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空間,被糙漢嬌寵成首富
七零空間,被糙漢嬌寵成首富 連載中

七零空間,被糙漢嬌寵成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鬧肚的豌豆射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潤安 現代言情 蘇雲媚

【年代】【知青】【嬌妻】【糙漢】【空間】【種田經商】身嬌貌美搞笑女+人狠話多硬漢男現代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白領麗人蘇雲媚跑步的時候掉到河裡,穿越到了七十年代的一個小鄉村裡,成了個長相嬌媚,名聲糟爛的小媳婦兒聽到對象名字,溫潤安,想着應該是個陽光帥氣的帥哥,可見了人,頓時傻眼男人身強體壯,胳膊比自己大腿還粗,一拳頭似乎能送自己上西天,起初,蘇雲媚還有些戰戰兢兢,因為男人是套路來的可,日子長了,才發現,糙漢老公竟然是個愛老婆寵老婆的忠犬,而這世界上,最長的路,竟然是男人的套路展開

《七零空間,被糙漢嬌寵成首富》章節試讀:

男人便是蘇雲媚這具身體的父親,蘇大河,蘇雲媚的記憶里,蘇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很寵愛原主。

這樣驕縱得原主的性子任意妄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蘇大河看着病懨懨的小女兒,心裏是既氣憤又心疼,氣女兒成了家還跟個小孩子似的胡鬧不懂事。

可畢竟是寵愛了多年的女兒,看着她皺着眉頭,很是難受的樣子,心裏又是隱隱作痛。

深深嘆了一口氣,還是沒忍住摸了摸女兒的額頭,入手的溫度正常,心裏也放了心,開口道,「云云啊,離婚吧!」

蘇雲媚只感覺頭頂一記驚雷,整個人都不好了,自己明明是三十一枝花的都市麗人,黃金單身女,僅限於夜店裡伸出咸豬手,摸一把帥氣男模。

到了這裡,艱苦年代就算了,竟然是個已婚婦女,而且,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就要離婚了?

沒等蘇雲媚應聲,旁邊的女人又哭了起來,「孩子她爹,你怎麼能這麼狠心,云云要是離婚了,以後在村裡還怎麼立足,還能有人要嗎?」

真的,這話老扎心了,蘇雲媚無力反駁。

蘇大河又深深嘆口氣,額頭的皺紋如一條條溝壑,農家漢子本就顯老,這會兒愁苦滿面的看着更老了幾歲。

「都是我們家姑娘的錯,你讓我怎麼辦?」

女人索性一屁股坐在床上,猶豫片刻,為難的開口道,「要不,我們家以後好好對人家潤安,以後有回城的名額了,就給他當做補償。」

蘇大河掏煙槍,想抽口煙,又顧忌着妻女,想了想還是放下了,「當初我就說,給云云找個村裡的漢子嫁了,怎麼著我都能護她半輩子,以後還有她幾個哥哥,差不了。」

「可是呢,你就縱着,鬧死鬧活的要嫁給那個溫潤安,人家是知青,高中畢業,怎麼看的上咱們農村的?」

「最後怎麼著,我腆着張老臉逼着人家娶了,這才結婚一個月,就鬧出這麼個事,人家潤安要是氣性大的,掐死這個死丫頭都有可能。」

誰不知道這個道理呢,但是事情發生在自家人身上,心總是偏向自家人的,女人也就是劉玉撇撇嘴,到底是沒再開口了。

蘇雲媚皺了皺眉,輕吟一聲,「爸媽,我頭暈,我想再睡會兒,等我睡醒了再說吧!」

劉玉一聽,着急的說道,「誒,好好,寶兒,咱先把葯喝了再說啊!」

說著起身把剛剛倒出來的水端過來,手心裏還多了兩粒綠色的小藥片,先把葯喂進蘇雲媚嘴裏,然後扶起她的頭,餵了些水。

蘇大河拍了一下大腿,站起身來,「那你睡吧,爸媽先出去了。」

蘇雲媚應了一聲,兩人前後腳走了出去,劉玉不放心的看了蘇雲媚一眼,帶上門。

腳步聲漸漸遠去,蘇雲媚猛地睜開眼,看着灰突突的屋頂,感覺身體有了些力氣,慢慢的坐起身來。

坐起身的功夫,已經累的吁吁喘氣,又緩了會兒,蘇雲媚抬起腿,踩住地上的花布鞋,深吸一口氣,站起身。

完成這一系列動作,蘇雲媚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給自己加把勁,走到了梳妝台前。

這一次,徹底的看清了鏡中人的長相,蘇雲媚心中震驚不已,滿腦子的,就只有一首詩。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美人眼尾上挑,即使面無表情,也美得令人心驚,甚至是妖媚。

蘇雲媚撫摸着現在的臉,和自己原本的臉截然不同,但是,自己很喜歡。

美人一笑,眉目微動,飽滿的唇畔上翹,又多添了幾分風情,用現代的話說,簡直是純欲天花板。

足足欣賞了半個小時吧,蘇雲媚腳底板都站得發疼,才戀戀不捨的轉身回了床上。

重新躺下,蘇雲媚開始整理腦海中的記憶,記憶有些紛雜,但是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多,都比較清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的空氣一刻比一刻炙熱,房門又被敲響,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小妹,睡醒了嗎?起來吃飯了。」

聲音跟記憶里的長聽的聲音重合,蘇雲媚回應道,「三哥,我醒了,馬上就來。」

原主也叫蘇雲媚,和自己同名同姓,不同的是,自己是獨生子女,而原主有三個哥哥。

外面的人就是原主的三哥,蘇雲方,今年二十一,從小不喜歡讀書,就在家務農。

蘇雲媚的力氣已經恢復了很多,下了床,到門口打開門,入眼是一個英俊的少年,和原主有幾分像,含情脈脈桃花眼,眼尾上挑,男孩子長成這樣,屬實有點像個情種。

「三哥,你不用等我,先過去吧,我等會兒就來。」

蘇雲方看着妹妹好好的,似乎沒什麼事了,點點頭,轉身往正屋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