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全才駙馬爺
全才駙馬爺 連載中

全才駙馬爺

來源:google 作者:肥騰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逸 趙曼兒

蘇逸穿越到了古代以後成了一個讀書人,此時原主正準備去參加科舉考試,本以為自己這次展開

《全才駙馬爺》章節試讀:

面前的人,仰起一張小臉,有些害羞的看了一眼蘇逸。
蘇逸才得以有機會第一次,近距離端詳的自己的妻子。
這一雙眼睛,是標準的丹鳳眼。
古往今來,公認的美人眼,一看到就覺得極為驚艷,令人難忘。
小鼻子小耳朵還因為緊張,一抽一抽的,煞是可愛。
而那雙嘴唇,則極為小巧,十分精緻。
總的來說,蘇逸只有一個想法——撿到寶了!
這何止是美?
簡直就是從畫上走出來的小仙女!
聽完剛才趙曼兒的話後,蘇逸回過神來。
「對,我是你的夫君。」
趙曼兒看着眼前的男子,她只覺得自己心跳的有些快。
她的駙馬,長得真的好好看啊 只是想到他是被自己的父皇直接綁來的,趙曼兒心中,又有些羞愧。
她微微垂下烏壓壓的長睫毛,眼神閃躲,軟糯糯的開口說道:「駙馬,對不住。」
「是我連累你了。」
至於說連累的是什麼,趙曼兒不用說,蘇逸也清楚。
等趙曼兒說完,一旁的蘇逸,只覺得他這個小妻子,好像也想像中的這麼糟糕。
完全沒有公主的架子,看起來就跟個鄰家小姑娘一般。
而且她一幅軟軟糯糯的樣子,一看起來就很好欺負。
蘇逸心中,也起了一些逗弄逗弄她的心思。
蘇逸語氣淡淡的說:「連累我?」
「是啊。」
「我原本要考取功名的,這下子可沒辦法繼續了。」
蘇逸原本是有點無奈的。
畢竟自己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就被人拉成親了,而且這成親對象,還是一個陌生人。
不過,在看到這個小公主的真面目,聽到了她的道歉後。
蘇逸又覺得心中的無奈,也消散了不少。
他故意說道:「不是我託大,會試考中,對我來說是手到擒來。」
「不說進前三甲,考個同進士,絕對是可以的。」
說著,臉上帶着一些,不經意露出來的肆意張揚。
讓從未見過陌生男子的趙曼兒,不經意間,竟看入了神。
好像她的夫君,真的很厲害呀!
蘇逸看着眼前的小公主,似乎一臉崇拜的樣子。
他佯裝苦惱,輕輕嘆了一聲。
「但是做了駙馬之後,我就不能再入仕了。」
「十幾年寒窗苦讀。」
「唉......」 趙曼兒聽罷,不由得有點慌,忍不住咬了一下嘴唇,眼眶也變得有些紅紅的,說話的語氣有些着急。
「那......那......」 她本來就不諳世事,一直在宮中長大。
而且因為身體的原因,基本連自己的宮殿都沒走出過。
能接觸到的男子,除了一些在外殿的太監外,也就是她的父親天元帝和太子哥哥了。
所以,趙曼兒的心思極為單純。
現在驟然聽到蘇逸這樣說,心中的愧疚更甚。
她才發現,跟自己成婚,竟然對面前這個才華橫溢的男人,有這麼大的影響。
趙曼兒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裏滿是慌張,原本**的小嘴唇都有些蒼白,無助地坐在那。
「對、對不住。」
「都怪我連累你了,都是我不好。」
她心裏清楚,自己原本就沒多長日子好活了。
及笙之後,皇城根本沒有勛貴人家願意娶自己。
畢竟誰願意娶一個可能明天就死去的人呢?
其實剛開始她也沒想着自己會嫁人,只是因為她的父親,是英明神武一生的天元帝,是大燕的最高統治者。
他說了這樣對自己好,那她肯定就是要嫁的。
可就算嫁了,她也不想因此而連累了蘇逸,這麼一個宏途無限的青年才俊。
趙曼兒低垂着眉眼,咬着嘴唇,臉上泛起蒼白之色。
眼裡淚水越蓄越多,像金豆豆一樣,竟開始啪嗒啪嗒的落淚了。
「要是我不生病,就不會有現在的事了。」
「父皇也不會把你抓來,耽誤你前程了。」
「嗚嗚嗚......全都是怪我......」 蘇逸起初就是想跟趙曼兒開玩笑,逗弄一下她。
但沒想到,自己的玩笑好像有點過頭,把人家給惹哭了。
看着眼前的小公主,哭的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小嘴裏還巴巴的不停跟自己道着歉。
蘇逸不禁也有些心軟。
這公主雖然出身高貴,但是性子單純。
現在蘇逸倒是覺得,似乎和她成婚也還可以接受。
蘇逸忍不住坐到她身邊,柔聲安慰道:「生病這種事誰也怨不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蘇逸說完,趙曼兒囁喏道:「可是......可是你不能再考取功名了。」
「你的滿身才華,都沒地方可以施展了。」
雖然夫君輕聲細語的安慰她,但趙曼兒並不這麼想。
這一切都是怪自己,怪自己的身體太虛弱了。
所以才會讓父皇,抓了夫君過來為自己沖喜。
看着面前小姑娘一雙澄澈的大眼睛,現在哭的通紅通紅的,小鼻子還一抽一抽的。
蘇逸不由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好了好了,別哭了。」
「木已成舟,這事情我們都沒辦法改變了。」
「那就只好接受,以後我們好好的過。」
蘇逸心裏清楚,眼前的人兒比起自己,其實更可憐。
趙曼兒打小就頑疾纏身,別說正常孩子的童年了,就連出門都被禁止,一直就像籠中的金絲雀一樣,被囚禁在皇宮內。
趙曼兒的小腦袋上,有一隻大手正在溫柔的撫着她的頭髮。
雖然她是第一次被陌生男子觸碰,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心裏竟絲毫沒有抵觸,只是覺得那一雙手,格外讓人鎮定,讓人溫暖。
好像夫君在自己身邊,自己就會很安心。
沉默了一會,趙曼兒突然靈機一動。
「我想到了!」
蘇逸有些好奇的看着她。
趙曼兒有些雀躍的說:「雖然我改變不了父皇的意思,但是我可以給你很多很多的錢呀。」
「到時候,我就把嫁妝都留給你!」
「肯定能夠保證你後半輩子衣食無憂。」
「那樣,你就不用待在公主府里了!」
「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然後......然後........」 趙曼兒像是做了什麼很重要的決定一樣,有些艱難,眼淚止不住的流,咬了咬嘴唇,低下頭哽咽着說道: 「你可以納很多的妾侍,給你傳宗接代。」
可說完之後,再也壓抑不住心裏的悲傷,滿臉難過,哭的梨花帶雨。
哭着哭着,又抬起頭,淚眼婆娑的和蘇逸對視了一眼。
一字一頓的開口道:「雖然,我給不了你幸福,但是......我想讓你幸福。」
這一眼,讓蘇逸的心裏,竟如冰雪消融,有種心跳的感覺。
好像 好像自己真的有一種衝動,想和她有一個未來。
到了這種時候,蘇逸也顧不上是初次見面了。
他直接將趙曼兒輕輕摟在懷裡,感受着懷中人傳遞來的溫度。
輕嘆一聲。
蘇逸語氣溫柔,但極其堅定有力的說道:「既然我們註定成為夫妻,那我以後也會對你好的。」
 

《全才駙馬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