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人在騎士,剛變雙色怪人
人在騎士,剛變雙色怪人 連載中

人在騎士,剛變雙色怪人

來源:google 作者:五月初六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五月初六 遊戲動漫 顧行

(騎士+奧特曼+戰隊)(特攝+遊戲王+綜漫)顧行本以為自己穿越的是個普通的都市世界,直到某個叫做鳴海庄吉的大叔將他收為養子,他才發現自己來到了假面騎士W的世界但奇怪的是,他本以為自己覺醒的會是騎士系統,但實際上的結果卻是......雙色的怪人在深夜裡守護着風都:銀白身軀流線線條的新宇俠與蓋亞阿古茹一起為了地球而怒吼:給人們帶來笑容的假面英雄在宇宙中尋找着最大的寶藏展開

《人在騎士,剛變雙色怪人》章節試讀:

「鳴海庄吉是我的父親,你們叫我顧行就好了。」

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顧行看向眼前的左翔太郎和菲利普。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或是早該能夠想到,自己終有一天會走進這家偵探事務所,並且能夠親眼看到假面騎士W的真身。

對於鳴海偵探事務所的事情,或是假面騎士W的事情,顧行並不陌生。

作為一個喜歡特攝的年輕人,顧行自然是不會錯過霓虹三大特攝中的假面騎士。

雖說他並不是什麼狂熱的特攝廚,但至少對每個騎士的特點或是故事他多少都有些了解。

不過就算如此,對於自己來到了假面騎士W的世界這件事情,他還是相當的意外。

就算因為某種記不清的原因而被迫穿越變成個孤兒院的兒童,顧行也並不認為自己會穿越到假面騎士的世界。

當時的他只是將這個世界當成了前世的平行世界,並且思考要不要學着網絡小說中的主角當一名文抄公來度過愉快的一生。

直到他被某位不苟言笑的大叔所收為養子並被冠上了鳴海這個姓的時候,他才認識到自己所穿越的世界是假面騎士W的世界。

曾經還年幼的他也曾經思考過要不要勸鳴海庄吉遠離風都,逃離自己死去的命運,並且他也真的對此而付出了行動嘗試勸阻對方。

最後的結果也很簡單,鳴海庄吉並沒有聽信他的話,亦或是對方真的聽信了並加以注意了,但最後還是如同命運般的丟掉了性命。

這也是他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他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替鳴海庄吉報仇。

雖說只要隨着劇情的發展,背後的主謀都會得到自己應有的報應,但顧行並不滿足這些。

親手去給予那些人制裁,這才是他想要做的。

況且,他還有着一些任務需要在這所城市中才能完成。

說不準,在完成這些任務之後,失去的人也能夠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邊。

所以他才會特地趕來這座城市。

「大叔他……」左翔太郎看着眼前的顧行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艱難地開了口:

「因為大叔現在正在調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並不在事務所中,而是由我來負責打理。」

他看向眼前的顧行,對於這位大叔的養子的信息他也或多或少曾在大叔的嘴中聽到過。

所聽到過的部分大多都是對方的長相和偵探方面的天賦。

如果不是大叔意外離開了,說不準繼承大叔衣缽的是對方才對。

但即便如此,左翔太郎也並不打算將風都偵探之位以及鳴海偵探事務所讓給對方。

這不單單是自己對大叔的約定,也是因為這是只有他們才能做的事。

只有惡魔,才能夠擊敗這座城市中的惡魔。

同時,他也不想將大叔的孩子捲入蓋亞記憶體的事情之中。

即便是他自己也不敢保證,能在這場蓋亞記憶體所引起的漩渦中保證安全。

「我明白了。」顧行點了點頭,對於左翔太郎的回答並沒有過多的意外。

「既然你是父親的弟子,房租的事情就算了。」

房租這東西,也只不過是他找的一個來到這裡的借口而已。

雖然他並沒有當上文抄公,但結合他自身經歷所寫出的偵探小說卻是一經推出便獲得了大賣。

所以他也並不缺錢,自然也不會對那筆數額不小,但也不大的房租過多在意。

至於本應該如同劇情般來到這裡的鳴海亞樹子,也就是他的姐姐,則是因為某些原因而暫時無法前來。

不過對方不能來這裡才是最好的,畢竟這所城市絕沒有表面上那麼安全。

「不過……」

還沒等左翔太郎因為不用露宿街頭而鬆了口氣之時,他面前的顧行又發出了聲音。

「既然你說自己是父親的得意弟子,那就證明給我看吧。」

「就將接下來的委託,當做是對你的考驗吧。」

「哎?」還沒等左翔太郎反應過來接下來的委託是什麼意思,鳴海偵探事務所的門就再度被敲響。

左翔太郎起身打開了大門,映入眼帘的卻是讓他意外之人。

「小翔,好久不見了。」

……

「我明白了。」

「這座城市是我的後花園,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在經過一陣交談之後,偵探左翔太郎順理成章的接下幼時玩伴津村真理奈的委託。

至於委託的內容則是幫助對方尋找消失了一周的男友戶川陽介。

不管是對於兒時玩伴所流下的淚水,還是對風都這座城市的喜愛,都足以讓左翔太郎去完成這項委託。

收起戶川陽介的照片,左翔太郎看向從津村真理奈進來後就沒有說話的顧行。

對方也和他一樣拿起了一份戶川陽介的照片,並收了起來。

這是要做什麼?

「既然你說你是父親的得意弟子,那我們就比比看誰能夠先找到戶川陽介吧。」

將照片和產權說明書一同收起,顧行回答着滿臉疑惑的左翔太郎。

除了與左翔太郎進行比較之外,他也有着自己的理由去需要去尋找戶川陽介。

「我明白了。」

左翔太郎並沒有說些什麼,在他看來,對方既然是大叔的兒子,那也一定有點本事才對。

而且這場比較,也讓他稍微興奮了起來。

不過……

「看來派不上什麼用處了啊。」

左翔太郎看了眼依舊在搜尋着有關於法律方面知識的菲利普。

從委託人進來之前,對方就一直處於被他命名為「知識火車暴走」的狀態中。

一旦菲利普進入了這種狀態,八成需要很久才能恢復過來。

看來在此之前,這項委託也就只有他一人能去完成了。

「在風都這座城市當中,不論是微小的幸福還是巨大的不幸,都會伴隨着風出現在生活當中;不論是歡笑還是眼淚也都會隨風而去。」

左翔太郎從辦公桌之上站起,將帽子扣向頭頂,對顧行說道:

「不讓人哭泣,也不讓風都哭泣,這就是屬於我和菲利普的職責。」

「那麼,我們就出發吧。」

就此,偵探與偵探的對決正式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