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泅水的鷹
泅水的鷹 連載中

泅水的鷹

來源:google 作者:北京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杜需沙 秦坤石 都市小說

波瀾壯闊的21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底,在北京中關村計算機電子一條街杜需沙、孫君止、孟來章、秦坤石等一群剛畢業的大學生,被杜需沙籠絡在一起,想創辦一個偉大的計算機公司,開創一項偉大的事業這些年輕人建立了北京世紀電腦公司的14年經歷,創業成長、成功融資和圓滿結束的一個完整故事與此同時,記錄了身邊李別龍等朋友們,在不同領域中為自己人生的奮鬥掙扎該書體現着理想主義的光輝,社會人性的現實,世界多彩的神奇展現出中國改革開發初期,在激情憧憬和摸索迷茫中,民辦企業發展歷程的真實寫照而對不甘平凡的中國年輕人們,可能這是當今最真實的一部人生啟示錄每一個年輕人都渴望着自我的成功——在財富上和精神上,那麼你不必在那些偉大的立志口號中不知所措,這才是一本實際具體操作的教科書小說真實、連貫和詳實地講述了創業和經營公司的經歷,坦蕩無遺地展示了個人心路歷程沒有正面人物,也沒有反面人物,只有一個個完整的人帶着你重新再走一遍歷史,包括經歷每一個細節成功的,你可以學習;失敗的,你可以借鑒;迷茫的,你可以思考;錯誤的,你可以批判展開

《泅水的鷹》章節試讀:

中午的時候,四哥來叫屠經理,在角落裡歪在椅子上睡了半天的屠經理,揉着眼睛,夾起皮包就走,他們與處長共三人一同去外面飯館吃飯。

兩位工作人員帶杜需沙,他們三個人前去內部食堂就餐。

國家機關的食堂很大,杜需沙他們找到一個空桌子坐下來。兩位工作人員忙着端來工作餐,每人用一個上面分出格子的長方形型鋁盤,裏面盛滿飯菜,主食是一塊米飯和一隻花捲,葷菜是紅燒肉,素菜是抄白菜,冷菜是拌雪裏蕻,另外每人還有一隻鋁碗裝的豆腐湯。杜需沙開始狼吞虎咽。兩位工作人員相互看了一眼,又端來一份。杜需沙心裏熱乎乎的。

他的確好久沒有好好吃口中午飯了,記得上次是兩周前的中午,也是去另一家單位安裝,在人家那裡吃得肚子漲到夜裡。

杜需沙夜裡不喜歡睡覺,早上不喜歡早起。每天早上都是在上班路程所需時間幾乎不夠的最後時刻起床,不洗臉不梳頭地就上路,一路像打仗似地飛馳到公司,大多的時候都是遲到個幾分鐘,惹得麻老太太越來越不喜歡他。因此,杜需沙從來不吃早飯,時間還沒有到中午,就飢腸轆轆。可是,中午吃飯的時間到了,大家都拿着飯盒去計算所的食堂,他又懶得去,別人問,他就回答:去食堂的路來回要走半個小時,還在窗口排隊,另外還需要換食堂的專用飯票才能買飯,麻煩,不去了。小王靈牙利齒地說:嫌麻煩?那你怎麼不在月初發工資的時候多換些飯票呢!杜需沙就不回答了。

每月初領到的全部工資是150元,其中一半屬於國家大學畢業生的基本工資,一半屬於公司固定性**。回到家給媽媽要走50元,就揣着剩下的錢找許多朋友吃飯,每到月中的時候,一定是囊中羞澀,最多褲兜里裝着幾塊錢。有一次中午,杜需沙餓得冒酸水,握着身上僅有的兩塊四毛七分錢,到中關村街旁的一家延吉冷麵館要了兩大碗面,還餘下三分錢,一口氣連湯帶水地吃了乾淨,結果出門就吐了一地。

所以他喜歡外出調試,因為有免費的工作餐,否則都是要等下班回家才能夠吃晚飯。

杜需沙他們回到辦公室,聊了不一會,處長等三人就回來了。屠經理渾身酒氣,眼睛好像已經睜不開了,四哥走路有些搖晃,只有處長臉色微紅,聲音平穩地對四哥說吩咐着。

「我已經簽好字了,你去財務科把支票領出來交給他們。然後,帶屠經理去招待所休息一下,他喝多了現在開不了車。你們司機班派個車,現在送那位工程師回去。」

杜需沙回到公司,時間已經是二點多了,大廳各處空蕩,往裡走,只見麻老太太的辦公室內,部門六、七個的年輕人都圍在麻老太太身邊。

梁守為手提保溫瓶正在給麻老太太倒水,小王給麻老太太捶着背,麻老太太好像哭過,撅着嘴,坐着望着窗外。

尹宗蹲在麻老太太腳前,安慰着說:「閔總經理的決定水平多高,把我們部門今後所銷售整機的銷售額記到微機部門,是為了平衡業務部的整體利益,也是給裴經理給台階,但是同意我們繼續銷售整機,說明閔總經理還是支持您的。」

麻老太太嘆了口氣道:「我不是難過自己,是難過給閔總經理帶來工作麻煩。閔總經理在香港處理商務糾紛,幾天幾夜沒有休息,頭疼得都快壞掉了,剛回到北京一天,還得處理公司內部矛盾。」

