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日破蒼穹
日破蒼穹 連載中

日破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蝦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宇文查 蝦編

「幸福修仙卡,咱修士自己的信用卡」——修真商業銀行「修行激勵卡,晉級即可還卡」——境界發展銀行「本行可辦理各種法寶,丹藥保險箱業務元嬰期高手可免費辦理宗師卡一張」——建設修鍊銀行「存取靈力的道友們不要爭搶,注意節制大道千萬條,生命第一條實力誠可貴,精元價更高」——靈力交通銀行「行長大人!風宗之主把寶貝女兒極光第一美女送來了,只求貸濃縮靈氣三億升!」「准了!送屋裡」「行長大人!聖矢聯盟皇帝還是攆不走,哭着喊着求您在他們那兒開個分行」「就支行,愛要不要!」「行長大人!新建的寶庫又裝不下了!」……穿越異界成立天下最富的宗門,把銀行開遍諸天萬界!展開

《日破蒼穹》章節試讀:

夫天地萬物,強剛者陽,柔弱者陰,日月者,剛柔相濟之形勢也。強剛至極,如日中天。地者,精之源也。無日,弗得生。天者,高之極也,氣之憑,神之居。無日,弗得見。

天者,四母所借,猶借日而顯;地者,三子所假,猶假日而活。蓋天地雖大,猶有所待也 。是故法天地者,弗若法太陽也。

——《如日中天功》

「呼!」宇文查呼出一口濁氣,緩緩睜開雙目,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床榻上,身體內還殘留有淬體的靈氣。

《如日中天功》簡稱《日天》,正是宇文查用那本《小甘》兌換而來的至強功法。

「真是神奇,明明我在神秘的方舟空間運轉心法,竟能牽連身體主動運轉,還直接從次元空間吸收靈氣。」宇文查喃喃自語道。

宇文查修鍊《日天》不過三個大周天,竟直接從淬體三重到了淬體七重。這要叫外界修士看見了,一定會驚掉下巴。

只可惜他們既無日天神功這種霸道絕倫的功法,也沒有方舟這種靈氣濃郁的寶地。有這等機緣傍身,宇文查已是飛騰可期。

「這是因為我之前十餘年淬體的效果趁日天神功而爆發,再加身體初經濃郁靈氣刺激,才有如此大的進步,以後一定會慢下來,」宇文查沉吟道,「不過也慢的有限罷了。」

「現在總該可以好好裝一把逼了,陳阿吉,就先從你開始!」宇文查眼中流露出不爽。

陳阿吉是龍脊峰弟子,一直是周新承的心腹跟班。宇文查被下藥迷倒就跟陳阿吉脫不開關係。

這種陰險小人,宇文查一天也不想留,正好用來試驗秘密武器。

…………

三天後,龍脊峰一處荒涼的山坡

宇文查已打聽到陳阿吉今日完成採藥任務後會從這裡經過,已經早早埋伏在這裡。

不一會兒,一個哼着歌兒的矮瘦身影便慢慢走了過來,宇文查摸了摸襠部,瞬間信心滿滿,大喝一聲,跳了出來:

「陳阿吉!」

陳阿吉一驚,宇文查又冷冷開口,「你這個狗腿子,前兩天和周新承一起陷害爺爺我,今日你必死無疑!」

陳阿吉已經反應過來,見只有廢材宇文渣渣一個人,臉上漸漸浮現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宇文你個渣渣,你停在淬體三重多少年了?

六年!

像你這種廢材都廢的無可救藥,名震青丘的,什麼時候敢跑到我面前撒野了?」

陳阿吉哈哈大笑,「敢獨自一人來堵我,你不會瘋了吧?哈哈哈,笑死我了!」

宇文查只是靜靜站着,面色如常。

陳阿吉後知後覺,只覺宇文查沒有惱羞成怒,而自己卻像傻逼一樣一個人傻笑,便掩飾尷尬的止住了笑容,厲聲道:

「上次你僥倖醒來,逃過一劫還不自知,跑來找死,也罷,我就大發慈悲送你一程。」

說著,他身體一頓祭出一柄劍,朝宇文查擲來。

雖然宇文查已經不是淬體三重的菜鳥了,但陳阿吉淬體大圓滿的實力他絕無法輕易勝之。為了速戰速決,只好祭出秘密武器。

宇文查躲過擲劍,大笑道:

