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歸何處
情深歸何處 連載中

情深歸何處

來源:google 作者:不要對我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韓汐昭 項宇天

他們是青梅竹馬,她對他是男女之愛,他對她是兄妹之情,後來,他被迫娶她,她以為她可以等他愛她,可是三年婚姻,她只等到自己的心灰意冷……展開

《情深歸何處》章節試讀:

飢腸轆轆醒來,她迫不及待衝下樓,桌上已備好早餐,林嬸看她風風火火的樣子,想叫她慢點,但還是什麼也沒說,只是堆了滿臉的笑意。

一番風捲殘雲之後,韓汐昭終於抬頭,露出了滿足的笑容,在林嬸眼裡,她也就是個大孩子。

「林嬸,一會兒你把晚餐做一下就回去吧,也不用去買食材了,冰箱里有什麼就隨便做點什麼,哦,對了,門窗也都關緊了。」韓汐昭休息片刻後,窩在沙發上懶懶說道。

林嬸按她說的先關了樓上的窗戶,然後在廚房裡準備晚餐,韓汐昭也呆在廚房裡,一邊看林嬸做菜一邊與她閑話家常。

臨近中午時候,韓汐昭到達林氏集團樓下,不多時,林宵便出現了。

見他略微消瘦的樣子,韓汐昭感覺到自己的心在隱隱作痛,她隨即笑着朝他招手。

林宵也報之一笑,很快朝她走過來,不及他說話,就被急性子的韓汐昭拉進車裡,又一股腦地給他塞了一懷的三明治和牛奶。

「先吃點這個填填肚子吧,等會兒才能吃飯呢。」韓汐昭一臉亢奮,林宵不知道她葫蘆里賣得什麼葯,只是看她樣子,莫名覺得有些歡喜,多日來積壓在內心的沉重情緒稍稍緩和了些。

「這可是我做的呢,快嘗嘗,看看好不好吃。」韓汐昭嘿嘿地笑着,看見林宵突然間變得猶豫起來的表情,不由地心生惱怒,這個死傢伙,竟以為她給他的是黑暗料理,於是一巴掌呼在他肩上,「幹什麼呢,還沒吃就這個表情,死不了人的。」

「臭沒良心的……」韓汐昭一直哼哼唧唧地念着,把車開得飛快。

林宵悠悠地吃完她給的食物,才發現車是往市外開去的,就是不知道有什麼事需要她如此神秘兮兮。

車停在一處僻靜的地方,韓汐昭從后座翻出一個保溫桶,給林宵倒了一碗薑湯。

「快喝了吧。」

林宵一頭霧水,但還是乖乖照做了,韓汐昭自己也喝了一碗。

「走吧!」韓汐昭放下東西,擦了擦嘴吧,又催着林宵下車。

本以為是要去尋寶,最後發現韓汐昭只是邀自己踏春,林宵真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至少該讓他換雙鞋啊!

「昭昭,你該帶只風箏來的。」林宵追上跑跑停停的韓汐昭,轉過身,倒着走路。

韓汐昭看面前男子,還似少年模樣,清朗俊逸,歲月未曾刻意雕刻過他,總是這樣一副少年書生,意氣風發的樣子。

韓汐昭看他明澈雙眼,不覺笑出了聲,還風箏呢,怕是不知雷電滋味吧。

林宵並不知她笑容何意,只是見她明眸皓齒,綻裂如花,也跟着她呵呵笑起來,卻不知自己樣子多傻,惹得面前女子更加大笑不止。

不多時,天空昏沉,黑壓壓一片,林宵心叫不好,上前拉住韓汐昭的手,「昭昭,天氣不好,大概是要下大雨,該回去了。」

誰料韓汐昭臉上笑容更加詭異,「林宵,誰說我們是來踏春的?」

林宵正反應着,雨點已經落了下來,吧嗒一聲打在他拉着韓汐昭的那隻手上,緊接着,一滴又一滴,在他們發上,臉上。

韓汐昭拉着林宵,開始跑起來。

沒有方向,沒有終點,不停地跑動着,韓汐昭在雨中大喊大叫,隨後,林宵也跟大喊大叫。

雨點濕透了他們的衣裳,也**他的眼眶,男兒有淚不輕彈,在這雨幕中,只有這雨水,遇見過他的眼淚。

雨勢太大了,又沒有停的樣子,韓汐昭本想着要呆到雨停,可看這天氣,似乎是要與她僵持到底的陣勢,也只好先認輸,拉着林宵離開了。

她在附近訂了房間,農家民宿,主人是個中年婦女,熱情得很。

韓汐昭車裡早備了換洗的衣物,也包括林宵的,她特意帶他出來淋雨,怎麼可能不準備好東西,拿給林宵時,他臉上的錯愕韓汐昭怎麼也忘不掉,事後,還頻繁做出這個表情來嘲弄林宵,把林宵氣得不行。

洗過熱水澡,主人又給他們煮好了薑湯,兩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都喝了,其實回到車裡後,韓汐昭又變魔術地拎出一壺薑湯,二人分着喝盡了,現在又喝,肚裏早就不滿了,又不能拂人好意,只是在喝過之後,一個看着一個,就笑了起來。。

女主人廚藝很好,兩人在窗子邊吃飯,雨水敲擊在玻璃上,木板上,倒成了一道天然的背景音樂,聽得人舒心愜意。

吃過飯,雨剛好也停了,二人在門前合了張影,鏡頭裡的他們都笑得開懷肆意。

屋檐葉梢掛着水滴,不時折射出光線,又比任何珠玉圓潤剔透,韓汐昭走時一步一回頭,不願離去。

由林宵開車回去,韓汐昭沒多久就睡著了,睡思昏沉,看起來從未睡過覺似的,林宵將車開得很慢,放了首輕柔助眠的曲子,一路回了市裡,原以為她會一直睡着,可她又醒了,拉着林宵找了間酒吧,就又落在的人間煙火中央。

不多時,就有了醉意,韓汐昭雙眼朦朧,鬧着林宵要抱抱,而後趴在他肩頭,又睡著了。

車到半路,韓汐昭醒了,倒像是從未喝醉的樣子,湊過來問林宵暈不暈。

司機看二人認識,這才將車子往快了開,很快到達小區門口。

她站在燈下,看着車子走遠,然後消失在一片明晃交錯的車燈里,良久,才轉身往裡走。

夜裡風涼,心頭那點溫熱的酒意吹散很快被吹散,心裏又是一陣冰涼。

自這天之後,她再也沒有和林宵聯繫過,只是不時和他身邊可信賴的助手聊上幾句話。

他們各自都困在自己的藥石無醫的癥結里,誰又能真正幫得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