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偶像,你又掉馬了
偶像,你又掉馬了 連載中

偶像,你又掉馬了

來源:google 作者:南風少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肖冉 顧昕航

夕陽下,短髮少女仰頭問道「學長,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少年高冷低頭「嗯也不是太熟,就叫學長吧」某次媒體採訪,有媒體懟上話筒問顧昕航「作為完全不差資源的當紅偶像,明明可以去演個男主戲的,為啥去一個當時沒啥名氣的《鳳歸於林》當個默默無聞的男二?」顧昕航只是把眼神瞥向了一邊默默站牆角的女人,笑道「當然是為了未來啊」因為有個人關乎他的過去,亦想和她有個未來當肖冉終於成為圈內炙手可熱的金牌編劇的時候,常年不更博的顧影帝終於更新了微博,只有三個字「求包養」展開

《偶像,你又掉馬了》章節試讀:

周沐然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收拾好了情緒。笑着給大家鞠了一躬道了個歉並請求導演再來一次。

重新做了妝造,演員情緒到位。居然很順利地一鏡就通過了。

大家終是舒了一口氣,終於不用再曬太陽了!

之後的工作周沐然倒還蠻配合的。

甚至還會嚮導演或其他演員請教如何把情緒表達得更到位。

不過有一說一。

雖然周沐然的演技略顯青澀,沒有老戲骨那麼信手拈來,但她勝在自身帶有一種莫名的叛逆感和靈動。

把一代俠女演的竟還算「出彩」。

李導的開心溢於言表,畢竟拍攝順利少NG的話可以省不少膠片。膠片可是很貴的。

大家也很開心,畢竟早點兒結束就能少受很多罪。沙漠可是很苦的。

沙漠部分主要講的是《鳳歸於林》中的前期部分,也就是女主阿麗婭在進入江湖之前的一些經歷。阿麗婭是生活在草原上的兒女,她習慣於馳騁於沙漠、草場,她會射箭,還會格鬥。在她的成長史上,她阿爹和兄長們都把她當男孩來養,她覺得一直這樣生活下去也挺好的。直到,有天兄長救回來一個受傷的中原人沈放,他們幫他養傷恢復身體,而她則每每都很好奇,他為何與他們不同。所以一有機會,她都會詢問一些關於中原的問題,從而也知道了一個叫江湖的地方。慢慢的,他也會教她一些功夫和劍術。她覺得這樣生活下去也挺好的。直到,有天他來向她告別,說他要回屬於他的江湖去了。她知道她攔不住他。所以含着淚應允了。走之前他贈了她一把銀劍,說等他從江湖回來找她。但她等了許久,都並未等到他的到來。所以,她也很想去看看,那麼吸引他的江湖,是什麼樣子。

於是便有了周沐然改詞的那一幕……

在劇組人員的齊心協力配合下,沙漠部分很快就拍攝完了。他們就要離開這個待了一周之久的沙漠了。

當晚,李導特意在附近尋了一家蒙古包的客棧,要開個篝火party大家一起放鬆放鬆。

其實除了對拍攝內容和演員表演的高要求和高標準之外,李珂導演還算是個蠻通情達理的前輩。

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周沐然正在卸妝。閉着眼坐在梳妝台前任化妝師給自己卸了一身厚重的古代妝容。

