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如果,我們不再錯過
如果,我們不再錯過 連載中

如果,我們不再錯過

來源:google 作者:林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彬 現代言情 韓冷軒

我從監獄出來,為了將他踩在腳下他卻讓我再一次卑微進塵埃,冷冽的眼神彷彿要將我冰凍三尺,「你以為懷了我的種,就能讓我對你心軟?」懷孕三月,我被他的青梅送上別的男人的床,從此失去了最後的一點價值!我為愛而生,卻含恨而活,一生糾結愛恨經年之後,才知,愛恨終成空,唯有利益才是永恆!展開

《如果,我們不再錯過》章節試讀:

  等我回到了酒會的時候,楊逸瞬間便找到了我的身影,他總能以最快的速度,在人群裏面找到我。

  「又去抽煙了?」

  楊逸這會兒子倒是不像和別人說話時那般的靦腆,這是一種再熟悉不過的質問。

  我淡笑回望:「一根而已。」

  他又開始老生常談一般:「晚晚,還是少抽煙。」

  一曲悠揚的琴聲傳來,很符合今晚的月色的《月光曲》,那是我曾經也遊刃有餘,卻不能再彈的樂器。

  原因是什麼?

  我自嘲地冷笑,想起何曼在我面前輕佻又自信的模樣,說著她靠着韓冷軒成了知名的鋼琴家……

  她靠着這個男人在鋼琴業界混得風生水起,而我因為這個男人,失去了追逐夢想的資格。

  看着那個台下似乎以台上女子為榮的男人,他可曾是我的丈夫,我的笑容也因此而凝滯,帶着幾分如此時窗外冷風那般的冰。

  之前也是因為父親公司的合作項目,我被迫跟韓家的人,也就是韓冷軒在一起合作。

  卻不料喜歡上了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奪走了我的一切,當時我多麼愚蠢,且多麼稚嫩。

  「晚晚?」
楊逸在我耳邊喊着我的名字,將我拉回了神思。

  他一臉疑惑,我尷尬地扯出一抹笑容:「哦……沒事,我在聽這個琴聲。」

  酒會之中,眾人都是因為何曼的琴聲結束,而開始掌聲雷動,在大廳之內迴響,帶着讚賞的意味。

  「很優美是不是?」
楊逸毫不吝嗇地給予何曼誇獎。

  可我卻偏要說著不討喜的話,歪着頭看向台上的何曼:「不是,我在想,這琴聲真的很糟糕。」

  「是何小姐在彈。」
楊逸似乎還在好意地提醒我,在台上的人是誰。

  對他們而言,何曼就是如同女神一般的存在,看在場的男人,眼神儘是直勾勾地看着何曼。

  可在我眼裡,她什麼也不是。

  即便她此刻站在韓冷軒的身邊,這麼親昵,我心裏都不願承認,她真的是韓冷軒的未婚妻。

  我深吸了一口氣,佯裝微笑看着楊逸:「逸哥哥,我們什麼時候能離開?」

  「快了,累了嗎?」
楊逸體貼地將我肩頭攬了過去,靠在他的肩膀。

  我抬眼望去,看着韓冷軒,而他不經意地和何曼一同回身,我和韓冷軒剎那間四目相對,他望着我飲下一口酒,看着他喉間滾動,我也是感覺有些渴。

  「有點。」

  楊逸將我站直了身子,笑着問:「再跳一支舞,就可以離開了。
賞臉嗎?」

  面對他誠摯的眼神,我只能點頭答應:「好。」

  側目望去的時候,韓冷軒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神情,只是淡然地瞥了我一眼。

  喝了一點酒,在舞池之中我和楊逸旋轉着,有些頭暈目眩,一剎那分不清自己身在何處,只是盡情地和楊逸笑着,轉着,好像這一曲永遠都不會到盡頭……

  結束之時,楊逸自然是送我回家,而韓冷軒和何曼在酒會的哪個角落,我的視線根本搜索不到。

  車內溫度很高,我按下了車窗,腦海中的雜亂思緒一下被吹散。

  聽到熟悉的公寓樓前,楊逸為我開了車門,他一直扮演着很好的男朋友角色,給予我足夠的尊重和愛護。

  「逸哥哥,送我到這就行了,我自己走上去就好。」

  「你那連個路燈都總是時好時壞,這麼走上去我還挺不放心,我送你到門口。」

  楊逸說完便想拉着我的手上樓,我拿出包內的手機,順便藉機鬆開了楊逸的手:「不用,這不是有手機的手電筒照明嗎?」

  我晃了晃手中的手機,笑着跟他解釋。

  顯然楊逸是拿我沒辦法了,打量了一番我公寓的外狀,輕嘆了一聲:「晚晚,不如我給你找個住處,這樣方便我照顧你。」

  聽到楊逸這麼說我該是感動的,但我不想虧欠楊逸太多。

  「不用,逸哥哥。
天色晚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好,那我也不勉強你了。
晚安。」

  最終楊逸還是被我趕上了車,上車之前,他還在我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吻,十分小心翼翼,他起碼是我見過最坦誠的男人。

  我看着他的車離開才轉身。

  卻在樓道內看到煙頭忽明忽暗,閃着光亮,還瀰漫著一股煙味。

  「你怎麼在這裡?」

  他從黑暗裡走出,勾起魅惑的笑容逼近我幾分,湊到我的耳邊輕聲說:「跳舞跳得倒是很盡興啊,和男朋友還聊得這麼熱絡。」

  我後退了一步,雙手環抱望着韓冷軒:「呵,我們都是有各自生活的人,韓先生話說得太過,我會覺得你在吃醋的。」

  韓冷軒沒有回答我的話,卻是靠在牆頭抽煙,我拿着鑰匙開門,側頭問道:「要進來坐?」

  「你想讓我做什麼?」

  我挑眉,他似乎意會錯了什麼:「抱歉,韓先生說明白一點。」

  他悶笑了幾聲:「不是你在說,讓我進去做?」

  「今天很累。」
我推門而入,不管韓冷軒到底想不想進門。

  「那就更累一點再休息吧。」
韓冷軒熄滅了煙,就立即把我按在了玄關的地方,一腳踢上了門。

  「你……」

  手中的包和鑰匙盡數落在地面,韓冷軒撕扯着我的衣服,冷哼一聲:「這衣服穿着你一點都不好看。」

  我冷笑:「在韓先生眼裡,自然是何曼最美了,哪輪得到我們這些野雞,去和鳳凰比。」

  不知道是不是這句話激怒了他,還是我的態度,使得他更粗暴地將我提起,又狠狠的按在牆上,後腦撞擊在牆面,他瘋狂又如嗜血一般的眼神望着我,讓我神魂顛倒。

  被吻得暈頭轉向時,我自己都忘了,我的手是什麼時候攀上他的肩背處。

  也許我也想汲取更多,從他身上。

  掃興的電話聲傳來,他卻停下了一切的動作,只因那兩個字「何曼」。

  「喂?
曼曼?」
韓冷軒將我鬆開,我終於感到了呼吸順暢,他那麼溫柔又低聲地喊着別的女人的名字。

  哦,我忘了,自己才是那個所謂「別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