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傾世小狂妃楚顏
傾世小狂妃楚顏 連載中

傾世小狂妃楚顏

來源:外網 作者:一醉琉月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一醉琉月 其他類型

真假千金】她楚妙,本是丞相府嫡長女,卻與村婦之女錯換了人生;被家族尋回,成為父母與皇室的一顆棋子。她被哄騙嫁給平南王的嫡子蕭容瑾;公公是從無敗績的戰神,婆婆是燕國首富之女,丈夫體貼溫柔也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蕭家兒郎個個尊稱她為一聲「嫂子」。可她滿眼是那站在陽光下的白月光,負了蕭家滿門。蕭家倒,她被家族棄如螻蟻,捧那村婦之女為帝後,告訴她「你天生命賤,怎配得上孤」。重生回來,蕭家七子皆在,她依然是他的世子妃,蕭家眾人捧在掌心的嬌嬌媳;但這一次,她要顛覆這江山!展開

《傾世小狂妃楚顏》章節試讀:

紀璞瑜接過了九生花,拿出匕首,就劃開了自己的手腕。 鮮血滴在了九生花上,花苞得到了滋養後,從雪白色變成了鮮紅色。 楚妙怕平安看了會害怕,命安管事把平安抱走。 祁深卻發現紀璞瑜的血要比旁人的濃,血流速度緩慢,卻能夠很快滋養出花朵。 九生花中已經有三朵花在一刻鐘內綻放,這對祁深來說是奇蹟,是無人可以辦到的學識。 可儘管如此,紀璞瑜的臉色也肉眼可見的蒼白。 九生花最後一步才是最難,也是至關重要的。 最後一株花才是入葯所用的藥材,八朵花蕊已經綻放,獨獨最後一朵花遲遲未見綻放的跡象。 紀璞瑜也沒有停下來,反而在自己的手腕處又劃開了一道傷口。 楚妙眉頭一蹙,有些看不明白紀璞瑜的做法。 就在這時,九生花最後一朵花慢慢打開花苞,裏面的雪白色花蕊映入眾人眼中。 祁深從未真正的見過九生花花開九朵,眼前的盛景讓他感到很意外。 紀璞瑜收回手,捂住了自己的手腕,身子恍動了幾下。 祁深問道:「紀將軍,把這凝氣丸吃吧,可以短時間內修復你的身體。」 紀璞瑜擺了擺手道:「用不着。」 他瞥了一眼九生花說:「我可以走了吧。」 還未等楚妙回話,紀璞瑜就從她身旁走過,在邁出門檻時,楚妙開聲問道:「當初是你下毒害他的,現在他快死了,你可以選擇袖手旁觀,等他一死,你便能回到太后身邊。」 紀璞瑜腳步微頓,微微側頭瞥了一眼身後的女人說:「你是想問我為什麼要救蕭容瑾吧。」 「我突然……也沒那麼希望蕭容瑾就這樣死了。」 話落,紀璞瑜迅速離開了安家,影衛們緊隨其後,跟蹤紀璞瑜的蹤影。 祁深問楚妙:「你還要殺他?」 楚妙端起了九生花道:「師兄覺得他該活着嗎?」 祁深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 解藥需要七日的時間才能制出來。 這七日,蕭容瑾被泡在了濃郁的藥草里。 楚妙也沒有閑着,因為盤州近日怪病橫行,許多求醫的百姓,高熱不退,盤州十幾家有名的醫館郎中,也全部病倒。 這來勢洶洶的病情,讓楚妙立刻拉起了警鐘。 而她用飛鷹送往蕭家軍營的信也傳來了壞消息,蕭家軍內已經有士兵感染瘟疫,死去了六七百人。 軍營副將怕消息傳出去後,讓百姓恐慌,遲遲沒有往朝廷上報。 現在軍中還有幾名軍醫在頂着,可是怪病來的兇猛,以前用的瘟疫方子並不見效。 軍中士兵陸陸續續的病倒,不知還能撐得了多久。 信中答覆可見絕望,楚妙能夠感受到此刻的蕭家軍是如何的人間煉獄。 她見識過瘟疫的場面,盤州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安家施粥的下人,也把怪病帶回到整個府邸。 府中之人,無人能以逃避。 楚妙也捲入這場怪病中,高燒、寒顫、咽痛、耳鳴…… 祁深在蕭容瑾的房中為他配解藥,能夠救她的人,只有她自己了! 她從床榻爬起來,音素快步上前扶她:「主子,你要做什麼,你先好好休息。」 「扶我起來。」她深吸了一口氣,看着對面的書案:「我要寫幾個方子,你去抓藥熬幾碗藥水送進來。」

《傾世小狂妃楚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