三皇子放學了。」宮女織錦匆匆踏進門檻。織錦口中的三皇子羋紹峰正是秦淑妃所生的兒子,正是憑藉這個兒子,她才得以從淳嬪晉陞為秦淑妃。

秦淑妃忙外出迎接,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這個寶貝兒子身上。所幸三皇子倒也上進,比太子羋紹元不知強多少,只因他不是嫡子,儲君之位便落到了旁人手裡。自然心中不服。他表面上裝出一副與世無爭的模樣,然而他內心對皇位的渴望非常強烈,他擅長韜光養晦,將野心全收起來。

「母妃。」羋紹峰恭敬地向秦淑妃施禮。

「皇兒啊,今天在學堂里碰到什麼有趣事么?」

「淺兒妹妹今日在學堂上引經據典回答太傅所出題目,大受太傅誇讚。」

「女人這麼爭強好勝有什麼用,皇位也落不到她頭上。」秦淑妃酸溜溜道。

「兒臣倒是慶幸淺兒妹妹不是個男子。」不然父皇鐵定讓淺兒成為儲君,他與羋紹元皆不是她的對手。

恰好羋青青走過來,「皇兄,你怎麼老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啊!」

「青兒妹妹,你說得輕鬆。你要是處在皇兄位子上,就不會如此輕描淡寫了。」

羋紹峰的話分明刺中羋青青的軟肋,頓時氣急,「皇兄,我看你是更疼你的淺兒妹妹。」

「妹妹,我看你是多心了,咱們是一母同胞的兄妹,為兄自然更疼你呀。」

「我看皇兄就是偏心!青兒不要理你了。」羋青青氣鼓鼓地回房休息去了。

羋青青憶起兒時的一樁舊事。

「母妃,青兒也想去思賢院讀書。」

「那明日母妃便去求皇上。」

秦淑妃央求皇上讓羋青青也去思賢院一同上學,皇上猶豫不決,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羋青青終於如願以償地進入了思賢院。

可她天生不是讀書的材料。太子太傅每日教授的課業,她聽得如墜五里雲霧之中,就像在讀無字天書,她很快便失去了興趣。

於是她公然在課堂上呼呼大睡,惹怒了嚴格的太子太傅。太子太傅手持戒尺,讓她伸出手掌,重重打了兩下手板,羋青青頓時便哭鼻子。

待放學後,羋淺淺取笑她:「青兒妹妹,你是個草包。」

羋青青被羋淺淺捉弄,頓時心裏氣極,「我不是草包,你才是個草包。」

「青兒妹妹,這又不是我說的,這是太子太傅說你是個草包。」

羋淺淺不知輕重地在她傷口上撒鹽,令她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創傷,也是從這時候起,她便將羋淺淺當做她一生勁敵。

羋青青一怒之下便厭倦了上學堂。回到雅居殿後,她哭着向秦淑妃道:「母妃,青兒不想上學堂了。」

「那便不去了。」秦淑妃將女兒抱在懷裡,「青兒,你是女子,女子無才便是德。」

羋青青怔怔地點了點頭。從此便當真棄了學業,待年紀大點後,秦淑妃教了她基本的認字,便再無深入,而羋淺淺卻日復一日孜孜不倦地讀書,一直堅持下來。

——

羋青青坐在窗邊發獃,秦淑妃踱步至她身側,細聲問道,「青青,怎的在此發愣?還在生皇兄的氣啊?」 羋青青抬頭見是母妃,搖了搖頭,「沒有,青兒怎會生皇兄的氣呢!」

「那是為何?」

羋青青於是將滿腹心事和盤托出,「母妃,青兒並不是生皇兄的氣,而是生羋淺淺的氣。」

「青兒,雖然在學業上你不如嫡公主,可在插花、女工這些婦德婦儀上,你可是不輸給嫡公主。」

「可這有什麼用呢?可父皇偏愛羋淺淺,就連皇兄也偏愛她。」

秦淑妃一時無語凝噎。她深知青兒這個爭強好勝的性子遲早會害了她。

「母妃,為何宮裡上上下下都偏愛淺淺,而青兒卻無人問津,是否淺淺遮擋住了青兒的光芒?」

秦淑妃不動聲色道:「青青,你是庶出公主,切不可與嫡公主爭風吃醋。燭火之光如何能與日月爭輝?」

「憑什麼?」

「憑什麼?憑她是中宮皇后娘娘的嫡女,更是欽天監口中的鳳星!而你只是妃子的女兒。」

「青兒不甘心,同樣是父皇的女兒,憑什麼她從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而青兒的光芒完全被她遮蓋住,這不公平!」

