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秦瑤謝玉升
秦瑤謝玉升 連載中

秦瑤謝玉升

來源:google 作者:餘九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瑤 謝玉升

一場車禍,他將她恨之入骨,讓她在陸家受盡折磨大雨中,她抬頭看着他,「陸青城,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我把命給你夠不夠?」他神情冷漠,無動於衷,「我要你的命有什麼用?」「那你要什麼?」「我要你日日懺悔,用一輩子還贖你和你爸爸犯下的罪孽!」後來,他把刀插進了自己的身體,血流如注,眼中滿是絕望與深情,「蘇遙,我把命給你,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展開

《秦瑤謝玉升》章節試讀:

第2章

「瞪什麼瞪,再瞪就連饅頭都不要吃了。

蘇遙突然冷笑一聲,當著她的面就把那饅頭扔進了垃圾桶里。

儘管現在胃已經出現痙攣現象,但她這點骨氣還是有的。

從前三天不吃不喝她都挺過了,不過是少吃一頓飯而已,餓不死的。

陸家住在有名的半山區,她要走到幾里的山路才能到達山下的公交車站。

以往都是這樣走的,今天這樣的身體狀況卻是吃力得很,發燒胃痛再加上某種不可言說的痛,讓她每走一步都冷汗直冒。

可是她必須要堅持住,今天是她論文答辯的日子,她絕對不能錯過。

一輛銀灰色的跑車從她身邊疾馳而過,可才過去又倒了回來。

車上的男人穿着五顏六色的襯衫,戴着誇張的墨鏡,車子停下來後,男人用食指把眼鏡往 下勾了勾,露出一雙輕佻的眸子來。

「我當是誰呢,這不是陸青城家的蘇遙嘛,去哪兒啊?我送你。

蘇遙目不斜視的往前走,連個眼神都沒給他。

男人看着她的窈窕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他就喜歡她這又冷又拽的勁兒,女人嘛,還是辣一點的有意思。

他踩着油站又跟了上去,貼着她的身邊慢慢的走着,「上車吧,我免費送你,這麼大的太陽,曬着可就不好了。

蘇遙終於轉過頭來,簡單粗暴的給了他一個字:「滾!」

「滾?」男人歪着頭沖她哼笑出聲,「這個我不太會,要不你教教我怎麼樣?」

蘇遙強忍着難受撿起路邊的一塊磚頭朝着他的車頭就砸了過去,那風檔玻璃瞬間就碎成了蜘蛛網狀。

男人頓時『卧槽』一聲,臉色巨變。

「蘇遙,我給你臉了是不是?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不過就是陸青城養在身邊的一個玩意罷了。

然而,蘇遙已經聽不清他在說什麼,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栽了下去。

也是趕巧,她倒下的地方正是坡度最大的地方,這樣一倒,就順着坡滾了下去。

男人話音剛落,就看到她整個人滾了下去,不由得又是一聲『卧槽』,卻還是踩起了油門,開車追了過去。

***

醫院。

陸青城坐在季杭的辦公室里,問道:「什麼情況?」

「陳昊送來的,我一看才知道是蘇遙,欸,他們兩個怎麼在一塊啊?」

「我問你,『她』是怎麼回事!」

「高燒,胃出血,右手骨折,後腦輕微撞擊,問題應該不大,還有……撕 裂傷,問題不少,但死不了人。

每說一樣,陸青城的臉色就難看一分,「死不了就好。

「死不了就好?」季杭冷笑一聲,用筆尖敲了敲桌面,道:「要是再這麼下去,她離死也不遠了,報告顯示,她長期屬於營養不良的狀態,你都不給她飯吃的嗎?」

陸青城起身往病房走,進了病房,護工正在給她擦身體。

陸青城走到床邊,道:「你先出去。

護工不敢有違,趕緊走人。

床上的人臉色白的嚇人,本就淺色的唇瓣沒了往日的水潤,已經乾的裂開了口子,若不是胸口若有若無的起伏,真的與死人無二了。

「爸爸……」

乾裂的嘴唇微微蠕動,發出喃喃囈。

而這兩個字卻讓陸青城瞬間拉回了神智,目光再度冰冷起來,「既然醒了,就別再裝了。

「爸爸……」

床上的人似乎聽不到他的話,只是一直重複着這兩個字,像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小孩子在尋找依靠。

「爸爸,帶我走……」

陸青城的手指瞬間蜷起,手背青筋畢露,然而他沒有出聲,只是死死的盯着她的臉。

***

蘇遙是生生被疼醒的,渾身上下像是被碾碎了一樣。

眼睛還沒有睜開,腦子就先一步的活了起來,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所有的畫面都在她的腦子裡走了一遍。

睜開眼,白茫茫的光讓她暫時無法適應,又重新閉上。

床邊的人氣場強大到即便是沒有看到他的身影,也能感覺到那熟悉且冰冷的壓迫感,她心裏打了個冷顫,適應了一會兒,再次睜開眼。

「幾點了?」

「下午三點半。

下午三點半……

她的論文答辯是在上午十點,呵,她拼了命的想要趕過去,終究還是錯過了。

「我的手怎麼了?」

「骨折。

「能給我點水嗎?我有點渴。

陸青城端起桌上水杯遞到了她的嘴邊,她伸着脖子往前夠了夠,喝了兩口,然後又躺了回去,「謝謝。

「是陳昊送你來的醫院。

蘇遙淡淡的應了一聲,「哦。

陸青城突然起身,雙手撐在她頭的兩側,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像是盯着獵物一樣盯着她,聲音比之前要輕了許多,「你就沒有什麼要說的了嗎?」

即便是在病床上疼的死去活來,可蘇遙還是被這張俊美絕倫的臉分了心。

「說什麼?」

「說你們兩個為什麼會在一起。

「路上遇到的。

「就這麼簡單?」

蘇遙微微蹙起了眉頭,淡定的與他對視,「你到底想聽什麼?」

「你該不是想着攀上陳昊,讓他來解救你吧?」

「你說我勾引他?」蘇遙突然笑了出來,「他的確是想睡我,這就是你想聽到的嗎?」

陸青城的瞳孔猛地一縮,陰鷙一笑,「所以這是勾搭上了?」

「如果勾搭上了,你能放我走嗎?」

「你說呢?」

才剛醒過來,頭還是暈的,她忍着想吐的衝動,難受的閉上眼睛,「我有點難受,想睡一會兒。

「怎麼,不讓你跟他走就難受了?」陸青城伸手捏住她的下頜,逼着她睜開眼睛,「看着我,說!是不是?」

他不碰還好,這樣一動,胃裡就是一陣翻湧。

一個沒控制住,『嘔』的一聲,直接就吐了出來。

陸青城的臉都黑了,鬆了手,轉身就去了衛生間。

看着他氣急敗壞的身影,蘇遙突然有些想笑,可笑着笑着,淚珠就從眼角掉了下來。

《秦瑤謝玉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