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炮灰的征途
炮灰的征途 連載中

炮灰的征途

來源:google 作者:牛奶月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牧予 牛奶月亮 現代言情

作為一個合格的打工人,不僅工作007,還要幫老闆解決日常生活問題,特別是那些風流債找上門來的時候本想着自己已經是個老熟手,可萬萬沒想到這次大意了,不但問題沒解決還送了人頭展開

《炮灰的征途》章節試讀:

等再次醒來,宋牧予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

像是在酒店的房間,可又不像。房間到處瀰漫著藥水和消毒液的味道。

宋牧予輕挪了一下腦袋,頭上裹着的紗布扯着傷口處,疼痛讓她下意識地皺眉,也提醒了她所在之處——醫院。

可不就是醫院嘛,她都傷了腦瓜子了,文清他們不得送到醫院呀。

宋牧予此時還想着誰這麼土豪,給她安排了VIP病房,也不知道這能不能找老顧給她報銷了。

躺了一小會兒,感覺到身體極度缺水,宋牧予便雙肘支撐坐起,把枕頭支起一個合適的角度,往後輕挪了挪靠在枕頭上,隨後伸出手探向床頭柜上的水杯。

等她伸出手臂,才發現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伸出去的白玉似的手臂好像和她的胳膊肘子不太一樣。

因為工作996,時不時的還得搞個007,加上宋牧予自己單身還是獨居,所以她不會特別注重保養自己的身體。

日常就用水乳,其他啥都沒的,頂多有時候蹭個別人的護手霜。

這就導致她本人其實還挺出眾的臉變得只能算得上清秀,手指也像和臉搭夥離家出走一樣,長得越來越敷衍。

但她現在伸出去的手臂明顯是被精心保養過的。

這…是咋回事啊。

愣了幾秒,宋牧予一骨碌翻身下地,站在正對着床的電視機前,仔細打量着自己。全黑的電視屏幕只能看出輪廓,隱約可以看出五官來,再具體的就看不出來了。

她又急轉身趿拉上拖鞋,奔向洗手間。

看到鏡子里的臉,宋牧予的懷疑徹底落地。

鏡子里的女人樣貌非常出眾,兩條春山含翠的柳葉眉,一雙含着春水的杏眼,輕一撇便叫人勾了魂。

鼻樑挺拔,因為生病,嘴唇失了顏色,臉上還帶着些許蒼白,即便是沒有表情的時候,唇角也是會微微向上勾起。

這要是之前的宋牧予,她不得開心死。可是現在她只有迷茫,既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也不曉得自己叫啥。

