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日出林霏開
日出林霏開 連載中

日出林霏開

來源:google 作者:淋雨的烏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舟舟 陸向程

藥劑學女博士與金融大佬隱忍曲折的愛,救贖,男追女程舟舟談了六年的男朋友提出分手,從此以後,她平靜安穩的生活被打破,她自己也因為種種變故變得悲觀,敏感,自卑後來她遇到了他,他用五年的時間修復了程舟舟支離破碎的心太陽出來了,霧,該散了展開

《日出林霏開》章節試讀:

北京中醫藥大學複試現場,程舟舟緊張的面對着幾位老師,認真的回答老師們的問題。

「你覺得你一個二本學校的學生和其他進入複試的名牌大學的學生相比優勢在哪裡呢」

一個導師略有些刁難的問道。

程舟舟深呼一口氣:

「我不認為我比他們有優勢,我們既然都通過了初試,那就證明我們在同一起點,但是如果能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一定用自己最大的努力讓老師們不會後悔今天的選擇。」

說完這番話她本來的緊張感全都不見了,認真又自信地看着幾位老師。

正當其他老師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一位老師開了口:

「你願意跟着我嗎」。

程舟舟瞪大了眼,這可是大名鼎鼎的江瀚林教授啊,藥學專業的王牌教授。

「當然願意,不過您說的是真的嗎?不會在開玩笑吧」

江瀚林看了看其他幾位導師,「我就要她了,沒問題吧」。

那幾個老師非常驚訝但又不敢說什麼,畢竟一起來複試的有那麼多各方面都比程舟舟好的學生,他一年就招這麼一個,今年怎麼這麼草率。

就這樣,程舟舟直接加了江教授的聯繫方式,做夢一樣的跑回家見了男朋友。

「韓以辰韓以辰,我穩了穩了,太夢幻了,你都不敢相信,就我和你說過的那個江瀚林教授,他直接說就要我了你知道嗎,還加了聯繫方式……」程舟舟滔滔不絕的分享着她的喜悅。

韓以辰開口:「真棒啊我的舟舟,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他的回答又認真又敷衍的,但是程舟舟還是沉浸在自己的快樂中沒有感到什麼,一切其實都是有跡可循的。

程舟舟和韓以辰在高三那年就偷偷談戀愛了,報考的時候韓以辰和她報了同所大學。

不過事與願違,最終倆人並沒有在同一所大學,甚至隔了好幾個城市。

一年只有寒暑假回家才能見到,就算這樣,他們還是熬過來了。

現在韓以辰在北京實習,她也考的北京名牌大學的研究生,這是兩個人早就計劃好的。

按照計劃,他們兩個要一起租一個房子,但是奈何韓以辰的公司和程舟舟的學校離得太遠,怎麼也找不到合適的房子,最後程舟舟選擇了住學校。

不過兩個人每天晚上都會一起吃飯,散散步。

這樣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續到程舟舟研一快結束的時候。

她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都開始有意無意的催她結婚,雖然年紀不大,但就像朋友們說的那樣,他倆在一起已經六年了,也該有個名分了。

程舟舟想着這話也沒錯,先訂了婚什麼時候再結也可以嘛。

她找了一個空閑的周末,去韓以辰的家裡想問問他的意思。

「韓以辰韓以辰,我有話想和你說」,程舟舟有些緊張還有些羞澀地說。

談戀愛這麼多年了程舟舟還是那麼純情,幹什麼事總是會羞澀,這一點她自己也很佩服自己。

韓以辰冷冷的說:「我也有事和你說」。

程舟舟以為他想和她求婚,心裏想着要是他求婚我就嫁給他,早結婚就早結婚吧。

一臉期待的她下一秒定在了原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我們分手吧」,韓以辰淡淡的說著。

程舟舟嘴唇顫動着擠出來一句話:

「你說什麼?」,說完眼淚止不住的流。

韓以辰平靜的說:「我要回老家了,這邊的工作不適合我,家裡給我安排了好工作,我知道你不可能和我回去,我也不想再異地了,我們都是成年人了,該現實點了。」

一瞬間,程舟舟的腦子裡想了好多挽留的話,但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她不敢相信她們兩個會分手。

她的那句:「我們結婚吧!」再也沒能說出口,而她也沒能等到她想聽的:「我們結婚吧」等來的卻是分手。

是啊,該現實點了,程舟舟的確不能和他回老家,更不可能沒有尊嚴的求他別走,別和他分手,但是此時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就那樣呆在原地。