一般拍攝時,為了上鏡,尤其是古裝,女演員的妝面會比平時要厚很多。

「安娜,幫我喊一下肖老師好嗎?」

正在給周沐然沖檸檬蜂蜜水的安娜聞言答了聲好,把手中的杯子放桌上便轉身離去了。

肖冉跟着安娜出現在休息室的時候,周沐然已經換上了一身運動套裝,輕鬆休閑。頭髮散着,竟多了幾分學生氣。

肖冉剛剛在幫工作人員拆駐紮時搭建的帳篷,累得說話時氣息還有點兒不穩。

「你找我?渴死了,有沒有水,喝一口續命。」

周沐然白了她一眼,卻還是把桌上的水杯遞給了她。

「你倒是好命,安娜剛給我泡的檸檬蜂蜜水。」

肖冉吐了吐舌頭,表示自己聽不見。

安娜已經習慣了她倆的相處方式,忙笑着說,

「肖老師續命重要,我再給你泡一杯。肖老師要續杯嘛?」

肖冉連忙點頭遞杯子。

「要!」

周沐然接過安娜遞給她的另一杯水,邊淺酌一口邊問。

「晚上的篝火party去不去?」

肖冉搖頭,

「想睡覺。」

為了這幾天的拍攝,她已經幾天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真的太困了。

周沐然放下杯子往躺椅上一靠道。

「不行,咱得去!聽說這可是李導自掏腰包的,平時被他罵的那麼慘,不得逮着機會就要宰上一頓!」

肖冉哀嚎。

「大小姐你就放過小的吧,安娜陪你不就好了嘛!」

肖冉的拒絕被無視了。

當晚在周沐然和安娜的生拉硬拽中去了篝火晚會現場。

肖冉真的哭了,這一點路就差點沒把胃給吐出來了。

下車之後不要和她說話,她要先吐為敬。緩了好一陣兒,還是有些無精打採的樣子。

周沐然顯然也沒想到是這樣的場面,拍着肖冉的背示意安娜給她拿了瓶水擰開瓶蓋遞給肖冉。不可思議道:

「不是吧,肖冉同學。你暈車這麼厲害?可憐的人兒。」

回答她的只有肖冉的白眼,要不是您老那麼拚命拽我來這至於這樣?

負責招待的製片歐姐看到她們幾個到了,揮手打了個招呼。

順眼望過去,蒙古包那邊已經有許多人都在了,篝火也已經架起來了。

旁邊還準備了很多燒烤和啤酒、飲料,東西一應俱全。

周沐然瞅了一圈幸災樂禍挑眉道。

「看樣子李導的腰包要大大地瘦咯。」

安娜還有點兒擔心,問道。

「冉姐,緩過來些沒?」

肖冉看着妹子擔心的眼神,笑了笑安慰道。

「沒事,我一坐車就這樣,習慣就好。我媽暈起來比我還凶。」

「這還能遺傳?你還有兄弟姐妹嗎?」

「有,我弟。」

「你弟也暈嗎?」

「他倒是不暈。」

「得,這玩意兒還傳女不傳男!」

回答她的依然是肖冉的白眼。

周沐然看肖冉真的緩過來了,架上墨鏡帶頭朝熱鬧處走去。

那架勢活像個女王。

經過這些天的拍攝經歷,劇組相處的氛圍還算融洽。幾個女孩子一進場氣氛就嗨了不少。

嗨了一會兒之後,肖冉提醒周沐然。

「咱們來了這麼久,要不要和李導先打個招呼?」

周沐然這次很上道很懂事,一把攬住比自己稍矮些的肖冉的肩膀。

「你說的對,畢竟是今晚要掏腰包的人!」

肖冉用胳膊肘戳了下她的腰,示意她說話注意點。畢竟娛樂圈不比其他地方,萬一被有心人聽去了咋辦。

直到走到李導面前,倆人才安靜下來。乖乖的打了個招呼。

「李導。」

「李叔。」

「?」

肖冉有點兒驚訝,但並不敢表現得太明顯。李導倒沒覺得有什麼,朗聲笑道。

「哈哈,小肖這麼驚訝?我和沐然的父親是多年好友。哦,咱們這部劇也是她的父親投資的。」

「……哦!原來如此!還真是帶資進組的。」

肖冉恍然大悟,點頭總結道。

難怪一向被稱為毒舌得能把人罵得連祖宗都恨不得不認這個不孝子孫的李珂導演對周沐然還挺嘴下留情的。

「但是周沐然同學,下次對台詞有意見的時候你可以直接說的。咱可以改,畢竟是資方代表人對吧?改個詞都是小事情,但能不能別搞我心態啊?」

然而周沐然同學準備學她裝聽不見,眯眼笑道。

「走了走了,喝點兒酒去!」

「哎,等等。」

倆人正準備離去的時候,被李導叫住了。

「有件事兒告訴你倆一下。咱們劇後面會有個神秘嘉賓會來友情客串個角色。他這段時間也在附近拍戲,聽說今晚咱這有活動,說晚點兒下了戲過來湊個熱鬧。」

「神秘嘉賓?」

在演藝圈裡,能叫的上友情客串的,要麼是咖位還不錯的,要麼就是流量還不錯的。但無論是哪一種,肖冉都有點兒好奇。

其實還是因為,之前看到過那個人工作室的微博,說他在沙漠拍戲。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在這兒。

