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帝重生霸道護夫
女帝重生霸道護夫 連載中

女帝重生霸道護夫

來源:google 作者:腰上別塊兒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秋雲兒 秋無雙

秋無雙乃尊貴的神醫女帝,卻在輪迴轉世之時因為靈魂太過強大而被迫捨棄了一魂,因此易展開

《女帝重生霸道護夫》章節試讀:

畢竟之前老夫人因為小少爺罰他跪了祠堂,如今老夫人又不在,怕是來找麻煩的。
然而面對他們的警惕,秋無雙根本就如同沒有看到一般,依舊一步一步朝着小包子走近。
她衣袖下面的手在微微顫抖,因為高興,慶幸,激動!
太好了,小包子還活着…… 這一生自己終於有機會彌補了,終於有機會再度見到他了。
坐在床邊的老管家,面色一沉開口道:「少奶奶,小少爺已經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此時可承受不住你任何的懲罰,莫要亂來!」
他的語氣已經很壓制了,這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罵人了。
畢竟小少爺可是他們秦家的心頭肉,所有人都把它放在心尖上疼。
唯獨少奶奶這個親娘,每一次只會傷害小少爺,可每一次受了傷的小少爺總是像不會疼一樣,第二次又再度貼上去。
秋無雙顫抖着聲音問:「為何不好好吃飯?」
雖是這樣問,但是眼睛早就已經看到了小包子那不正常的臉色,悔恨就如同滔滔的江水,淹沒着胸腔,讓她有一些喘不過氣來。
而躺在床上的小包子眨巴着無辜的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剛剛娘親是在問自己嘛?
以往都是娘不讓自己出現,所以每一次看娘親的時候只能偷偷的看。
也只有深沉的時候才會與娘走的近一些,但是從不願碰觸自己,不過哪怕只是能一起用膳小包子就很開心。
所以,每一年最期待的日子便是生辰那一日。
小糰子有一點怯弱的咬了咬嘴唇:「是我不懂事讓大家擔心了,明明我犯錯了,可是他們不懲罰我,我只有自己懲罰自己。」
其實他不敢說,因為自己生病害得娘親被罰祠堂跪着,所以他才一直不吃不喝。
娘親也生病了,所以他也要陪着。
聽着小包子這樣的話語,就如同是生生將秋無雙的心撕開無數個口子。
顫抖着坐在床上, 手不聽使喚的,一點一點朝着他的小臉摸去。
在所有人警惕的目光之中,秋無雙突然間將躺在床上的孩子一把抱了起來,緊緊的摟在懷裡,眼淚如同決堤一般的往下掉。
前世所有的遺憾都是因為沒有對這個孩子好,哪怕抱都沒有抱過。
如今已經六歲多了,可自己都沒抱過他一次。
想起曾經的種種,秋無雙巴不得拿刀,直接一了結了自己,即便是少了一魂,也不該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情來。
小包子只是一個孩子,他能懂什麼?
其實小包子有名字,叫秦博簡,是一個特別有詩書氣的名字。
只不過因為秋無雙以前從來都沒有問過,時間長了也就忘了,如今想了起來。
這麼多年下來,竟然連抱都不願意抱一下,六年多了,哪怕這個孩子眼巴巴的等着,也從來沒有給過一個好臉色。
被抱在懷裏面的秦博簡整個人都傻了,身形僵硬,一動不敢動。
眼睛裏也有些濕潤,還有痴痴的迷戀,還有欣喜若狂。
可是被摟得太緊,感覺有些喘不過氣來,原本就已經發熱而燒毀。
可就算如此也捨不得離開,捨不得這個心心念念的懷抱。
「簡兒,犯錯的是娘親,你不應該懲罰自己,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秋無雙的聲音顫抖帶着哭腔,還有無盡的悔恨與悲痛。
一切的錯誤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最後秦家的一門慘死也是自己造成的。
所以這一輩子就算用命也沒有辦法償還他們一切,那些傷害也是無法彌補的。
秦博簡聽到秋無雙的話,身形又是一頓,不可置信的抬起頭,大大的眼睛盯着她。
嗡聲嗡氣的道:「娘親你別哭了,都是我的錯,以後我會乖乖聽話,你別哭了好不好?」
其實娘親也有很溫柔的,起碼對秋雲兒就很溫柔,所以每一次秦博簡都在想,要是娘親也能對自己這麼溫柔,該多好啊。
要是娘親也能像喜歡秋雲兒一樣喜歡自己,那一定很幸福。
聽到秦博簡的話,秋無雙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無盡的悔恨和內疚就如同是黑暗,一點一點的將她吞噬。
當年究竟做了多少事情?
才導致如今他的小心翼翼,覺得是因為自己的不乖,所以才會這樣。
正在這時懷裡的小包子突然間咳嗽了起來,咳得撕心裂肺的模樣,看得秋無雙心疼壞了,立刻轉過頭問老管家。
「府中就沒有別的藥草了嗎?」
「大少奶奶何必明知故問,江城裡所有的藥草都被你買了,京城的你也沒放過,一時半會兒外面的也買不過來。」
說完這話,老管家還有些憤憤不平。
秋無雙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緊緊握了握拳頭,轉頭對秦博簡道:「把南瓜粥喝了,不要再耍脾氣,乖乖,等我回來!」
要知這發熱了很容易燒壞腦袋,若不及時根治,小孩子很容易出事情,後果嚴重可能危及生命。
果斷轉身,腳步匆匆的朝着外面跑去。
秦博簡就那樣痴痴的看着那個身影,快速消失在視線之中。
回想剛剛的懷抱,真的好溫暖好舒服,心裏就如同有彩虹一般,飄飄然。
「我要喝粥,管家爺爺!」
老管家看着他雙目明亮,臉上帶着笑容,心裏忍不住有些心酸。
見老管家不動,秦博簡繼續道:「娘親讓我喝粥,若是我不喝,她會生氣的。」
好不容易才能讓娘親抱自己,一次好不容易願意跟自己說話了,怎麼能繼續惹娘親生氣呢?
其實幾年前,秦城南沒有失蹤的時候,秦家風光無限,他們住的地方乃是戰神的府邸。
更是有南陽王之稱,可是隨着這五年來失蹤,皇室有意打壓,導致他們只能搬到這江城落腳,遠離朝堂。
如今就連一個皇親國戚的名頭都沒有了,在這裡如同普通百姓一般的生活,只不過家族大一些,人多一點,以前有那麼一點家底能帶走。
至於大少爺那些兵馬,早就已經讓皇上收繳而去,沒留下任何權勢。
這才導致一個小小的秋花落,也敢騎到他們南陽府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