正惆悵着,門口傳來聲響。

「小羽,媽媽來看你了~」

這聲音很輕柔也很年輕。

宋牧予悄咪咪地側着身趴在洗手間門框上,只露出眼睛,目不轉睛地盯着這個可能是這具身體的母親的人。

姚初靜沒聽到回答,便轉過頭來。

看到自己的傻閨女趴在洗手間門框上,訓斥道「你這孩子,門框上多臟啊」。

邊說邊走過來推搡着宋牧予去洗手間,「趕緊換套衣服,洗洗手,注意別碰到傷口啊。」

大概是不放心,又意圖幫宋牧予換衣服。

開玩笑,雖說可能是這具身體的媽媽,但對宋牧予來說可完完全全是個陌生人啊,而且看這小嫩臉,明顯就成年了,她又不是缺胳膊少腿,這還得了。

宋牧予連忙擺手表示自己可以,將女人輕推出去後才長舒了一口氣。

換完衣服洗完手的宋牧予沒有立即出去,畢竟她現在還是個「光桿司令」,幹啥啥不行,要啥啥沒有。

正着急着,洗手間門被敲響。

「小羽,洗完了吧,快點出來吧。」

女人輕柔的聲音透過玻璃傳了進來。

宋牧予沒有原身的記憶,只得暫時裝聾作啞走了出去。

可女人不知道宋牧予的想法,一直不斷地問這問那。半天只得到宋牧予的「嗯」、「啊」、「對」之後,也感覺到不對了。

「小羽,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和媽媽說話都這麼敷衍?」

宋牧予心裏咯噔了一下,完了,被發現不會被送去切片吧。於是忙回答,「今天腦袋好難受,不想說話。」

姚初靜嚇了一跳,「別又有什麼……吧,媽媽去找醫生看看,你先等一下。」

「媽媽,沒……」宋牧予還沒有說完,人已經沒了影子。只得收回爾康手,乖乖又喝了兩口粥等着醫生來。

等醫生檢查過沒發現大的問題,囑咐宋牧予注意清潔,飲食清淡,不要劇烈運動過於疲勞等等。

姚初靜送醫生出去回來,長舒了一口氣,心算是安定下來,「媽媽還以為你腦袋摔壞了呢,人都獃獃的,還好不是。」

說完又剜了一眼宋牧予,「讓你待在觀眾席,你非得和你堂哥一起去騎馬。你看看,我好好的一個閨女進了醫院,還差點破了相。」

宋牧予瞄了一眼姚初靜,心裏暗道,你閨女早沒了,讓我這個孤魂野鬼佔了殼。

姚初靜又坐了一會就回去了,只剩下宋牧予一個人。

宋牧予躺在床上,想到姚初靜剛說的話。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是在馬場上出的事故,聽起來好像很耳熟,之前似乎在哪裡見過類似場面。

仔細想想也沒能想起來,沒能抵擋地住周公的誘惑,宋牧予意識慢慢模糊,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等過了十幾分鐘,宋牧予突然驚醒。

她說怎麼這個場面這麼耳熟,之前文清手底下一個小姑娘上班時間摸魚看小說,被她抓住了。

小姑娘還向她安利這本書,讓她平時也不要太繃緊神經,放鬆放鬆。

當時小姑娘推過來的小說還沒完結,她就看了個大概。

故事是講一個名校畢業的灰姑娘與勞模霸總相愛相殺的過程。

女主尚新欣從小家境一般,家住在偏遠地區的縣城,父母離異,跟着自己的母親一起生活,其母親在和丈夫分開之後精神恍惚,很少看管女主。不過女主也依靠父親每個月打來的生活費,憑藉自己的努力和女主光環以最後一名的身份成為了開大會計專業的學生。

男主趙季鳴是趙家主支的長子的次子,按照趙家的規矩,本應該是趙季鳴的哥哥趙啟文繼承家業。然而趙啟文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自己偷摸着選了自己喜歡的美術方向遠走他鄉,徒留下一地雞毛給男主趙季鳴。

各類小說里的男女主相遇的情節總是那麼相似。這二位也沒能擺脫這個套路,女主在接到一個來自老師的緊急電話後騎單車闖了紅燈,好巧不巧地被男主的車撞了,還不小心地在車上划了一道不長不淺的劃痕。

男主詢問女主是否受傷,他送她去醫院,女主堅持說自己沒關係並注意到車上的劃痕,說自己會賠償。一來二去事故就變成了故事。當然這曲折的愛情故事少不了男女配的助攻。

宋牧予寄居的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孫禾羽則是一個炮灰,一個既是男主的青梅,又因為在晚宴上和男主相談甚歡而被女主嫉妒,被女主的舔狗團聯合起來報復的炮灰。

不僅僅是她一個人,她的全家甚至全族都因為舔狗團的報復打擊而受到影響。

家族集團遭到報復之後,她爸爸被趕出公司後突發腦溢血進了醫院。

她媽媽衣不解帶地照顧她的爸爸,加上突然的家庭變故抑鬱寡歡,差一點兒就跳了樓。

她哥哥被家族集團解僱之後,在醫院和各種公司兩頭奔波,原本意氣風發的小青年變得頹廢又喪氣,看起來比以前老了十多歲。

而她,作為重點打擊對象,被賣給深山裡的人當媳婦。

她的家人不是沒找過,可是已經失去權力和金錢的人在這個世界上辦事效率低了太多太多。

而且有錢有權有勢的時候,大家都是朋友;等沒了錢沒了權,誰還當你是朋友,恨不得離你越遠越好。

孫家落魄前能呼朋喚友,被打壓之後只有孫爸爸的一個大學同學來看了他。

現在,一切的源頭的時間節點還沒有到來。

也就是說,宋牧予還有機會改變這一家人的命運。

想到自己未來可能要對上女主就一陣頭疼,不僅僅是對書里孫家全家悲慘的遭遇,更多的是對無腦追捧女主的棒槌們的厭惡。

宋牧予想了想,自己佔了孫禾羽的身體,雖然不能做到完全親近孫禾羽的家人,但還是會為了一家人未來的日子而做點啥的,不然太對不起孫禾羽了。

做完決定後,宋牧予就完全放鬆心態了,既想着以後也會積極適應新的生活,又想自己能夠早點找到破解命運的方法。

想着想着,宋牧予又陷入沉睡中。

《炮灰的征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