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三世寵後:廢材王妃不好惹
三世寵後:廢材王妃不好惹 連載中

三世寵後:廢材王妃不好惹

來源:外網 作者:九冬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九冬暖 都市言情

煉崖邊躺着渾身是血,衣衫襤褸的女子,像是死了一般一動不動。這裡是最為四國津津樂道的神秘莫測的地帶,地處隱世和現世的交界處。自從七年前那件事情發生後,魔獸森林這一帶已經被封鎖,只允許幾國少量的商隊經過,大多數人都是繞行,所以在這裡若是死了人,都是無人知曉,也無人追究的。「師姐,她好像死了,是不是方才……」下手重了些,重些才好,死了更好,她錯就錯在都是傻子廢柴了,還佔着婚約不放。如果不是這個傻子悄悄跟來,她恐怕還沒機會這樣明目張胆的動手。手持藤鞭的紅衣女子正是鳳華國的將門庶女慕明珠,亦是「三門四殿」展開

《三世寵後:廢材王妃不好惹》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不一會兒,眼看將軍府周圍的人,越來越多。
那幾個侍衛想上前攔阻她,她隨腳踢起幾顆石子,那幾個人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他們就驚恐的發現自己不能動了,而且還發不出聲音,這真是見鬼了。
這一幕沒有逃過,不遠處的茶樓上,一金色面具,紫衣華服的男子的眼睛,這將軍府倒是熱鬧,本以為來一趟現世,會很無聊,看來似乎也沒那麼糟糕。
只是不知為何覺得那身影有些熟悉?
慕清塵的擊鼓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府中的人聽到這鼓聲,卻是匆匆忙忙亂成一片。
「大家怎麼回事,匆匆忙忙的亂作一團,成何體統!」
領頭的嬤嬤一看是老爺,嚇得魂兒都丟了,立刻拉着丫鬟們顫顫巍巍的跪倒一地,「老爺恕罪,老奴也是聽到府外戰鼓響了,才想去看看出了什麼事?」
「嬤嬤,不好了不好了,府外有人鬧事,一直敲着那玄武國三皇子送來的戰鼓,這要是傳到三皇子耳中,就不好了」
這還有幾天,這鳳華國和玄武國就要大婚了,這定親的聘禮竟然被這般褻玩,被知曉了肯定是會落人口實的。
「老爺,不好了不好了,將軍府外被圍得水泄不通,這都影響了王府正常秩序,好多送禮的人也來圍觀了」
……
看着眼前跪倒一地的丫鬟、嬤嬤,慕致遠從鼻音里重重的冷哼一聲「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竟然敢不把將軍府放在眼裡」
眼看觀眾來得差不多了,慕清塵也沒再繼續敲了,省些力氣,後面還有硬仗要打,她說過,她所受的苦,定讓這些人百倍還之,沒想到竟然來得這麼快。
真是期待他們看到這個已死了傻子嫡女重新出現在將軍府,會是個什麼樣的表情,會興起怎樣的軒然大波呢!
吱呀,將軍府的大門打開,兩邊僕人小跑着推開門,恭恭敬敬的侍立在兩旁,人未到,聲先到:「何人敢在將軍府造次,還把不把將軍府放在眼裡!」
隨即硃紅色大門正中間,露出一雙黑色的綉金靴子,往上看正是一位身形挺拔的中年男子,高挺的鼻樑,深邃的輪廓,兩邊的髮髻被整齊得高高束起,哇靠!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古代男子都保養得這麼好么?
這慕清塵的父親倒是長得不錯,不過那眉眼之間的陰厲之氣,把這容顏拉下了幾分,眼中的渾濁之氣,更是讓整個人看起來有點猥瑣。
這真是名震八方,驍勇善戰的鳳華國第一將軍?
「嘁!」想起這所謂的父親,對原主的種種忽略和不分青紅皂白的責備,就禁不住嗤笑出聲。
「你那什麼態度,居然敢隨便敲將軍府的東西,來人啊!把這人給我押下去,竟然敢鬧到將軍府,給我杖責一百」
「我看誰敢動我!」眼神凌厲的掃過那一干對她蠢蠢欲動的眾人。
好可怕的眼神,這醜女竟然這樣的震懾人心的眼神,隨即竟是一片沉寂,家丁往紛紛往後退,嬤嬤丫鬟縮在一邊,都不敢動,那些被定身的侍衛也想退啊!可惜他們被封住了穴位。
底下圍觀的人,看到這靜默又滑稽的一幕,頓時覺得有趣有刺激,都哈哈哈大笑,這將軍府觸了什麼眉頭,遭惹了這麼個不怕死的瘟神。
慕致遠哪能受人這樣詬病,立刻拔出劍,指着那帶着面具的穿着分不清男女裝束的人,準備自己親自將她束手就擒。
「且慢!慕將軍,在抓我之前,您就不好奇,我為何會在這裡,為何會敲響這戰鼓嗎?」
似乎被那面具下那充滿憤恨和殺氣的眼神所震懾,手中的動作一頓,以為是那些山匪想來投靠將軍府,於是怒氣沖衝到,「本將軍從來不屑與你們這些財狼之輩為伍,若想活命,就給我從哪兒來,滾哪兒去!若想談判,你還沒那資格!」
