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神豪:開局買個太尉
三國神豪:開局買個太尉 連載中

三國神豪:開局買個太尉

來源:google 作者:流浪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流浪貓 陸天鳴

中國古代史上什麼職業最窩心商人中國古代史上什麼職業最讓人擔驚受怕一個成功的商人進入帝制時代以來,能活到壽終正寢的商人,尤其是成功的大商人,不能說是數不勝數吧,也可以說是聊勝於無了可是歷史就像是一個高明的相聲大師,總是在不經意之間會給你開一個巨大的玩笑比如,此時此刻的穿越到三國時期的路天鳴,就遇到了歷史上最會玩的皇帝劉宏並且,路天鳴還通過穿越獲得了神豪系統那真是秦始皇吃花椒——贏麻了展開

《三國神豪:開局買個太尉》章節試讀:

「路賢侄,這婚約咱們就算了吧,這些橘子就當做是賠禮了。」

說完之後,身穿錦袍的男子便關上門離開了。

當錦袍男子離開之後,路天鳴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獃獃的站在原地。

因為路天鳴穿越了。

路天鳴本是高三剛剛畢業的學生,趁着暑假去工地上打工。

打工倒不是因為他缺錢,要去攢大學學費這種都可以參加某某選秀大賽的賣慘理由。

而是因為路天鳴他們班所有人都是那種說窮餓不死,說富沒倆錢的人。

高考結束之後同學們都選擇高三畢業的暑假去打工。

路天鳴覺得自己要是不去,天天窩在家裡打遊戲,聽起來就是很不合群的樣子。

為此路天鳴也是費盡千辛萬苦找了一個工地上的工作。

結果第一天就因為鐵卷從工程車上掉下來被砸死了。

以至於重生之後的路天鳴還充滿了不真實感。

正在路天鳴利用原主人的記憶,在極力的認識着所穿越時代的一切信息的時候。

剛才那位錦衣男子闖了進來,拉着路天鳴的胳膊,告訴路天鳴:『他的女兒要和路天鳴退婚。』

這婚...退的是相當絲滑,以至於路天鳴都懷疑自己是否穿越錯了?

穿越到的地方不是漢末三國,而是東方玄幻的異世界大陸。

路天鳴差點就暴跳而起,一拍桌子要大喊一聲:『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不過路天鳴還是忍住了,撓着頭仔細回憶自己的身世和這個時代,實在是不適合。

路天鳴的父親叫做路羽,字道玄,在東漢京師洛陽做了一個小官,也就是司隸校尉(狗頭)。

但是在幾個月之前,路羽意外死亡,路家也就迅速的衰落了下去。

路天鳴摸着下巴回憶着剛才給自己退婚那人是誰:「剛才那人好像是叫馮方來着,之前因為黨錮之禍帶着全家老小避亂揚州,聽說最近幾天才回來的。」

就在路天鳴思考的時候,屋外響起了開門聲。

「穿越的第一天就這麼熱鬧。」路天鳴有些好奇是誰。

路天鳴向外望去就看兩位穿着官服的人,兩人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身後還跟着一群員吏有十幾人。

為首那名官員路天鳴認識,可以說是很熟。

姓尚,單字述,字守成,小有家財。

因此尚述的家裡在西園給尚述買了個孝廉左尉的官職,差不多也就是洛陽城西派出所所長的職位。

尚述和路天鳴之間有一些小矛盾。

因為之前尚述學着曹操搶新娘,被路天鳴攔下來之後揍了一頓。

路天鳴想到這裡就想笑,心裏暗暗說道:『沒有曹操那樣的爹,就不要曹操那樣的事,真把自己真把自己當官宦子弟了。』

『人家曹操出生在羅馬,你天生就是騾馬,怎麼比。』

不過,因為當時路天鳴的父親是司隸校尉,這尚述根本不敢報復。

現在路家就剩下路天鳴一人,這尚述帶着這麼多人過來,估計是來報仇的吧。

尚述進來之後臉上就帶着一副笑容,對着路天鳴拱手:「天鳴兄,近來可好啊。」

漢末時期的路天鳴,是字『天鳴』。

而穿越者路天鳴,則是本名。

「汪、汪、汪!」

就在尚述一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的給路天鳴打招呼的時候,尚述身後員吏牽的一隻大狗突然叫了起來。

