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連載中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來源:外網 作者:全城人都等着我成寡婦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全城人都等着我成寡婦 恐怖靈異

秦安安本是集團千金小姐,卻因為公司瀕臨倒閉,成了無人問津的落魄少女。後媽的出現,給秦安安本就落魄的生活雪上加霜;被後媽逼迫着嫁給身有殘疾的大人物傅時霆。拋開他本人的不談,這樁婚事確實是他們秦家佔了很大便宜,然而這樣的男人,誰會將自己的姑娘嫁過去守活寡。展開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章節試讀:

第9章
上次檢查的時候,還沒有顯示兩個孕囊。
沒想到短短一周,她肚子里竟然變成了兩個孩子。
秦安安拿着彩超單,坐在走廊的長椅,靜靜發獃。
醫生告訴她,懷上雙胞胎的概率非常低。
如果這一胎打掉了,她以後可能再也懷不上雙胞胎。
秦安安內心苦笑,這一切,都是傅家私人醫生的傑作。
他們當初給她移植受精卵的時候,並沒有告訴她要讓她懷上雙胞胎。
或許,她在他們眼裡,從始至終,都只是傅家的生育工具。
上周她出血,她以為是來例假了,說了之後,傅家醫生以為移植失敗,加上傅時霆醒來,打算跟她離婚,所以傅家醫生沒有再找過她。
生,還是不生,現在全在她一念之間。
在醫院坐了一個多小時後,包里的手機響起。
她掏出手機,起身,朝醫院外面走去。
「安安,你爸爸快不行了!你現在快回家一趟!」電話那邊,媽媽的聲音嘶啞急切傳來。
秦安安懵了一下。
爸爸不行了?
怎麼會這樣?
她知道爸爸前陣子因為公司的事,急火攻心,暈倒住院,連她的婚禮都沒能參加。
沒想到竟病的這麼嚴重。
秦安安腦子裡亂成一團。
她跟爸爸的感情並不好,因為他出軌,她永遠都不會原諒他。
可是陡然聽到他病重的消息,心臟還是被猛地刺痛。
……
趕到秦家,客廳里一片狼藉。
張芸帶她進入主卧。
秦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眼睛微眯着,看到秦安安,他的手臂對着她抬了抬。
「爸,您生病了怎麼不去醫院?」秦安安握住爸爸微涼的手,眼眶瞬間潮濕。
王婉芝冷嗤:「說得輕巧!咱們家哪裡有錢給你爸治病!」
秦安安抬頭看她:「你不是從傅家拿了一筆錢嗎?!為什麼不給我爸治病?!」
王婉芝撇了撇嘴:「那筆錢拿去還債了啊!你知道你爸那個公司欠了多少錢嗎?秦安安,你不要一副我吞了你錢的樣子!況且,你爸這個病,沒法治!還不如早死早超生!」
王婉芝丟下這席話,狠心離開卧室。
秦可可沒有隨着她一起走。
不管怎麼說,秦傑是她親生父親,而且秦傑一向疼她,她也不想失去父親。
「爸,您別生我媽的氣。她不是不想給您治病,實在是我們家沒有這麼多錢。」秦可可站在床邊,淚眼婆娑,「爸,我多麼希望您能好起來……」
對於秦可可的話,秦傑置若罔聞。
他眼眶裡蓄滿淚水,看着秦安安,嘴唇蠕動着,聲音很低:「安安……乖女兒……爸爸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媽媽……下輩子、爸爸下輩子再補償你們母女……」
握着她手的大掌突然鬆開。
屋裡響起一陣哭嚎。
秦安安心臟疼的一抽一抽。
她的世界,一夕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她嫁人了,懷孕了,她的爸爸沒了。
