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傾世醫後:君上別過來
傾世醫後:君上別過來 連載中

傾世醫後:君上別過來

來源:google 作者:布容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凌陌塵 莫承淵

身為中醫世家傳人的凌陌塵,突然穿越了是大燕第一皇商的獨女,也是深宮之中無名無分的一個尷尬存在接受現實的她只想好好的當一個混吃等死的米蟲,可為什麼這些女人就是不消停?還有罪魁禍首的那個皇上,給不了我想要的,你撩什麼啊!皇上:這天下都是朕的,你也不例外凌陌塵:……中二病再見!展開

《傾世醫後:君上別過來》章節試讀:

  凌陌塵衝撞太子,皇上卻反而責罵太子一事,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這宮裡一向都是些捧高踩低的主兒,通過宮宴和太子這兩件事,凌陌塵在眾人心中一躍成為皇上的新寵,所以大家馬上開始巴結起她來,瑤光殿一時熱鬧非凡,讓一向喜歡清靜的凌陌塵頭疼不已,幾乎想閉門謝客。

  通向瑤光殿的安靜夾道上,敏婕妤正與貼身侍女一前一後的走着,忽然一聲嬌笑讓她站住了腳。

  「呦,這不是敏婕妤嘛,見過姐姐。」一個身着暗紅纏枝牡丹的碧色宮裝美人正站在岔路的拐角處,衝著她笑。

  敏婕妤臉上有些僵硬,勉強笑了笑,說:「原來是舒美人,好巧。」

  舒美人卻快步走到她身邊,狀若親昵的說:「才不是什麼巧,我是專程在這等姐姐的。」說著看了看敏婕妤身後那個宮女手裡提着的食盒,又笑着道:「敏姐姐是要去凌姑娘那裡吧!正好妹妹我也想去,正想讓姐姐帶我認認門呢!」

  「你也去?」敏婕妤瞪着渾圓的眼睛問,眼神里是滿滿的不可思議。

  這個舒美人搞什麼鬼?

  「是啊是啊,這個凌姑娘可是這幾日宮裡的風雲人物呢!那日宮宴我身體不適沒有去,沒看到凌姑娘的風采真是遺憾,聽聞姐姐和她關係不錯,所以來求求姐姐呢!」

  敏婕妤想起那日的宮宴,冷哼一聲:「還不是托舒美人的福!」

  說罷也不管她,急急地快步向前走去。

  進了瑤光殿,敏婕妤沒有像以前一樣直接進去,而是看了一眼身後的跟屁蟲舒美人,鼓着臉,沒好氣的跟一旁守門的茯苓的說:「沒看見有人來了嘛,還不快去告訴你家主子!」

  平白挨了一句說的茯苓也沒有問這個沒見過的女人是誰,就委委屈屈的跑進偏殿,對凌陌塵說:「主子,敏婕妤來了。」

  此時的凌陌塵剛剛打發走了幾個分位不高的寶林、御女,正靠在美人榻上拿着本書休息,聽到這話,有些奇怪的抬眼問:「讓她直接進來就行了,你怎麼還特意跑一趟?」

  雖然凌陌塵現在還沒有封號品級,但是敏婕妤性子十分直爽,也不在意這些禮節,每次來了就直接進來,不用她起身迎接更不需要通報。

  茯苓不甚機靈的說:「誰知道,忽然就站在門口讓我通報。哦……我想起來了,她旁邊還有一個女人!」

  「誰?」

  「我……我不認識,也忘了問。」

  聽了這話,凌陌塵無奈的搖搖頭,選了新人當宮女固然放心一些,然而這就是白芷所說的「沒被**,不會伺候人」的後遺症了吧。

  她不在意的擺擺手讓茯苓下去,自己起身去院子門口。

  沒等到門口,就聽到一聲讓她起雞皮疙瘩的嬌笑。

  「哎呀,原來這就是凌姑娘,果然如大家所說,花容月貌,氣質出塵。」說罷,舒美人向前走一步迎到她面前,一點也不見外的開始了自我介紹:「我是舒美人,略微虛長你幾歲,以後你就叫我舒姐姐,我稱你一聲凌妹妹可好?」

  凌陌塵心裏忍不住打量起這位舒美人,碧綠色的齊胸襦裙上,綉滿了紅色的牡丹。

  ……簡直是暴發戶一樣的審美。

  正在凌陌塵認真考慮該閉門謝客的時候,敏婕妤出來打了圓場。

  「凌妹妹,我給你帶了特製的雪峰糕,加熱方法獨特。走走走,我去小廚房告訴你怎麼弄。」回頭看向舒美人說:「舒美人暫且去正殿坐坐吧,雅竹,把食盒給我,你帶舒美人去正殿。」

  接着不由分說的拉走了凌陌塵。

  「這位大姐是誰?」簡直莫名其妙。

  眼看離得遠一些了,敏婕妤才說:「這舒美人,哼,我看她來這裡根本就是不懷好意。你還記得宮宴上我被陷害的事么?我回去仔細想了想,那幾天只有舒美人去過我那裡!」

  凌陌塵一怔,問道:「確定是她?」

  「東西是不是她埋得我不確定,不過也八九不離十了。就算不是,她肯定也不懷好意!」

  說話間已經到了小廚房,敏婕妤把食盒打開,拿出一碟子精巧的乳白色糕點,點了兩滴香油,交給廚娘放到蒸籠里,才拉着凌陌塵說:「這個舒美人是皇后那一派的,怎麼能讓我不懷疑?你不知道,如今這宮裡一共有兩派實力,一個以皇后為首,一個以太后和賢妃為首,這兩派從皇上十七歲登基開始就一直斗個不停,到現在八年了,也沒分出個勝負。像我們這種兩派都不依附的,最容易成炮灰。」

  「太后呢?」她來了宮裡快兩個月了也沒見過太后啊!

  「賢妃陪太后去禮佛了,過段時間就回來了。這當今太后並不是皇上生母,她的兒子景王一直不大安分。皇后那一派就是仗着皇后的父親仁武驃騎將軍當年是個堅定的保皇黨,從龍有功,所以現在居功自傲。這個我也是聽我父親說的,他讓我千萬別得罪皇后,誰知……唉」說到這裡,又感激的看向凌陌塵。

  聽着敏婕妤說的這些,凌陌塵心裏默默吐槽,這宮裡的形勢果然錯綜複雜,不是她這樣只會擺弄藥草的凡人能掌握的,她還是……在這個小院子里安安心心的過自己的小日子吧!

  正在這時廚娘拿了蒸好的雪峰糕走了過來,蒸後的雪峰糕竟然一分為二,上半部分化為半透明,下半部分吸收了香油變成淺棕色,煞是奇特。

  敏婕妤得意的說:「這是我娘的獨門秘方呢!對女人最是滋補,從現在開始放十二個時辰,明天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吃啦。」

  「這麼麻煩?」這個糕點蒸完放一天才能吃?

  「哎呀你聽我的准沒錯,我還能害你么!還是你怕……?」說著看猶疑的看向凌陌塵。

  她真是無語,這有沒有毒她還能不知道?只好安慰敏婕妤說:「哪裡哪裡,你的東西我怎麼會不放心呢。」

  敏婕妤這才露出了笑容,拉着她的手說:「那我們快回去對付那個討人厭的舒美人吧,反正她肯定不安好心。」

  正要出小廚房,只聽得院子門口傳來她的小太監增福響亮的唱禮聲:「陛下駕到!」

  皇上?他來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