尚述聽見狗叫的聲音,臉上的笑容更勝了,連忙讓開身子,帶着一臉恭維的笑容說道:「天鳴兄,你看犬兄給你打招呼呢?你還不趕緊回禮。」

路天鳴瞥了一眼大黃狗,眯着眼睛,心裏一陣疑惑:『看尚述這個樣子,這兩條狗必然來歷不小,很可能是某個世家子弟養的,這是在對着自己展示後台啊。』

路天鳴表面不動聲色的詢問道:「這兩條狗你養的,毛色不錯么。」

尚述臉上的笑容不減,一副『粉絲遇見愛豆』一樣崇拜的模樣:「哎,天鳴兄,你看着狗,這華麗的毛色,這尊貴的樣貌,怎麼可能是我養的呢?這是四世三公的袁家,袁大公子養的。」

路天鳴被尚述的表演都逗笑了,咳嗽兩聲緩解尷尬:「咳咳,你說袁紹,袁本初。」

路天鳴還覺得這傢伙為什麼趕來找自己,原來是上了袁家的那條船。

怪不得,畢竟袁家四世三公,權傾朝野,壟斷九卿,門生故吏遍天下。

可是路天鳴的話,好像是踩了尚述的尾巴一樣。

尚述的臉色瞬間變得通紅無比,似乎十分憤怒的樣子,細着嗓子高聲叫道:「賤人庶子也敢稱尊。」

路天鳴思考了一下,罵袁紹『賤人庶子』的人,也就只有『骷髏王』袁術袁公路了吧。

尚述隨後一變臉色,臉上帶着狗腿子的恭敬和溫柔:「這是袁家長子,袁術袁公子...」

路天鳴沒等尚述說完,立刻插話,對着黃狗說道:「原來是袁公子,失敬,失敬。」

路天鳴有些不理解,為什麼袁術一直稱自己為大公子,就算是袁紹是庶出,那袁家的大公子也應該是袁基吧。

員吏們的臉上一時之間,表情都有些怪異,那是想笑,又不敢笑出來的表情。

尚述聽到路天鳴的話,立刻大叫的蹦了起來:「路天鳴!你居然敢辱罵袁公子是狗!你不想活了嗎?」

路天鳴則是一臉平靜,帶着疑惑的說道:「尚守成你這話說的可就沒道理了。」

「不是你說的,這是這是袁家長子嗎?我可全是順着你說的。怎麼又成我了?」

尚述是被路天鳴的話氣的不輕:「我說的是,這是袁公子的狗。」

路天鳴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看着尚述,一副帶有敬意的笑容:「也就是說,來的是袁公路的狗,失敬!失敬!。」

尚述依舊憤怒,卻沒有聽出來弦外之音。

可是站在尚述身後另一位官員似乎聽明白路天鳴話中說『袁公路的狗』是指代尚述,小聲笑了一下,立刻把嘴捂住了。

尚述連黑色都能滴出水來,從自己的袖口中取出來一張錦帛,展開問道:「這是不是你父親路羽簽訂下的租房合同。」

路天鳴的便宜父親路羽,除了司隸校尉之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煉丹的方士。

這煉丹可是相當費錢的,就連一般的大貴族都承受不起,只有皇帝才有可能大量的資助丹藥事業的進展。

因此別看路羽是一位司隸校尉,可是手頭的錢,也不過百萬錢。

這比之動不動就是『廣起廬舍,高樓連閣』的豪門世家來,路天鳴的家裡怎麼算都是牛馬生活了。

《三國神豪:開局買個太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