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連載中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來源:外網 作者:全城人都等着我成寡婦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全城人都等着我成寡婦 恐怖靈異

秦安安本是集團千金小姐,卻因為公司瀕臨倒閉,成了無人問津的落魄少女。後媽的出現,給秦安安本就落魄的生活雪上加霜;被後媽逼迫着嫁給身有殘疾的大人物傅時霆。拋開他本人的不談,這樁婚事確實是他們秦家佔了很大便宜,然而這樣的男人,誰會將自己的姑娘嫁過去守活寡。展開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章節試讀:

第7章
他沒有設置密碼。
而且開機速度超快。
快到她心跳漏了幾拍。
她深吸了口氣,將U盤插上,然後登陸自己的社交賬號。
登陸成功後,她快速將文檔發送給學長。
一切順利的出奇。
文檔在十二點之前成功發了過去。
她多一秒也不敢在書房停留,關機的時候,握鼠標的手指大概抖了一下,不小心點到了電腦上的某個文件夾。
這個文件夾突然彈出來。
她的杏眸大睜,好奇的看了眼文件夾里的東西。
……
五分鐘後,她從書房走出來。
張嫂鬆了口氣:「你看,我說了先生不會這麼快回來吧?」
秦安安心情異常複雜,她好像發現了傅時霆的秘密。
早知道就不用他電腦了。
「張嫂,他書房裏面有沒有監控?」
「書房外面有。」
秦安安的臉『唰』的一下白了幾分:「那他肯定會知道我進了他書房。」
「等會兒他回來了,你主動跟他說就好了。我看了時間,你用了十分鐘不到,他應該不會生氣的。」張嫂安慰她。
『叮』的一聲,手機響了一下。
秦安安拿起手機,看到一條轉賬信息。
學長給她轉了兩千塊。
她沒想到報酬這麼高。才花了兩小時而已,竟然有兩千塊!
這筆轉賬,頓時抵消了她內心的恐慌。
她不是故意要用他電腦的,而且,也不是故意要看他電腦里的東西。
等他回來了,她好好跟他解釋一下,希望他不會生氣。
畢竟她已經同意跟他離婚,等離婚後,他們倆再也不會見面。
不管他身上有多少秘密,都與她無關。
午餐後,秦安安回到房間,將房門帶上。
她坐在梳妝鏡前,垂眸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喃喃低語:「寶貝,媽媽也捨不得打掉你,可是如果生下你,你以後多半過的比媽媽現在還辛苦……」
不知道是不是懷孕嗜睡的原因,沒一會兒,她便趴在桌上睡著了。
下午,房間外面穿來急切的腳步聲。
秦安安被驚醒。
不等她緩過神來,房門已被推開。
「太太,你是不是碰先生電腦里的東西了?」張嫂一臉驚恐,詢問她。
秦安安心提到嗓子眼:「他……他回來了嗎?他發現了?」
張嫂的語氣十分焦急:「你不是說只發一下文檔嗎?先生剛才說你碰了他別的東西,這會兒在書房大發雷霆呢!太太,這次我真的沒辦法幫你了!」
秦安安緊張的心臟砰砰亂跳。
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完了!
這下恐怕婚都不用離了,因為他可能直接弄死她。
她的眼眶泛紅:「張嫂,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他東西的。我關機的時候,手有點抖,不小心就給點開了。我發誓,我只看了一眼就關掉了……」
張嫂相信她,但也愛莫能助,「他剛才罵我了。搞不好我這份工作也做不久了。」
秦安安心裏堵得慌,她可以受懲罰,但是不能連累張嫂。
她從房間出來,打算去跟傅時霆解釋。
碰巧,一樓電梯門緩緩打開,保鏢推着傅時霆,從電梯里出來。
別墅最高三層,但是安裝了電梯。
她看到輪椅里的他,臉色陰沉的可怕,那雙眸子里,滾動着發燙的怒火。
她猜到他知道這件事會生氣,但是沒想到他會這麼生氣。
「傅時霆,對不起。」她心裏惴惴不安,如鯁在喉,「上午我電腦壞了,所以擅自用了你的電腦。這件事和張嫂沒關係。張嫂本來阻止我的,是我沒聽她的話。」
她將過錯攬到自己身上。
保鏢推着他到客廳停下,她抬眸看向他。
他的眼睛有點泛紅,看來她氣慘了他。
她再開口,聲音帶着重重的鼻音:「對不起。」
「你都看到了,對嗎?」傅時霆聲音低啞,帶着刺骨寒意。
他雙手交握,看似放鬆,實則指骨捏的發白。
如果他現在不是坐在輪椅里,他恐怕會直接捏斷她的脖子。
這個膽大包天的蠢女人!
真以為自己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了嗎?
竟敢去他的書房,碰他的東西!
該死!
她點了點頭,又猛地搖頭:「我現在已經記不太清楚了。我只看了一眼就關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看你隱私,我當時太緊張,不知道怎麼就點開了那個文件夾……」
「閉嘴!」看她狡辯,他更加厭惡,「滾回你房間去!離婚之前,不準踏出房門半步!」
秦安安到嘴邊的解釋,咽回肚子里。
她轉身,快步回房。
她能清楚感受到他對自己的厭惡。
在她房門關上後,傅時霆喉結滾了滾,對張嫂吩咐:「不準給她送飯。」
他這是要軟禁她,順便餓死她?
張嫂心裏為秦安安心疼,可是不敢有異議。
在傅家,傅時霆就是王法。
……
兩天後。
傅老太太血壓穩定,被准許出院。
出院後,傅老太太第一時間來到傅時霆的豪宅。
「時霆,你身體怎麼樣?醫生怎麼說的?你大概什麼時候能重新站起來?」傅老太太精神奕奕看著兒子,笑容舒展。
傅時霆:「醫生說我恢復的挺好。媽,有件事我想跟您商量。」
傅老太太臉上的笑容收了幾分:「你是不是想說你結婚這件事?婚禮是我給你辦的,安安是個不錯的女孩,我對她挺滿意的……對了,她人呢?你該不會把她趕走了吧?」
「沒有。」
傅時霆話音落定,朝張嫂示意了一下。
張嫂立即朝秦安安房間走去。
這兩天,她粒米未進,滴水未沾,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秦安安傅時霆的小說叫什麼名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