明明內心還覺得自己是個孩子,可是生活裹挾着她,把她逼到了無人絕境。
葬禮這天,天空下着淅淅瀝瀝的小雨。
秦家落敗,來參加葬禮的人並不多。
葬禮結束後,王婉芝招呼親友去酒店。
人群作鳥獸散。
須臾,墓地只剩張芸和秦安安。
天灰濛濛的,心情也沉甸甸的。
「媽,您恨爸爸嗎?」秦安安看着爸爸的墓碑,眼眶酸澀。
張芸垂眸淡淡道:「恨。哪怕他死了,我也不會原諒他。」
秦安安不解:「那您為什麼哭?」
張芸嘆息:「因為愛過。安安,感情是很複雜的東西,不是除了愛就是恨,也有可能愛恨交加。」
晚上,秦安安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傅時霆的豪宅。
從秦傑去世到今天葬禮結束,前後一共三天。
這三天,她沒有回傅家。
傅家的人亦沒有聯繫她。
她沒有跟傅家的人說父親去世這件事。
她跟傅時霆之間的關係,比冰冷,比霜寒。
踏入前院院門,她看到別墅燈火通明,客廳里座無虛席。
大家衣冠楚楚,手裡舉着高腳杯,相談甚歡。
她的腳步遲疑了一下。
「太太!」張嫂看到她,立即迎出來。
大概是她臉上的表情太過清冷凄苦,和客廳里的熱鬧極不相稱,所以張嫂的微笑僵住,欲言又止。
「外面下雨呢,你先進來吧!」張嫂拉着她的手臂,將她帶進客廳。
秦安安今天穿一襲黑色的風衣,衣擺下是一雙纖細白凈的小腿,她的腳上是一雙黑色低跟皮鞋。
氣質疏冷,和她往常的風格截然不同。
張嫂給她拿了一雙粉色毛絨拖鞋。
她換上拖鞋,不經意朝客廳掃了一眼。
傅時霆的客人們正用意味深長的眼神打量着,就像動物園裡的遊客打量籠子里的動物。
他們的眼神大膽而無禮。
秦安安用同樣的眼神,看向沙發中間的傅時霆。
他指間夾着一支燃着的煙,煙霧繚繞,他冷漠薄情的臉,在煙霧後面,似幻似真。
她之所以看向他,是因為他身邊坐着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有一頭漂亮的黑色長髮,穿着一條白色緊身裙,臉上精緻的妝容,艷而不俗。
女人的半個身體緊緊挨着傅時霆,她的指間夾着一支女士香煙。
能看出,她和傅時霆關係非同尋常。
秦安安目光在這個女人身上停留了幾秒後,微微擰眉。
「你就是秦安安吧?」女人從沙發里起身,步履妖嬈走到秦安安面前,「聽說你是老夫人給時霆找的妻子。老夫人的眼光果然不錯,你長得不錯,就是太小了……哦,我不是說你年齡小,我是說你身材……」
秦安安掀了掀唇:「你長得好看,身材豐滿,哪兒都比我好……傅時霆什麼時候娶你啊?」
她不咸不淡的一句話,讓對方登時氣炸。
「秦安安!你哪兒來的膽子這麼跟我說話?!你知不知道我跟了時霆多少年?就算你是他妻子,但是我現在打你一巴掌,你看他會不會幫你!」說著,女人揚起手臂。
『砰』的一聲脆響!
秦安安掄起桌上的一瓶高檔紅酒,將瓶子在茶几上砸破!
鮮紅的液體噴濺開,順着桌沿,淌到地毯上。
秦安安眼眶腥紅,手指緊緊攥着酒瓶,將破碎尖銳的瓶身對着那個耀武揚威的女人。
「想打我是嗎?來啊!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跟你拚命!」她拿着酒瓶,朝那個女人逼近。
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
聽聞秦家大小姐低調內向,沒想到……這麼瘋!
傅時霆眯着鷹眸,薄唇吐出淡淡煙圈。
他的視線,灼灼的落在秦安安那張委屈卻發狠的小臉上。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