「這世上本無公平可言!有人生下來就是公主,有人生下來就是奴僕。何來公平二字可言。母妃從一介歌姬攀到如今妃子的寶座,你可知母妃付出了多少。」

「青青,你切不可再說胡話,小心被有心之人聽了去,到時你可就大禍臨頭。」

羋青青踩着木屐恨恨地離去,她心裏對羋淺淺的怨恨更深了。

「你上哪裡去?快到午膳時間了。」秦淑妃的喊聲在身後響起,「你們幾個快跟上,照看好公主,別讓她惹出是非來。」

羋青青充耳不聞,留下秦淑妃站在原地嘆息,心裏也很為這個刁蠻女兒擔憂。她處處精打細算,可她這個這個女兒卻不隨她的性子。

在石桌旁,羋淺淺興緻勃勃地教鸚鵡學舌,好不歡喜。

本朝從楚高祖起便採用老子「無為而治」的黃老學說作為治國方略,不過從先皇起便大力倡導儒學。雖然她接受了儒家思想的洗禮,可她骨子裡有點乖戾,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就像籠子里的金絲雀。如果可以,她不願做那籠中之鳥,她願做那翱翔天際的禿鷲。

「薔薇,要不把籠子打開吧?」

薔薇搖了搖頭,「公主不可呀,打開籠子,鸚鵡會飛走的。」

「那待養熟之後,再打開籠子吧。」

「是,公主。」

「公主,我倒是有一計。」宮女芙蓉拿出一根細線縛在鸚鵡腿上,另一頭牽在手裡,鸚鵡邊振動翅膀,便胡亂言語。

「公主殿下,長樂未央……」

芙蓉將線頭遞給了羋淺淺,「公主,您拿好線頭。」

「真真是有趣極了。」

羋青青打從旁邊經過,目睹羋淺淺玩鸚鵡的場景,問身邊的宮娥道,「這嫡公主是從哪裡弄來的鸚鵡,怎麼本公主沒有?」

宮女茉莉小心地回道:「據說是內務府特意進獻給嫡公主解悶的,只此一隻名貴鸚鵡。」

羋青青臉上肌肉抽動了一下,「內務府這般狗奴才,慣會看人下菜碟,本公主便知這般好物頭一個必定是獻給嫡公主享用,有多餘的,便獻給本公主,沒有多餘了,也便不獻了。」

「公主,您別生氣了。奴婢以為這破鸚鵡也沒甚好玩的,徒徒耗費精力。」

「本公主才懶得為這點小事生氣。本公主乏了,扶本公主回宮吧。」

羋淺淺玩得正起興,細線突然斷裂,鸚鵡展翅飛走,羋淺淺在後面急切喚道:「回來,別跑!」

沒有細線和鳥籠的束縛,鸚鵡不受控制。一眨眼便消失在眼前。所幸鸚鵡體型較大,飛得並不高。

宮女們連忙去追,整個紫薇宮的宮娥黃門都出動了。

這一邊,羋青青剛回到雅居殿東院,太監小喜子來報,「青公主,有一隻彩色鸚鵡飛到了咱們院子里。」

「這不是淺兒姐姐的鸚鵡么?」羋青青突然心生一計,「小喜子,你們幾個給本公主捉住它。」

太監小喜子是個機靈的,他出身自一個偏僻的村子,進宮前他經常跟同村人去樹林里捉鳥,他成竹在胸。

只見他撒了些穀子在地上,支起一個簸箕,另一端用細線牽引,握在手裡,眾人躲在一旁觀看。

羋青青撇了撇嘴,「這樣管用么?」

「公主只管看小的吧。」

也權當是鸚鵡見了穀子便饞嘴,它飛到簸箕旁,左右逡巡了一陣子,判斷四周沒有危險後,便悠然自得地吃起穀粒來。

見鸚鵡失去了警惕,小喜子手快地扯了一下細線,簸箕立刻將鸚鵡罩在了下面,小喜子衝過去,整個身子伏在地上,將手伸進去,將鸚鵡掏了出來。

「公主,捉到鸚鵡了。」小喜子奔向羋青青邀功,將鸚鵡遞給羋青青。

「小喜子,幹得漂亮!」羋青青臉上露出喜色。

她打量着眼前這個鸚鵡。

「公主殿下,長樂未央……」鸚鵡突然開口說。

「這鸚鵡果然有靈性。」

這是她從羋淺淺那裡搶到的一隻寵物,她心情舒暢不已。搶來的東西就是好呀!

羋青青用細線系在鸚鵡腳丫上。

宮女茉莉急匆匆走進正堂,「公主,嫡公主的人正在宮裡四處找鸚鵡呢!要不要把鸚鵡物歸原主啊?就當賣嫡公主一個人情。」

「本公主憑什麼還給她!既然這隻鸚鵡到了本公主院子里,便是本公主的了。讓他們找去吧,急死羋淺淺那個小賤人才好咧!吩咐下去不得聲張。」

茉莉點頭稱是。

羋青青的愛犬衝出來,叼住了鸚鵡的身子就往外跑。羋青青急忙大叫一聲,「小喜子,快救下我的鸚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