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喬以笙手一抖,險些把盤子給摔了。
怎麼可能?
喬以笙努力回憶照片中小男孩的模樣,除了性別都是男,她找不出陸闖和他之間的任何相似之處。
「舅媽,不是吧,你應該認錯了。」
「也許吧。」杜晚卿扶正被她弄歪的盤子,「我也不肯定。確實,都相隔這麼多年了。算了,我就隨便問問。走,我們吃飯去——你把醬碟拿上。」
「……來了。」一想到接下來要同時面對陸闖和周固,喬以笙就頭疼。
她們一出到客廳,戴非與和周固一起迎上前。
前者給杜晚卿搭把手。
後者微微笑着朝喬以笙伸手。
喬以笙來不及反應,醬碟就被周固分擔了去,她便也不再和周固搶來搶去。
於是一轉頭就撞上陸闖甩過來的凌厲臉色。m.
喬以笙繼續無視,行至餐桌前。
「小陸,來吃飯了,嘗嘗我媽的手藝。」戴非與喊了陸闖。
陸闖要把圈圈先系在樓梯下。
杜晚卿開口讓陸闖把圈圈一起帶過來:「養這麼漂亮一隻狗啊?」
因為已經回到溫暖的室內,此時的圈圈沒再穿着大花襖,喬以笙欣慰它終於恢復帥氣。
圈圈率先「汪汪」,彷彿在回應杜晚卿:「是啊是啊!我很漂亮!」
陸闖又變身人模狗樣的有禮貌的青年:「嗯,杜阿姨。」
杜晚卿半彎腰仔細端詳圈圈:「你這狗平時都吃什麼?給它來點排骨要不要?」
圈圈好像聽懂了有美食,尾巴搖得飛起:「汪!汪!」
陸闖卻拍拍圈圈的腦袋:「謝謝杜阿姨,不過不用了,它腸胃不太好,也不懂得節制,我多數時候給它喂易消化的狗糧,昨天它剛吃過兩塊排骨,今天不能再給它吃了。」
圈圈嗷嗚,尾巴和耳朵可憐兮兮地耷拉下去,眼神很委屈地看着陸闖,像在向陸闖爭取最後的希望。
陸闖置若罔見:「我們吃我們的吧,讓它自己玩。」
他塞了個骨頭形狀的玩具,讓圈圈就乖乖地趴在他腳邊。
喬以笙覺得自己感受到了圈圈的怨念。
但她也無能為力,幫不了圈圈,徑自落座自己以往的位子里。
周固走過來,指着她身邊的椅子:「這裡沒人吧小喬?」
「嗯,沒人,你隨便坐。」喬以笙低垂眼皮,佯裝專註於往自己的醬碟里倒醬料,忽略坐在她斜對面的陸闖。
餃子是主食,除此之外杜晚卿還準備了拉皮拌雞絲和紅油豬耳朵兩道涼菜,以及一道酥鯽魚。
戴非與埋汰周固怎麼大年初一來蹭飯。
周固說他在家裡已經吃過一頓,但既然過來了,必須嘗嘗杜晚卿的手藝。
「那就多吃點。」杜晚卿上了餐桌也停不下來忙活,用公筷給他們四個人每人分配了一條酥鯽魚。
「小陸是吧?」杜晚卿着重關心陸闖,「小陸你哪兒人?吃不吃得慣我們貢安這邊的口味?」
陸闖雙手端起碗湊到杜晚卿的手邊主動接過酥鯽魚:「吃得慣。霖舟和貢安的口味差不離。麻煩杜阿姨一早的忙活,都很好吃。」
「媽你自己吃,別管我了。」戴非與無奈地阻止杜晚卿有進一步的行為。
杜晚卿坐回椅子里,繼續關心陸闖:「小陸是來貢安做什麼?也是攝影、畫畫?」
「不是,他單純來旅遊的。」戴非與替陸闖回答了,把夜裡陸闖交待的信息全告訴杜晚卿。
周固正詢問喬以笙,今天有沒有什麼安排。
喬以笙說,早飯過後要跟着杜晚卿到山上的寺廟。
大年初一要燒香,杜晚卿每年雷打不動的行程。
周固點點頭:「那我陪你們一起去吧,踏踏青。說出來不怕你取笑,雖然我是貢安人,但長這麼大還沒去過山上那座廟。」
說罷周固徵詢杜晚卿的意思:「阿姨,我也跟着沒關係吧?」
「沒關係,人越多香火越鼎盛,佛祖越高興。」繼而杜晚卿邀請陸闖,「小陸你要不要也去看看?你不是對貢安的民俗民風感興趣?普陀寺在我們貢安的歷史很悠久。」
陸闖應承:「嗯,我去。謝謝杜阿姨推薦。」
戴非與低頭,憋着笑煞有介事地瞄了一眼喬以笙。
喬以笙精準地接收到他眼神里的幸災樂禍。
「……」她現在反悔上山,還來不來得及?
早飯結束後,喬以笙最終沒有更改原定計劃。畢竟不能因為陸闖,就放棄陪伴杜晚卿的時間。
可戴非與有點不厚道,開車載着杜晚卿先行一步,說是杜晚卿要再添些香燭,讓喬以笙坐另外兩個人的車。
喬以笙穿戴好厚實的外出衣物出來巷子口時,周固默認喬以笙與他同車,充滿好意地詢問陸闖:「你要不要也和我們一輛?就不用再多開一輛車。我和小喬給你帶路,會比你自己用導航更方便。貢安很多路況比較複雜,導航經常容易出問題。我車子后座雖然不如你的越野寬敞,但裝下你和你的狗,也足夠。」
陸闖面容生冷,絲毫不友善:「不必,我的狗容易受陌生環境的刺激。」
「……」喬以笙腦海中浮現「狗咬呂洞賓」幾個字。
陸闖帶着圈圈,也不等她和周固,自己先開走了。
不過喬以笙剛在周固的車內坐定,就發現微信里有條來自陸闖的新消息:【你等着為你的所作所為承擔後果】
喬以笙:「……」她作什麼為什麼了?!
冷不防旁邊駕駛座里的周固蹦出一句話:「那天晚上我幫你接的電話,就是陸先生打來的吧?」
就陸闖面對周固時那毫不遮掩的敵意,喬以笙預料到周固會好奇,也根本瞞不住她和陸闖相互認識。
周固追加道:「我不是要過問你私事的意思。你可以不用告訴我。只是你的心情看起來不太好。我至少得確認一下癥結,能更對症下藥地讓你重新開心起來。」
喬以笙澄清:「我和那人沒什麼關係。他是個神經病。我們都不用理會他。」
處於氣頭上,所以她的語氣非常重。
周固側眸看一眼她繃著的臉:「如果是遭到了糾纏和sao擾,最好報個警。」
「……沒有。沒到那種程度。」喬以笙微抿唇,「我和他只是……」
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而陸闖的電話這時候打了過來。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