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平行世界的帝國崛起
平行世界的帝國崛起 連載中

平行世界的帝國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愛種地的工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衛剛 愛種地的工人

穿越大衛,紈絝子弟打造商業帝國奪回帝位,勵精圖治挽大廈之將傾衛剛,憑藉穿越者的智慧,在一個平行世界中運籌帷幄、縱橫捭闔,打造國泰民安、人壽年豐的大衛帝國展開

《平行世界的帝國崛起》章節試讀:

第一次離開全州,此時的衛剛心情異常沉重。

暗室之謎、自己和怡兒的身世之謎、《武罡遺書》之謎等等都不得而知。

三人一路向北,江南、中州尚好,越往北越覺得蕭條,荒田遍地,少有農家忙碌的身影。

這是怎樣的一個朝代,或者說這是怎樣的一個王朝,似乎老百姓生活得並不安逸。

不知不覺中,一行人來到了幽州。

「少爺,過了幽州就是鎮州了。」張林提醒。

「這些是難民嗎?」

衛剛發現許多拖家帶口的百姓,面無表情地向前方行進。

「少爺,我去打探一下。」

不一會張林趕了回來。

「少爺,朝廷和東胡在鎮州開戰了。這些百姓前往南方逃難。」

戰爭,受傷害的永遠是百姓。衛剛陷入了沉思。

「少爺,兵凶戰危,咱們回去吧?」

「東胡入侵,好兒郎自當精忠報國。走,到鎮州看看。」

韓怡聽聞,忍不住仔細看着衛剛,彷彿第一次認識這個表兄。

衛剛也覺得奇怪,自從暗室出來之後,自己如同換了個人似的,渾身上下充滿力量,洋溢着自信和激情。

一行人剛要出發,衛剛突然叫停了車輛。

因為一個小乞丐映入了他的眼帘。

「怡兒,你看,這不是那祁潤嗎?」

韓怡順着衛剛指的方向看去,真的又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此時,祁潤也看見了衛剛他們,一蹦一跳地從難民堆里跑了過來。

「公子,這麼巧呀!小姐姐也來啦!」祁潤熱情地打着招呼。

「你小子腿腳挺靈便呀,什麼時候跑到這裡來了?」

衛剛等人一路向北,枯燥無比,如今看到祁潤,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公子,你們這是要去哪裡?」祁潤喜上眉梢地問道。

「我們要去鎮州,一同前往?」衛剛對這個小叫花子頗有好感。

「好呀,只是我肚子餓得慌。」祁潤委屈地摸摸肚子。

「我們也不急着趕路,今天且在幽州住下。」

一行四人便在幽州城找了家客棧。

既是同行,自然不能讓祁潤叫花子打扮。

晚上用飯時,祁潤穿上新買的衣服,五官清朗、皮膚白嫩,頗有幾分女孩的精緻。

「小兄弟,你從鎮州來,那邊戰況如何?」

衛剛喜歡稱呼祁潤小兄弟。

「鎮州那邊朝廷怕是頂不住了,雖然是太子親臨督戰,奈何戰事突然,城中百姓已經紛紛向南方投親靠友了。」

「對了,鎮州戰亂,公子為何還要前往?」

祁潤言談舉止間總有種女孩家的柔美。這也許就是衛剛對他有好感的原因吧。

「我們要到鎮州走訪故親,來的時候也沒聽說北方有戰事,如今來都來了,豈可中途折返?」

終究祁潤是男兒,韓怡雖然不討厭這個小兄弟,但也沒有和他說話。

「小兄弟,今晚,咱們兩個住一間客房。」

用飯快結束時,張林對祁潤說道。

「不可,不可。」沒想到祁潤反應強烈。

眾人皆是一怔。

「張林,小兄弟與我們結識時間尚短,再向店家要一間客房便是。」衛剛安排。

「對對,我晚上睡覺打呼嚕、磨牙、放屁,怕影響你休息。」

祁潤急忙響應。

張林一口湯差點沒噴出來,心想多少也就是一間客房的事,也沒必要這麼誇張吧。

祁潤的小臉也有些許紅暈。

一路奔波,眾人都已睡去,只有衛剛來到院中,望着天上的圓月。

「公子,這麼晚了也不休息?」

一個悅耳地聲音傳來。

「小兄弟,我睡不着,出來走走。」衛剛扭頭髮現是祁潤。

「您有心事?」祁潤走到衛剛近前。

衛剛隱隱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如同怡兒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一般。

