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人在三國剛下赤兔
人在三國剛下赤兔 連載中

人在三國剛下赤兔

來源:google 作者:舉杯邀太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備 曹操

項羽和劉邦一起轉世重生到東漢末年,時值黃巾起義,群雄割據;虎踞江東的孫權、奸詐無比的劉備、正義忠心的曹操,到底誰能笑到最後?展開

《人在三國剛下赤兔》章節試讀:

入夜雨方停,早已回到寢宮的靈帝收到兩條奏報。

第一條是韓崔平的大弟子黃讓之奏,天師韓崔平被無形之水溺死在鼎中,天師二徒弟人梓失足從望星樓落下。靈帝撫恤了天師家人,封黃讓之為新的天師。

第二天是負責押送張角屍體的皇甫嵩奏,車隊途徑管城時,天降巨雷,劈碎了張角的屍骨,劈死了張梁,隨後張梁的屍體自燃,化成灰燼。

靈帝聽聞,大喜,以為老天爺也恨張角。

實際情況是什麼樣呢?時間回放到5個時辰前的管城外。

當第四十九道雷劈到張角身上的時候,大陸上有兩個人發出了嘆息。

一個是于吉,另一個是左慈。

神奇的是,張角借雷電淬體時,左慈仙人就在不遠處看着,也不阻止。

待淬體完成,雙目赤紅的雷魔張角踏足人間時,他才從人群里緩緩走出。

「左慈,你碎我金丹,毀我道行,今天,我就要你血債血償!」

張角舉手投足之間,身體內不斷有雷電迸射而出。

只見他右手一指,一道手臂粗的電弧便砸在左慈身上。

面對張角的雷霆一擊,左慈只用了一根醜陋的木頭就擋住了。

後續的雷電攻擊不管威力多大,砸在這根丑木上,連點火花都沒有。

張角瘋了,他以性命為代價換來的雷電之軀竟然還是敵不過左慈。

張梁也傻了,他看着張角如同惡魔一般的模樣,哭了。

曾幾何時他們三兄弟都是那麼的快活,種着自己的莊稼,想着下一頓吃什麼,後來哥哥跟仙人學了天書,本事大了,野心也大了。

多想回到從前啊,張梁閉上眼,不忍再去看張角的模樣。

「死,死,死,給我死。」

張角全身放着雷電,身周五十米內沒有任何一個活物。

左慈就這樣慢慢的走到他面前,用木棍在他額頭上敲了一下。

張角便暈了過去,這就是守護者的實力么?未免太過恐怖了一些。

左慈用一隻手抓着張角的腰帶,將他提着。

忽然看見囚車裡的張梁,一揮手,囚車粉碎,張梁憑空飛到他手裡。

嗖的一聲,左慈消失在原地。

過了許久,被雷電震暈過去的士兵們才醒轉過來,見沒了張角的屍首,恐皇帝怪罪,於是編了這樣一個謊話。

另一邊,劉備三兄弟也到了洛陽,黃巾賊寇已除,朝廷論功行賞,孫堅朝中有人說情,封別郡司馬,上任去了,劉備在朝沒有關係,被擱置一旁。

劉備三兄弟在洛陽等候許久,都未見朝廷封賞,張飛氣急,嚷嚷着要提着八丈蛇矛戳死朝中小人。

劉備和關羽也不攔他,自顧自的下着象棋。

張飛叫喊了一會,見兩位哥哥都沒來寬慰他,便老老實實的蹲在一旁看兩位哥哥下棋。

倒也怪不得張飛憤憤不平,當初招兵買馬的時候,他賣了莊園和田產,身上沒剩下半文錢,劉備關羽更不用說,都是手藝人,做一天吃一天。

如今新到洛陽,作為首都城市,租房貴得嚇人,而且他們都是武者,每日肉食不斷,賣馬得來的錢已經花得差不多了,再這樣下去,可如何是好。

劉備和關羽被張飛的吵鬧聲擾了興緻,無心再下,投子求和。

三人換了便裝來到街上,看着繁華的洛陽城,彼此之間各有思慮。

劉備想的是,如何才能儘快合法的擁有自己的勢力。

關羽想着要是等錢用完了朝廷的封賞還沒下來,自己就重操舊業,在洛陽擺攤,可是,賣什麼好呢?