「阿吉小兒,作為本少在此界殺的第一個人,你應該感到慶幸。」宇文查大喝道。

宇文查顧左盼右,嗯,無人。於是他的雙手緩緩向褲襠伸去,在陳阿吉目瞪口呆之中,在褲襠中一番摸索,掏出一張黃綠色的紙張。

宇文查以為無人,卻不料遠處正有一雙曼目正流轉在他身上,若有所思。

陳阿吉看向青紙,不明覺厲。其上有一老者,容光煥發,帶着慈祥的笑容,散發著陣陣威壓。陳阿吉緩緩後退,對宇文查流露出一絲忌憚的神色。

宇文查不再猶豫,對着符紙上的面龐狠狠親了一口,然後朝陳阿吉輕飄飄地一扔。

頓時,那張紙幣化作一股青煙,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頭像:

老者面目和藹,使人如沐春風,渾身散發出了耀眼的綠光。剎那間,天上漫卷烏雲,狂風大作,四周樹木皆倒伏而下,地上飛沙走石,旋風呼嘯!

陳阿吉駭地幾欲亡魂,可惜氣機牽引之下他被牢牢的釘在原地,動彈不得,甚至連驚呼都無法發出,只有目眥欲裂的神情反應出他內心的驚濤駭浪。

老者身後,青光波瀾蕩漾,彷彿一片懸空的碧綠湖水,湖水中青光凝聚,出現三座青色石塔。

陳阿吉只覺四周靈氣夾逼,重達千鈞,彷彿置身大洋之地,視聽皆喪,呼吸全無,肉身欲裂。

宇文查此時正在飛馳逃開,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他萬萬沒想到老貨一句「威力還不錯」竟達到這樣駭人的效果。

這青光高射入雲,只怕好多人都看見了,恐怕以後禍事不斷啊!

憂患之餘,宇文查不禁心痛:這可是保命的大招啊,用一個少一個。怎麼就一時衝動用到陳阿吉這沙雕身上了呢?

——原來宇文查所用的正是一元紙幣兌換而來的符咒。

見此情形,窺探者也驚了,運轉身法離去。

再說青光符咒蓄勢完畢,那老者笑容更甚,張嘴喝到:

「塔邊分佔宿湖船,

寶鑒開匳水接天。

橫玉叫云何處起,

波心驚覺老龍眠。」

一字字仿若驚雷,青光石塔發出陣陣嗡鳴。一道道凝實的青波伴着嗡鳴聲自石塔發出,向陳阿吉轟去。

陳阿吉肉身僅僅堅持了一道青波便瀕臨瓦解,三道青波之後,龍脊峰弟子陳阿吉,灰飛煙滅!!!

與此同時,二龍山深處

一個白髮老者衝破洞門而出,看着天空中的老者光影露出驚懼又狂熱的神情,踩着飛劍,飛速朝事發地點趕去。

二龍山各峰師叔伯們,也各自奔襲而出,向青光處前進。

青丘山脈

**丘陵處,一個風韻十足的美婦靠在金碧輝煌的宮殿門口,望着北方青丘國方向,若有所思,身後竟是有一條條雪白的尾巴舒展開來……

青丘山脈其他各處,也是有着陣陣不同的獸吼傳出,一時間大陸腹地雞飛狗跳,萬靈驚動!

風橫山脈,風神嶺

在風橫山脈深處,匍匐着一個巨大的宗門——風神嶺。一十八座山峰上,宮殿建築攀立而上,其間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偶爾一道流光飛過,竟是修為高深的先天修士在御劍飛行。

其中最高,最巍峨的,高聳入雲的山峰,正是風神嶺主峰——風神嶺。突然,一道流光從風神嶺之巔飛出,停在空中。原來是一道袍中年人倚劍而立,望向南方,一臉凝重。

雲深各處,又有一道道流光飛出,停在那人身後,顯露出其中的男男女女來。

…………

宇文查逃也似的回到龍鬚谷,正欲回自己的茅屋休息,卻見周新承遠遠走了過來,本不欲理會,誰料那貨直接叫道:

「師弟你幹嘛去了?渾身大汗的?」周新承笑道。

「師父說跑步有利於疏通經絡,我到山下跑了兩圈。」宇文查露出一個很傻很天真的笑容。

「哎師弟,那個雯……」周新承話音未落,宇文查已經跑開了,只是遠遠飄來了聲音:

「師兄再見,我要回去修鍊了!」

周新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