慕清塵心裏冷笑,果然這將軍府就是一個有理說不清,比土匪窩還蠻不講理的地方。
「那我這樣可以有資格了?」她冷笑着掀開了面具。
慕致遠看到那逐漸解開的面具,震驚不已,手中的劍「哐當」一聲掉到了地上,濺起不少塵埃。
嘴唇哆嗦了兩下,就只吐出這幾個字,「你沒死?」
當她的真容顯現,下面的眾人又開始散播謠言,不淡定了!
「啊!好醜,那女的是誰啊!居然敢鬧到將軍府,這膽兒可真肥」
「就是,我們以前怎麼沒見過」
「老爺居然認識?哎呀,是不是又是什麼風流韻事!」
「噓……別瞎說,後面有好戲看了」
……
「老爺,那人抓住了沒有,敢在聯姻之前這般大鬧將軍府,一定要狠狠的治罪」那聲音尖酸刻薄的勁兒。
不用說,就知道來人正是慕明珠的生母,慕致遠的妾室,真不知道妾室怎會先生孩子,莫不是娶娘之前,就和別人搞上了?真替娘悲哀,眼瞎了才看中這男的吧!
看到慕清塵的那刻,有些驚慌失措,面如土色,慕明珠不是告訴她,慕清塵已經墜入萬丈深淵死了嗎?現在眼前這個人是?眼神好可怕,那個傻子莫不是真像慕明珠說的摔了一跤,不傻了?
她一手捂住口,一手指着慕清塵,不停的顫啊顫啊顫!
慕清塵真怕不一會兒她就抽搐得發羊癲瘋了,半晌賈氏才從那騷氣的嘴唇里吐出一句話:「你是……人……還……是鬼?」
「夫人,你是不是要給本將軍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這一聲質問,嚇得賈氏一陣哆嗦,最先醒悟過來的,還是慕致遠。
當初聽到賈氏母女,哭着說那傻子嫡女死了的消息,也是大吃一驚,雖然嫡女不受寵,但畢竟是那個女人和自己的孩子,看來這家風也該正一正了。
「老爺,這個人一定是冒牌的,她是妖女,肯定是誰施的傀儡術」此刻的賈氏,已經要抓狂了,語無倫次了,人死怎麼可能復生呢?這人一定是假的!
而且那慕清塵不是傻子嗎?眼前的這個人,所有一切都確定是慕清塵那個傻子無疑,可是那眼神里的那股狠勁兒,以及那清明的眼眸,根本不是一個傻子該有的眼神,她必須除。
一定不能讓這個賤蹄子回來破壞慕明珠的婚事,一定不能,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也一定要讓她消失。
眼看那女人張牙舞爪的抓過來,慕清塵輕鬆往旁邊一閃,賈氏就摔個狗吃屎的模樣,頭上枝花亂顫,掉了一地,好不狼狽。
「竟然讓我這麼丟人,我……我要殺了你……」
慕清塵面不改色的看着地上的人,心裏道,好戲才剛剛開始!
突然,空氣被凌空破開,無形劈過來一股劍氣,這力量讓慕清塵心裏一驚,這不是內力,這是?看來有些棘手了。
「賊人,你給我拿命來!竟然敢羞辱我娘!」
眼看一擊不中,又是第二擊,電光火石之間,一股暗勁兒彈開了慕明珠的劍。
慕明珠堪堪往後退了幾步,心嘆好強的靈氣。
慕清塵震驚,這慕明珠當真厲害,剛才她雖然極速避開的要害,卻依然被劍氣的餘波所傷,所幸,有人在暗中幫助她,她才幸免於難。
慕清塵屏主呼吸,想知道剛才是誰,竟然能夠不動聲色的幫助了她,而又沒被人發現。
慕明珠內心更是震撼,一臉的不可置疑,她的靈術是數一數二的,那賊人肯定沒那麼厲害,剛才明顯暗中有人護着她,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有如此高強的靈力?
這在現世可是少有,她身為羅剎門的新晉弟子,以她的天賦,在隱世同齡人當中都是難逢對手,更何況在現世了,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
「明珠,我的好女兒,快點殺了她,快點……」
這女人留不得,絕對不能讓她抖出那天的事情。
因為自己的女兒已經頂替慕清塵和玄武國的三皇子易凌墨聯姻了,就算現在慕清塵不傻了,就算她是真正的慕清塵,可是就憑着她那樣醜陋的容貌也想得到易凌墨的寵愛?
這玄武國皇妃的位置,只能是自己女兒的,而慕清塵都始終是那個賤人的種,絕對不能留。
聽到賈氏的話,慕明珠才回過神兒來,剛才是從背後襲擊的,所以未看清面容。
此刻慕明珠才看到那女人的正臉,臉色刷的白了,「哐當」劍掉落在地,和剛才慕將軍一樣,眾人疑惑起來!這其中肯定有貓膩,大家的八卦精神又浮了起來。
「慕……慕清塵,你不是死了嗎?」
慕明珠驚恐起來,心懼起來,這個傻子怎麼可能還活着,她親眼看她躍下,那麼深的深淵。
她眼睛死死鎖住慕清塵,生怕她抖出什麼事情來,成為她當皇妃的障礙!
那天的事情,除了師姐,除了生母,其他知曉的人都已經成了劍下冤魂,她那天可是殺了好多宗門弟子,能夠保守她秘密的人,只能死人!

《三世寵後:廢材王妃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