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只會一招暴兵流!
三國:只會一招暴兵流! 連載中

三國:只會一招暴兵流!

來源:google 作者:排骨燒番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富貴 張裕之

十八路諸侯討董,張裕之直接從青州開始跑路……張裕之兵過徐州:「吾觀此將勇不在呂奉先之下,不可獨自應戰!劉辟、管亥、武安國、周倉、裴元紹聽令你們一起上!吾等應該效仿三英戰呂布之風~」劉辟:……管亥:……武安國:……周倉:「沒問題主公」裴元紹:「不是,主公!就一個曹豹需要我們五個一起上?」展開

《三國:只會一招暴兵流!》章節試讀:

徐和給自己在青州遊方結識的好友寫了封信,信是薄木片所制,紙目前還是奢侈品,空間有限,徐和並未將張裕之的神器描繪完全,只書與兄分別已久甚是想念,無意中發現一場滔天富貴願與兄共享。而徐和自身對張家格外上心,尤其是在次月,張家莊來人向觀內借做法工具,徐和再次見到張家少爺呼風喚雨,此刻表面波瀾不驚,而內心澎湃不已,自世祖天隕破新朝已過近兩百年,如今暗潮湧動,風雨縹緲,天下眼看將亂。每逢天下大亂必有其救世之人,此人必是天命之子!

而張家少爺的神異,在徐和眼中就是天命之子,隨即將觀內前廳供奉的神像換成雷公電母,觀內新增願池立龍王像,主殿三清像被移至偏廳,迎玉帝王母入主廳,把玉帝王母的號都改了,雖然張家少爺只說過一次,但徐和記憶猶新,或許這就是天意。

張裕之還不知道濟世觀的道長已經自己腦補到要輔佐張裕之救亂世於水火,他現在最大的難題是,現在兩歲了,開始吃一些細食,這近兩千年前的飲食口味讓他有些難以下咽。

于是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張裕之心思都花在吃上,直至光和三年,也就是公元180年,張裕之花了三年時間編造天庭食神之說,以及自己吃不好飯,玉帝王母託夢讓食神教他做飯之道,家中更是有龐大的膳食編製,三十個廚子,分五個組,都是張裕之的主意,雖然他不知道怎麼製造精鹽,不知道怎麼種植蔬菜,更不會料理,但是不妨礙他知道只要有競爭,嘿嘿,那就很快就能出效果。所以先搞個五隊廚子,你們誰弄得好,就有獎勵,排到最後的就要懲罰,給其他四隊刷碗、洗衣物等等,頗有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的感覺。

廚子是表面上的,最重要的張家還組建了一隻器匠團隊,張裕之直接開出:「汝在張家一日,吾家張家養之。」這個團隊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廚具,如何做出更鋒利的廚具,以及鐵鍋,空閑之餘也給張家衛隊修繕一番武器,這個年代家家有點私人部隊不要太常見。

不僅如此,甚至還討價的包了幾座荒山,用來養野豬、雞鴨等,還有一些香料、蔬果種植,張家一直對外懸賞類似物品,奈何受時代限制,也只在北海附近幾個縣城流傳此類懸賞,為此張家又組建兩路商隊。

這幾年張裕之的飲食改造計劃不僅搞出了讓張裕之勉強可以下咽的食物,蘊含奇珍異寶的山莊,工藝先進的木匠團隊,技藝精湛的鐵匠團隊,整個東漢最專業的廚子團隊。少族長年幼但聰穎過甘羅已經是族內的共識,族人都對他十分信服,不把他當一個小娃娃看待,張裕之收穫了極大的話語權。

張家以前只算望族、大族,絲毫不算名門甚至士族都算不上,也就是靠着給官老爺變現灰色資產(查抄的田地商鋪)得以存在,沒有一脈相稱的族學,這幾年發展快,堪稱北海第一土大戶。而北海豪門有三,鄭家,管家,劉家,張老爺現在就正在走鄭家門路,希望張裕之能拜師鄭玄門下,鄭家本曾沒落,鄭玄還曾在東萊給人當田客賴以求學,後鄭玄發跡,名揚四方,鄭家才又興盛起來。