張飛就比較單純了,他才沒想那麼多,他在思考晚上吃什麼。

不知不覺走到鬧市,張飛提議要不去喝酒吧,關羽也正有此意。

劉備今天沒心情,就不隨他們去了,自己在這鬧市閑逛。

行到一處茶館前,他忽然停了下來。

茶館自古都是閑人墨客喜歡光顧的地方,他現在也算得上閑人之列,便想進去看看。

進了門,青衣小廝引着劉備在窗邊落座。

茶童問過劉備之後,奉上花茶一杯,瓜果兩碟。

杯中茶氣冉冉升起,樓外忽然下起雨來,劉備轉過頭看着街上行人匆匆忙忙,再看茶樓內茶客們安靜的品着茶,小聲的敘着話。這場景別有一番滋味。

劉備端起茶杯正要飲,門外忽然急匆匆的跑進來兩人,一位戴着白狐面具的白袍書生,和一個矮他兩個頭的灰衣小廝。

那小廝身上還背着一張小椅一張小凳,和各種奇奇怪怪的小物件。

只見那白袍書生和茶童交代了幾句,不一會,茶童便領着他們往裡間去了。

在茶館裏有一處空地,是專門給說書人準備的,那灰衣小廝熟練的把桌椅板凳擺好,放上驚堂木和白紙扇。

那白袍書生站在一旁,饒有興緻的打量着茶館裏的人,似乎在考慮等會要說什麼書才能合這些人的胃口。

待看到窗邊,一身布衣打扮卻難掩身上草莽之氣的劉備時,心中便有了決斷。

待灰衣小廝布置完畢,白袍書生落座,左手拿起驚堂木一打。

「啪。」

茶館裏的人頓時都被這聲音吸引了目光。

書生拿起紙扇刷的一下打開,輕風帶起披在肩上的幾縷青絲。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後商周。且說世間英雄無數,要論史今豪傑,當屬那西楚霸王。」

劉備見樓在雨小了一些,便起身欲走。

忽然被那說書人的話語驚住了。

別說是在洛陽,就算是在偏遠的郡縣,說書人也沒有敢說項羽的,畢竟那可是曾和高祖皇帝爭天下的人,屬於敗者,而敗者是沒資格被歌頌的。

劉備重新落座,他想聽聽那說書人如何說他。

茶館的眾人都止住了聲音,側耳聽着。

說書人輕搖紙扇,聲音低沉且滄桑,他先說了鴻門宴。

這個故事在漢朝幾乎家喻戶曉,世人皆知昔日高祖皇帝一路殺敵斬將,先其他諸侯一步攻入咸陽,按照約定,先入關者為王,可項羽不服,攜十萬之眾妄圖逼迫高祖皇帝退讓。

在鴻門設宴,高祖皇帝凜然不懼,只帶張良與樊噲赴宴。

可笑那項羽埋伏了刀斧手在旁,又在席間讓項莊舞劍,意圖行刺高祖皇帝。

然我高祖皇帝何其英偉,淡定從容之態,令項羽欽佩畏懼,不敢動手,高祖皇帝全身而退。

可今天說書人的嘴裏,卻說出了另一個版本,也是歷史上真實的版本。

不屑殺劉邦的項羽,挺身而出救主的樊噲,智慧的張良,恨鐵不成鋼的范增,以及夾着尾巴逃跑的高祖皇帝。

劉備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明明自己是當事人,卻有一種聽故事的感覺。

往事如煙散去,劉備的眼角不覺的落下一滴眼淚。

因為,說書人開始說那四面楚歌的故事。

《人在三國剛下赤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