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人間禁忌
人間禁忌 連載中

人間禁忌

來源:google 作者:南邊小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凌一 南邊小菜 懸疑驚悚

世間萬物皆有靈,生命相依緣相伴入地府,探龍脈,尋神山悟世間奇妙,看凡塵俗事執劍斬鬼神,怒笑看紅塵展開

《人間禁忌》章節試讀:

此時水瑤見狀自己心心念的情郎,已經皈依道家,卻還是心心念自己,感動不已,卻也萬分為難,自己不怕再死一次,哪怕魂飛魄散,自己在陰間受苦不願入輪迴,就是為了見他一面如今卻是這樣的局面,有些痛心。想要廝守的諾言有些動搖。

猶豫再三,撲哧的跪在道宣真面前道:「道掌教,都是小女要求,要罰就罰我吧,我願魂飛魄散,以補啊又的罪過。」阿又,是老道士凡俗之名。

老道士連忙上去攙扶起水瑤,眼含熱淚看着水瑤。

水瑤卻不願站起身來,只求老道士的師兄能夠輕饒了他。

道宣真十分痛心,自己相處四十餘年的師弟,自己又怎能不知他的心性,可是如今地府陰差都找上門,道家最尊天地自然法則,如今難道為了師弟要做出違背三清嗎?這絕無可能。可是自己又該如何。

凌一見三人皆為難,於是開口道:「道掌門,老道士,水瑤姑娘,你們三人皆為難,我倒是有一法,你們不知願不願聽。」

三人見狀看着凌一,寄託了全部希望看着。最先開口是老道士,滿懷期望的看着凌一問道:「凌先生您有什麼妙法?」

而道宣真也鄭重看着凌一,這位居然就是傳聞中的凌先生?

居然會是如此年輕,這位凌先生來自何門何派,這異人圈中無人得知。只知威名,不見其人。剛才驅散齊雲山一眾包括自己在內的威壓,就是這位凌先生了,看來傳聞不假,果真是修為強大。

凌一看着三人心懷期待,一時間卻也有些怕他們失望,暗自嘆了口氣道:「水瑤姑娘,你已經身死,如今再想人鬼情未了也是極難的,你們二人在一起,終究不得善果,甚至會害了老道士,你可明白?」

老道士見狀想要出口反駁,卻被凌一制止了。道:「不急。等水瑤回答完你再說也不遲。」

水瑤心疼看着老道士,道:「我也知道能見一面已經是上蒼恩賜了,自己苦等數十年不入輪迴也算是值得,如今在要和阿又強行在一起,最終或許真會害死他,自己不懼在死一次,可是怎能讓他為自己赴死,又怎願他放棄多年苦修,也不願讓他違背自己道派。如果能夠兩全,自己願意承擔一切。」

三人聽完也同情這苦命的水瑤。

凌一滿意的點頭,於是再問道:「老道士,我知你深情,如今見了這一面又當如何?你真能夠與她攜手一生嗎?她為你不入輪迴,受苦數十年,如今又為了你逃出來,魂魄已經虛弱無比,你們接着逃亡,又能逃到什麼時候?哪怕有我相助,我也分身乏術,地府中可不止一位閻羅,我自信能擋一位,兩位,卻也奈何他們有十位閻羅。」

老道士眼含熱淚道:「我…我不甘心。」

凌一安慰道:「老道士,我給你選擇,你也知因果,你要眼錚錚看着水瑤為你魂飛魄散嗎?我再給你七天,你帶着水瑤願意看遍這番天地美景也好,帶着她好好敘敘舊也罷,或者帶着她接着逃亡也行,由你選擇。」

老道士哽咽看着凌一:「可是…」

凌一看着老道士假裝不解問道:「可是什麼?」

看着他低下頭,卑微至極,已經沒有往日夸夸其談的模樣,凌一無奈搖頭,真是一遇情愛全成痴兒了,哪怕年過古稀的老道士。

於是也不再留懸念道:「我給你七天時間,你帶着水瑤四處看看,到處逛逛,滿足了你這生遺憾,也滿足了水瑤姑娘為你在煉獄苦等數十年。而這期間無人膽敢在擾你,我會為你擋住地府陰差。七日之後,你要帶水瑤來此,由我送她會地府,我也可以向你保證,水瑤不受任何懲罰,並且能入輪迴。而你的罪過,就由你齊雲山道派來罰,如何?」

此時的道宣真也出聲勸道:「師弟,就按凌先生的做吧,我也答應了,給你七日讓你與這水瑤姑娘圓了你心中之憾,師兄知道你情深太重,可是你要強行逃,你死後你入了輪迴,可這水瑤姑娘就萬劫不復了。」

老道士用着悲鳴的眼神看着水瑤,如今的他似乎沒有更好選擇,而凌一的承諾他是一定能做到,如今或許也只有他能夠給自己七天時間,也只有他能夠安然的送水瑤入輪迴。於是答應了。

撐着黑傘,帶着水瑤走出去。

走時凌一還不忘叮囑道:「七日。」

離去的二人沒有回答,消失在視野里。而道宣真也作揖向凌一道謝,準備離去。

凌一自顧自的倒着茶,輕描淡寫的問正要離去的道宣真:「道掌教,如果他二人不回來,你會當如何?」

剛要走出門檻的道宣真背着凌一,沒有回答,也沒有動。呆站着在做一個巨大決定。

半響後,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留下一句:「那便隨他去。」

凌一聽到也佩服不已。滿意的笑了。看來這齊雲山掌教也是一位以己入道之人。真性情!

為何凌一有此評價?修道不是打坐,也不是念經,更不是穿袈裟,也絕非披着道袍住在寺廟道觀里。修道,修的是一顆覺悟的心,如果想要明白修行的含義,在滾滾紅塵中擁有一顆理解明悟的心,才算最高境界。

而更明白道掌教,在那一刻為何猶豫不決。其一是齊雲山數百年盛名,其二是對於齊雲山的道規,其三更是自己作為掌教的權威。而這位道掌教權衡利弊之下,還是選擇齊雲山背負,讓自己背負這無妄罪名。讓自己師弟自由去追求本心。這也是凌一傾佩的地方。

也算老道士好運,能夠遇見這樣一位師兄。如今就隨他自己選擇吧。地府之事,自己倒也可以周旋一番。

離去的老道士,為水瑤撐着傘,而此時天空下起了細雨。二人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着,二人數十年來期盼,期待,萬千思念都化成綿綿細雨,相伴在雨中慢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