「老頭兒花錢特意請的?可以啊李叔,老頭兒為你執導的戲這麼花心思……」

周沐然語氣似乎有點兒酸。

李導倒也不惱她這麼開玩笑,聳肩表示不知情。

「不過據我所知,好像是他們那邊主動聯繫說想客串的。反正按他目前的咖位來說,沒什麼必要客串這麼一部……」

李導似乎在斟酌自己的用詞,但也沒想出什麼詞合適,還是相對委婉道。

「也不是什麼大製作的劇。不過聽說他在業內風評不錯。」

「誰啊,搞得這麼神秘?」

周沐然還沒見過一向毒舌的李導這麼誇讚一個人,多少有點兒好奇。

但李導是個倔強的人,堅持賣關子。

「一會兒不就知道了嘛。」

周沐然有些來火了拽着肖冉就往放酒的地方走去,遠離這個以賣關子為榮的人!直到喝了一口冰鎮啤酒入口,周沐然還在小聲嘀咕。

「嘿,不就一神秘嘉賓嘛,搞那麼神叨叨。提前說一下會怎樣?」

肖冉哭笑不得。

「來了不就知道了,這麼較真幹嘛。」

周沐然想想也是,轉頭看到很多人都已經圍坐在篝火前玩的很開心。於是遞了瓶酒給肖冉拽着她往圈裡湊了過去。

人群中有人在唱歌,是飾演中原劍客沈放的男主角,叫許易。肖冉對他的了解不多,好像是之前一個蠻火的組合的隊長。卸了妝挺俊俏的大男孩,笑起來還蠻陽光。

他在篝火前席地而坐,彈着吉他唱一首歐美民謠,《Some Dreams》。

「Some dreams are big,some dreams are small.

Some dreams are carried away on the wind and never dreamed at all.

Some dreams tell lies, some dreams come true.

Ive got a whole lot of dreams and I can dream for you.

……」

聲音輕緩而低沉,竟讓這個寧靜的夜晚變得溫柔了起來。

已經有些妹子控制不住自己了,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這簡直就是在聽現場的福利啊!要不是因為保密性,她們都想發朋友圈炫耀了!

肖冉其實挺羨慕這些姑娘的,年輕可真好。可以那樣理直氣壯地追星,那樣光明正大地說喜歡。

曾經她也追過星,曾經她也叫過一個人偶像。不過都是曾經了。

有些情緒,在一些特定的氛圍下,就像加了酵母的麵粉一樣,會發酵,會不斷膨脹……

這時她突然很慶幸,周沐然剛剛塞給了她一瓶酒。

仰頭灌了一大口,入口冰涼。啤酒的氣體和泡沫入喉,酒精的刺激直衝大腦,然後回升出一股苦澀感。

真難喝。她對酒這玩意兒,怎麼也喜歡不起來。

現場的氛圍已逐漸放鬆,就連周沐然也嗨起來去跟許易他們一起載歌載舞了。

周沐然似乎成了k歌之王,幾乎所有的歌她都會唱。

許易的驚訝之意寫在了臉上,誇讚道。

「周老師,沒看出來呀。什麼歌都會啊!」

周沐然酒意已經上來了,傻笑着擺手道。

「沒有沒有,就是會那麼一兩句。肯定沒有許老師的專業呀。」

肖冉在這樣的氛圍中,也會跟着哼一兩句。但唱的不多,畢竟是個五音不全的音痴。

就連李導和林副導都跟着一起唱了首粵語歌,帶着大家回憶他們那個年代的青春。

肖冉默默沉浸在氛圍中,壓低了自己的帽沿。靜靜聽着音樂和他們講這些天發生的趣事。

偶爾喝上一口放在腳邊的啤酒,偶爾思緒跟的上的時候起個哄。

只是慢慢的,她的思緒有點兒被拉遠,再拉遠,遠到她似乎回到了高中時期,見到第一次穿着藍白校服站在變態教官身後的少年,還能聽見她沖他的背影喊的那句,「我一定會把它供起來的,偶像!」

意識逐漸模糊,卻是下意識的喃喃自語。腦袋逐漸往下低。然後一個不穩,差點兒栽倒在地。

這時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出,一把撈住了已經失去意識的人,然後是一聲無奈的嘆息。

「就這點兒酒量也好意思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