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女配她逆襲了
女配她逆襲了 連載中

女配她逆襲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三塊石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小婉 楚堯

「我,宋小婉,堂堂影后候選人,卻因為一場不知名車禍,被迫穿書了?」某坑貨系統威脅道:「想活命嗎?想的話做任務」本着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原則,宋小婉毅然決然的踏上了復活的道路奈何系統太坑爹,各種帥氣男二她不能染指,每集男主都想要她命好在她兢兢業業熬出了頭,得到了各界良心男主回報「婉婉,吃葡萄」「婉婉,你放心,我不會主持公道,只會給你撐腰」「婉婉,你只管上,沒人敢動你」展開

《女配她逆襲了》章節試讀:

見宋小婉沒了聲音,楚朝雲一臉傲嬌的靠近她想要再說些什麼,卻沒想到宋小婉突然哭了起來的,「太子掐臣女做什麼啊!臣女今日就要把事情的真相講出來,不能再看太子藉此事羞辱臣女未來的夫君。」

  一旁想要看戲的楚堯被宋小婉這一舉動搞得一頭霧水,而千茶和樂安則是看的最清楚的人,楚朝雲只是碰了宋小婉的衣袖而已,這兩個人不得不感嘆,宋小婉碰瓷技術是一流的。

  宋小婉邊哭邊想着計策,只要她把綠茶白蓮花的路走絕了那麼她就天下無敵了。

  楚朝雲語氣里的嘲諷之意沒有絲毫減少的意味,反倒更重了些道:「你倒是說說看你要講出什麼驚人的真相。」

  「既然是太子先不講信用的,那就不要怪臣女將真相告訴大家了。」宋小婉哽咽着,聲音保持在酒樓的人都可以聽到,但部分人聽不清。

  「什麼?」被宋小婉這樣一說,楚朝雲明顯有些不太理解的感覺。

  「那日,我可憐我的侍從樂安沒有一雙像樣的鞋子,便想着打賞他一雙,又想着親自給的有誠意,卻沒想到被太子殿下和我的庶妹撞見,他硬要向攝政王污衊我不忠,還威脅我去做那些表白的糗事,他和我說攝政王只信他說的話,我沒了法子,不想再因為這件事一直被太子殿下利用這才跳了水。」

  說著,宋小婉好像更委屈了似的,猛地撲到了楚堯面前,將一向穩重的楚堯嚇得一驚,「王爺,我雖然廢物可也不是傻子,您應該是最明見的,如今我也不忌諱着說話了,誰會放着金磚玉不要,去爭搶一塊爛磚頭呢!我又不蓋房。」

  宋小婉說完,楚朝雲就有些耐不住性子,急眼道:「你說誰爛磚頭?」

  看着惱火的楚朝雲,宋小婉微微撇了撇嘴,「太子這不是明知故問嗎?這件事不就兩位男主人公嘛,太子是覺得我會說我未來的夫君是爛磚頭嗎?」

  徹底被宋小婉激怒的太子舉起手便要向宋小婉的小臉打去,早就準備好接受毒打的宋小婉還是閉上了眼,心裏默念着:小女子能屈能伸,一巴掌換一個楚堯值了。

  只是那預想中火辣的疼沒有落在宋小婉的臉上,反而是聞到了淺淡的檀香味,當她睜開眼時,一個高大的身影正站在她的面前,根骨分明的手指已經將楚朝雲的手腕攥的青紫。

  「誰給你的膽子動她?」

  太子的侍衛見太子傳來哀嚎,紛紛按耐不住拔出了曾光發亮的長劍,雖然一直拍戲,但宋小婉卻是從來沒見過真刀真劍這種大場面,在那一瞬間還是下意識打了個寒戰。

  楚堯有所顧慮的看了眼身旁的宋小婉,聲音雖然冰冷但不少一絲關心之意,「怎麼?害怕?」

  「不怕…」宋小婉雖然這樣說著,卻還是下意識拉住了楚堯的外袍,被千茶連捅了兩次的她已經有心理陰影了好吧。

  千茶也不是吃軟怕硬之人,立刻將劍拔出三分之一對着那些侍從冷聲道:「誰敢動攝政王妃,但凡一試。」

  眾人都知千茶的劍一旦全部露出必有人會死,自然不敢多上前。

  太子被楚堯掐的實在忍不住痛,哭喊道:「皇叔,侄子知道錯了,請皇叔饒恕。」

  「不要求本王,求她。」

  楚朝雲順着楚堯眼神的方向瞧着一臉茫然的宋小婉,他怎麼可能向那樣一個女人認錯,固執的命令道:「宋小婉,你還不趕緊求皇叔饒了本太子。」

  聽楚朝雲這樣說,宋小婉害怕的勁全都被氣光了,冷聲道:「我發現太子不僅喜歡做白日夢,連智商都沒有,太子殿下這樣求人就不怕那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嗎?」

  太子只是固執己見的咬牙切齒道:「死女人,你不會真覺得本太子會向你求饒吧。」

  「咔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不斷的傳來,宋小婉只看着楚朝雲,一副和他耗到最後的模樣,但最後還是鬆口道:「夫君,皇侄不懂事,就把他交給他父皇管理吧,咱是來喝茶聽曲兒的,別擾了雅興。」

  「哦?」突然被一個未嫁給自己的女子叫夫君,楚堯明顯有些驚訝,卻欣然接受道:「王妃確定放過他嗎?」

  「他戲耍皇嬸,我怎會放過他,且讓他父皇罰他俸祿讓他閉門思過幾日吧,我可不想再看到他擾了我的興趣。」

  「千茶,聽到王妃說的了嗎?將太子帶回去,俸祿就罰這半年的。」

  「是。」

  話畢,楚堯便將手裡的楚朝雲像扔垃圾一樣扔到了千茶身邊,轉身將拉起宋小婉的手冷聲道:「不用稟告他的父皇,本王便能做主,你要喝些什麼。」

  宋小婉尷尬的陪笑着,思量怎樣開口和楚堯商議讓他從自己的聘禮里抽出一百兩給她。

  就算她再怎麼拿不出手,簪子什麼的加起來應該也夠了。

  「王爺,我有一件小小的事想要問你。」

  楚堯面無表情的坐在宋小婉的對面,事不關己般點了點頭。

  「就,咱們有婚約,肯定會成親的對嘛?」

  「或許。」他依舊惜字如金,只是想看看眼前這個女人要怎麼和他開口要這一百兩。

  「那…肯定還要準備聘禮的吧!這聘禮,不少開銷呢。」

  「本王並沒打算給宋小姐很多,只不過是王府一天的流水賬。」

  聽楚堯這樣說,宋小婉立刻應景的閉了嘴,一天的流水賬她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萬一一天就二三十兩,那她厚臉皮要了還不如不要。

  楚堯不像喜歡品茶的人,他喝茶只是因為體內毒素的原因導致他每天都很缺水,沒一會他杯子里的水就沒了影,茶杯輕輕磕碰桌面的聲音讓宋小婉明顯一驚。

  「宋小姐還是先關心一下自己以後怎麼在王府生活吧,不要忘了先前答應本王的那些。」楚堯說完便站起身急忙從宋小婉身旁離去,任憑宋小婉挽留叫他都沒有任何回應。

  馬車內,楚堯雙頰煞紅,嘴唇泛着青紫,整個人縮成了一團,這種外冷內熱的感覺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出來折磨他一次。

  千書完全放棄了監督宋小婉,陪同在馬車內生怕楚堯有什麼意外。

《女配她逆襲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