韓以辰抱住了她,好像他的眼裡也有淚水,他也不捨得吧。

在所有人都覺得會分開的時候他們卻堅持下去了,後來所有人都覺得一定會結婚的時候卻分手了。

但是這個年紀的她再也不能沒有尊嚴的挽回了。

既然要走,那就祝他一路順風,好聚好散吧。

程舟舟強忍淚水,咬着牙擠出了一個「好」字,起身離開。

回學校的一路上程舟舟都在回頭看韓以辰有沒有追過來,她想但凡能追過來她都不會和他分手,這麼多年,她真的很愛他。

她一邊走一邊回憶以前的點點滴滴,平淡又幸福的戀愛,怎麼就分手了呢。

就這樣一直走了很久,程舟舟終於累了,蹲在地上放聲大哭,她再也忍不住了。

程舟舟哭的感覺自己快被憋死了,攔了一輛的士回到了寢室。

躺在床上她打開手機,看着和韓以辰的聊天記錄,明明幾個小時前還和他分享着在學校的瑣事,她又開始控制不住的流淚,然後忍不住放聲大哭,迷迷糊糊中她就這樣睡了過去。

醒來時已經是半夜了,她坐在床上不知道該幹些什麼。

後來的每一天,韓以辰真的沒再和她聯繫過了,真的就這樣結束了。

程舟舟每天都渾渾噩噩的,身邊的朋友同學當然能發現她的不對勁了。

畢竟平時程舟舟都是積極向上笑的很開心像個小太陽一樣,試探的問過她發生什麼事兒了,她總是輕描淡寫的一句:

「分了個手,小問題」,然後鼻子一酸,強忍淚水。

江教授的兒子江笙歌,是程舟舟的直系師兄,算是子承父業,平時和程舟舟接觸的還算多。

以前因為有男朋友的原因,她和異性都不太交流,由於導師的原因江笙歌就算是她正經意義上的異性朋友,但是更像一個哥哥,經常幫助程舟舟,讓她在這個城市這個學校多一份溫暖。

江笙歌終於忍不住了,對程舟舟說:

「程舟舟,要不今晚出去喝酒吧,不都說借酒消愁嗎,你最近真的太喪了,這樣不行啊,去發泄一下吧」。

程舟舟尷尬一笑故作輕鬆:「沒有吧,我喪嗎,還好吧,這不剛失戀還沒走出來嗎,小問題啦,再過兩天我肯定好了」。

江笙歌無語,他看着一個那麼愛笑那麼樂觀的女孩現在像一個蔫了的草一樣,心裏莫名難受。

就這樣研一結束了,藉著暑假,程舟舟回了一趟老家,還幻想着能不能和韓以辰來個偶遇舊情復燃的戲碼,實際什麼都沒有。

回家和家人呆了兩天,見了她從小玩到大的好閨蜜蘇笑笑,倆人定了個酒店,一邊吐槽着各自的不幸遭遇一邊喝着酒。

分手也過了一個多月了,一和蘇笑笑提起韓以辰,程舟舟就開始失控,她作為一個東北姑娘,酒量真的好的不行,但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程舟舟哭着要給韓以辰打電話,蘇笑笑作為她這麼多年的閨蜜,這種事情雖然還是第一次經歷,但她知道如果今晚打了這個電話,程舟舟清醒了絕對腸子都悔青了。

因此,她拼了命的看住程舟舟,恨不得直接把她打暈,就這麼折騰了半宿終於把程舟舟哄睡了。

第二天程舟舟被江教授的電話叫醒,說最近有一個項目,問程舟舟有沒有興趣提前進實驗室感受一下做項目。

程舟舟一想與其在到處都是和前男友的回憶的老家幻想着重逢,還不如重振旗鼓專心搞事業,於是她答應了。

一周後,程舟舟回到了北京,開始了整天泡在實驗室的生活。

她發現在實驗室研究藥物就能讓她忘記生活中的煩惱,就像上癮一樣恨不得整天都呆在實驗室學習。

江笙歌和另一個師姐伊一看着她這樣,都勸她不用這麼拼,畢竟以後在實驗室的時間還多着呢。

程舟舟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師哥師姐不用擔心我,我就是剛來有很多需要和你們學習的地方,現在沒什麼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程舟舟自己也沒想到失戀的後勁這麼大,本以為幾天就能好,誰知道幾個月了還沒緩過來,心裏狠狠地罵自己:可真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