張裕之培養的廚師團隊,已經開始擴張過幾次隊伍了,每次留悟性最高的三隊廚師,繼續為族裡做飯,同時每組還帶了三隊徒弟,剩下被張裕之安排經營酒樓。

兩年時間,張家酒樓圍繞北海鋪開七座,東萊有兩座,東萊開店是張家老爺的注意,北海豪門之管家祖籍就是東萊的,管家的管寧也是有名的儒士,走不通鄭家爐子,張家老爺還想走管家的。

如今張家發展迅猛,田客近八百戶,近4000人,田地萬畝,每戶保底能有10畝地耕種,張家族中為吏者,有三十人,最遠的散布在下邳,雖多為縣衙小吏,但任然可使張家少很多麻煩。張家的商隊,一隻北上求馬,一隻南下尋絲,至少對外人而言是如此。

又是炎炎夏日,近些年,年年如此,張家又開始布置求雨事宜,從熹平三年起,求雨都是徐和代為表演,張裕之隱於幕後,熹平三年夏,徐和徐道長,死纏爛打非要做張裕之的幕僚,一個遠近有名的道士,纏着要給自家三歲娃娃做幕僚,連張家老爺都揉揉額頭感到無語。徐和連濟世觀的家業都不顧,直接禪讓給自家師弟,然後整天在張家蹭吃蹭喝,他師傅也見怪不怪,至少跟着張家少爺鬧騰比去跟他師叔搞什麼太平道好。

張裕之雖然對三國有些了解,但是也不多啊,像徐和這種只有寥寥兩句話的人,壓根沒放心上,考慮到徐和裝神弄鬼有幾分能耐,還算聰慧,便也收了,有些事情總還是要有個代言人方便點。

張家如今農產都是圍繞復甄山開拓的,復甄山位於北海城東南邊,離城數十里,馬車約半日,如今北海城規模略勝縣城,此處山地便宜,張家也是以極低價格夠得。今朝中局勢複雜,北海相竟然無人相任。

張家圍繞復甄山開闢農莊這是張裕之的主意,因為降雨範圍是算直徑的圓形區域降雨,如果田地分佈四散,則很浪費。通過這些年的經歷,張裕之總算摸清楚自己系統的規則。莊稼遇旱情,降雨後,等莊稼收穫之時,就會給張裕之返還數倍功德,若是降雨附加香火加持,則會提高一到三成產量,功德也會收穫得更多。現在張家田客,家家戶戶都供着玉帝王母,濟世觀源源不斷的香火收益也讓張裕之這些年有些積累。

復甄山頂,祭天台前,張裕之小手背負而立,看着山下良田,久違的向徐和問事:

「徐和,你看這生機勃勃的農田,要是被強人所壞,那多糟踐。」

「你可認識什麼武藝高強俠士?吾想招攬一些。」

徐和微微一笑,「少爺有所不知,貧道有幾位義兄,武藝非凡,貧道一直與幾位義兄有書信聯繫,然幾位義兄未見少爺神力,有些輕視之。」

「不如貧道再書信一封,假病相邀幾位義兄來此一敘。屆時少爺展示神力,必能留下貧道幾位義兄,他們皆是豪傑,天下垂危,有救世之赤心。」

「噢~,不知幾位義兄名諱?」張裕之倒是來了興趣,心想,勢微招攬不到SSR,來幾個R也行啊,至少四年後黃巾禍起保命不是問題啊。

「貧道幾位義兄中,裴兄、劉兄皆善使一手大刀,如今二人在我張師叔教內做事,裴兄諱裴元紹,劉兄諱劉辟。」

「還有一位義兄在臨淄任隊率,善使雙錘,是我幾位義兄中武藝最高的,其名為武安國。」

「還有一位義兄在東萊郡,也在我張師叔教內做事,善使長兵,其名管亥。」

張裕之敏銳的發現了一個人,張師叔!忍不住心中一頓計較,跟着你張師叔混的都是黃巾將領啊,那個倒霉蛋裴元紹、武安國都是演義人物,看來這方世界更像是演義世界而非正史。劉辟好像還是黃巾將領吧,管亥這貨會來霍霍北海的,能和關羽戰幾十回合啊!你張師叔怕不就是張角啊!徐和你來頭這麼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