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平衡木右邊的圓台
平衡木右邊的圓台 連載中

平衡木右邊的圓台

來源:google 作者:家香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青沐 齊斯年

坐在地毯上,熟稔地把頭靠了過來柔軟的栗色捲髮近在咫尺,我的手微微顫抖他怎麼知道我是絨毛控!此時不摸,更待何時!我眯着眼睛擼着手中柔軟的捲毛,感嘆人生圓滿齊展開

《平衡木右邊的圓台》章節試讀:

坐在地毯上,熟稔地把頭靠了過來。
柔軟的栗色捲髮近在咫尺,我的手微微顫抖。
他怎麼知道我是絨毛控!
此時不摸,更待何時!
我眯着眼睛擼着手中柔軟的捲毛,感嘆人生圓滿。
齊斯年輕輕拱了拱我的手,像只柔軟的貓,我都恍惚聽到他呼嚕呼嚕的喟嘆。
「我媽媽也喜歡摸我的頭,」齊斯年長腿蜷着,顯得有些可憐,「她喜歡貓,可惜對貓毛過敏,只好擼我解饞。」
他輕笑一聲,接著說:「如果可以,就是被她摸一輩子頭也沒關係。」
「月老也有媽媽嗎?」
我不解風情地收回手。
「當然!
你看不起我們這個職業是吧。」
他咬牙切齒,像只沒被順好炸了毛的貓。
「那你媽媽呢?」
我又問道。
他突然仰頭看向我,昏黃燈光映在他眼眸里,溫柔繾綣。
「做完你這一單,我就可以回去陪她了。」
齊斯年笑了笑,眼底破碎的光微顫。
神仙真可怕,業績做不完,有家不能回。
齊斯年開始了撥亂反正的大計。
他把陸青沐約了出來。
我們三個一起去了郊區新開的遊樂場玩。
所以誰能告訴我,遊樂場為什麼有泥潭這種遊戲項目。
在三四米高的平衡木上,左右兩邊都是人,哪一邊堅持到最後不掉下來,就能免單。
我對這種花錢找罪受的項目不感興趣,但耐不住齊斯年像個小朋友一樣磨人。
十分鐘後,我顫巍巍站在了平衡木右邊的圓台上。
陸青沐和我一邊,齊斯年在對面。
二十分鐘後,因為嘲笑掛在那邊搖搖欲墜的齊斯年,我樂極生悲摔了下去。
沒有想像中泥水黏膩的觸感,我受驚緊閉的眼睛睜開,陸青沐被泥水染髒的臉和記憶里重合。
八歲那年,兩家人出去野餐,我沒注意要摔進草木掩映的泥潭時,他也是這樣,墊在我身下。
自己滿身臟污,我最愛的白裙子只**小小一個角。
「陸青沐!」
我站起身,把他衛衣袖子扒開。
看到完好無損,我舒了一口氣。
當年他後背磕在亂石上,發了炎,在醫院躺了很久。
獲勝的齊斯年回到入口,戲謔道:「呦,你們這是殉情?」
我梗着脖子不理他,陸青沐冷着臉哼了一聲,「腳滑而已。」
齊斯年低笑結了賬,「這兩個苦命鴛鴦的我結。」
工作人員也一陣鬨笑。
泥坑項...

《平衡木右邊的圓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