「小兄弟,你這英俊模樣,怎麼就做了個叫花子?」看見祁潤,衛剛有種說不出來的輕鬆。

「怎麼了,嫌棄我了?叫花子無牽無掛無煩惱,來去自由多瀟洒,有什麼不好?」

「你這個叫花子恐怕是故意裝出來的吧?瞧你這舉手投足,鬼才相信你是個叫花子。」

「還有這小臉,簡直就是個小白臉,我都有點動心了呢。」

衛剛笑着,便伸手要捏捏那白嫩的臉龐。

衛剛對這個小兄弟是真心的喜歡,除了個子矮了點外,還真是個英俊好兒郎。

怎料祁潤快速地躲開了:「幹什麼,對男的也動手動腳?」

「同是男兒,摸摸臉又怎麼了?既然你如此在意,回頭咱倆一起洗個澡,看你如何?」

衛剛調侃。

「不要臉!」祁潤小臉通紅。

「小兄弟,你的父母雙親呢?」對於祁潤的謾罵,衛剛毫不生氣。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要我了,為了生存,我只能吃百家飯。」

看着祁潤委屈的模樣,衛剛同命相連的同情感油然而生。

第二日,四人用完早飯便出發了。經過幾日的奔波,這一日終於來到了鎮州城外。

正在大家聊天時,突然前邊喊聲衝天。

幾匹戰馬從鎮州城南門衝出,馬上坐着身披盔甲的衛朝將士,最前邊是一位身着黃金甲的年輕將領。

緊接着,這些人的後邊追殺出數以百計的東胡士兵,手中揮舞彎刀,嗷嗷吼着。

「活捉衛朝太子者,賞千戶侯,黃金萬兩。」

那群韃子聽聞更是大受鼓舞,拍馬沖了過來。

太子?身着黃金甲的是太子?

「張林,護送他們到幽州,客棧再聚。」衛剛說著便抽出提盧刀沖了出去。

「太子莫慌,草民來也!」說話間衛剛已沖入東胡軍隊之中。

手起刀落間,韃子紛紛落馬,哀嚎不止。

衛剛自己都驚詫臂力之大、速度之快,一剎那,鬼擋殺鬼,佛擋殺佛。

百十人的隊伍硬是讓衛剛沖的七零八落。

突然一個韃子手持狼牙棒迎面砸了下來。

衛剛舉刀格開,感受到了對手力量之大。

料想這應該是韃子的將軍。

二人便戰在一處。

其餘韃子抽身又向南邊追了下去。

衛剛一看形勢不妙,救人心切,虛晃一刀,朝韃子士兵追了上去。

韃子將軍自然不會放棄,兩腳一夾馬肚沖了出去。

衛剛胯下汗血寶馬腳力蒼勁,片刻功夫與韃子士兵戰在一處。

韃子將軍很快也參與了進來。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衛剛明白如果不除此將,誓難救太子脫身。

於是加快速度,一刀朝韃子將軍劈來,對方舉狼牙棒迎戰,哪裡料到衛剛力大勁猛,加上提盧寶刀鋒利無比,硬生生將狼牙棒削為兩截。

正當韃子將軍吃驚之際,衛剛一式橫掃千軍,將韃子將軍攔腰斬斷。

眾韃子士兵一看將軍已死,紛紛潰逃。

而此時太子身邊只有兩名將軍護在左右,太子也是盔歪胄斜。

「太子殿下莫怕,韃子已被趕跑。」衛剛催馬來到太子面前。

「敢問壯士大名,來日必當重謝。」太子方才略微鎮定。

「回太子殿下,草民衛剛,驅除韃子是草民的本份。」非常時期,衛剛並未下馬行禮。

「太子殿下,此地不宜久留。」身邊的將軍低聲提醒。

「壯士可隨本宮前往幽州一敘。」太子朝鎮州望了望說道。

「殿下可前往幽州,草民在此斷後!」衛剛心裏還惦記着韓怡等人。

「壯士,憑此玉佩可隨時來找本宮,保重。」說完,太子將隨身玉佩摘下來交於衛剛。

策馬而去。

看着遠去的身影,衛剛如同夢境一般,自己竟在亂軍叢中救下當朝太子。

回想自己剛才砍殺韃子出刀之快、力量之大,簡直匪夷所思。

望着仍在滴血的寶刀,衛剛搖了搖頭。

整理思緒,看看鎮州方向,還是決定先去尋找韓怡等人。

韓怡一路上提心弔膽,那可是兇悍無比的韃子軍隊,就連朝廷的軍隊都不是他們的對手,表兄此去豈不是飛蛾撲火。

後悔當時怎麼沒有攔下表兄。

當滿身是血的衛剛出現在她的面前,韓怡直接暈了過去。

祁潤急忙抱起韓怡放在客房的床上。

張林卻不幹了。

「小叫花子,放開你的臟手!小姐千金之軀,豈是你可以隨意……」張林一時語塞,不知最後該用什麼詞了。

「怎麼,難道看着小姐姐摔倒在地不成?哪來的那麼多破規矩?」

祁潤雖然嘴上不饒人,但在心裏吐了一下舌頭。

衛剛並未覺得祁潤的行為有何不妥,卻將她的言行盡收眼底。

祁潤瞥了衛剛一眼,發現衛剛正看着自己,心裏一緊,忙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