然後,語重心長地對大家說。

「你們年輕人都應該向閔總經理學習,閔總經理在香港,為了體現公司形象,白天也得西服革履,也得坐高級轎車,晚上卻找便宜的小旅館住。回到北京,到公司上班,也是穿着工作服,也是要騎舊的單車的。」

說完,拿起梁守為端過來的水杯,喝了一口,又放下了。

小王探着頭說:「梁守為,這水還是昨天早上我打來的吧,早都涼了。今天你怎麼不去鍋爐房打水?」

「昨天怎麼是你打的?昨天下午是我打了兩瓶。」梁守為一臉無辜。

「今天是星期幾?星期三!」小王瞪着大眼睛,「是你說的乾媽辦公室里的開水,你負責星期一、三、五,我負責星期二、四、六。」

「我這不是多給你點照顧乾媽的機會嘛。」梁守為打圓場道。

尹宗站起身,提起兩隻保溫瓶,「好了好了,平常都是辛苦你們,今天我去打水。」

「等一下,」麻老太太開口了,「今天晚上老頭子出國考察去了,我讓阿姨炒了幾樣菜,你們幾個下班以後就過我家吃飯。」

尹宗和大家都答應了一聲。

杜需沙這時正站在門口外,想退出來,卻已經和出來尹宗打了個照面,尹宗主動招呼了一聲,麻老太太歪頭就看到了杜需沙。

「麻老師,我回來了。」杜需沙進了一步,「安裝很順利。」

麻老太太點點頭,說:「那就好。」

這時廳里有人喊着:「杜需沙有人找。」

杜需沙剛走入大廳,見老遠的一個人用手指點着他,哈哈大笑起來,「哈哈!真是杜需沙呀。」

杜需沙辨認了片刻,也笑了一笑,「老宮,宮明龍!真是不敢認了。」

「是嗎?」宮明龍揚起眉毛,春風得意的樣子。

杜需沙與宮明龍是高中同年級不同班、大學同年級又同班的同學,都很了解,只是畢業後一直沒有聯繫。

宮明龍面容發光,頭髮梳理整齊,穿着深藍色筆挺的西裝,雪白的襯衫,皮鞋發光,夾着黑皮包,透過黑框眼鏡上下打量着杜需沙,用一隻手指頭彈着杜需沙發舊的工作服,又笑着起來。

「哥哥,你現在怎麼混成這樣子。你過去可是人尖呀:咱們高中師大二附中的團委書記,才子呀!在大學也算上個能人呀!你記得我在上學的時候是什麼樣,姥姥不疼舅舅不愛。」

然後,又輕輕地笑着,「你杜需沙可不應該呀……。」

「聽說你也在中關村裡的公司?」杜需沙有些心煩意亂,打斷他的笑。

「是啊,我就在希望公司,我們公司人不多,但公司也掛靠在中國科學院名下,當然嘍,比不上你們計算所公司是直屬,那麼大的金子招牌……。」

「聽說你現在混得很好,在公司是業務主力。」杜需沙再次打斷他的話。

「馬馬乎乎吧。」說著,宮明龍從皮包里拿出一個金屬小盒子,打開後取出一張名片,遞過來。

名片上寫着:中國科學院希望電腦公司大客戶部副經理宮明龍。

杜需沙不好意思地說:「我在公司做技術支持,沒有名片。」然後問,「你今天怎麼找到我的?」

宮明龍一隻眼睛閉了一下,神秘地笑起來。

「哥哥,畢業後這兩年你就隱瞞去向,我問過許多同學他們誰都不知道。今天我是來找你們閔總經理談合作的事情:我們公司將銷售給國家部委一大批計算機,準備安裝上你們公司的漢卡,我是代表希望公司爭取你們公司漢卡的批量優惠。閔總經理就讓找裴經理具體談,在裴經理辦公室里我看見牆上貼着業務部人員名單,我一眼看見你的名字,當時我就同裴經理講,搞不好這個人就是我的同學呀,我一定要去見見。」

宮明龍手指一點空中。

「哥哥,記得咱們師大二附中同年級的老孫,孫君止嗎?與我一個班,就是那個大嗓門的,考到北京師範大學的人,現在也跑到中關村了,在金星公司做圖形卡銷售,還是上學時的老樣子,一副愛誰誰的樣。有機會我叫上老孫,咱們一起聚聚。」

看着杜需沙未置可否,呆若木雞的樣子,宮明龍收住笑容,抿起嘴唇,重重地拍着杜需沙的肩頭。

「哥哥,我今天見的絕對不是你真正的杜需沙。今天我要趕回公司開會,改日我一定找你好好聊一聊。」

宮明龍走出門口的時候,公司內許多進出的業務人員都與他在打招呼。宮明龍回過身指着杜需沙。

「過些天,我來找你。」

從宮明龍走後一直到下班的時間裏,杜需沙都若有所思。

杜需沙應該是什麼樣的人?他想。

腦海里突然浮現出許多雙不同神態的眼睛……看着他……接着湧出……那複雜的心情再一次沉甸甸地壓在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