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帝,這種過分的要求我拒絕
女帝,這種過分的要求我拒絕 連載中

女帝,這種過分的要求我拒絕

來源:google 作者:泛舟賞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天 武南霜

林天穿越變成了大魔頭,卻倒在了女帝掌下臨死前給女帝留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舉動可再次穿越時他傻眼了站在他面前的是誰?女帝?他重新覺醒了系統,然而這個系統卻有點不太正經只讓他燎原,卻不讓消弭一入紅塵深似海不曾想成為了多少女子的白月光,眼中的深情人「陌上花開,君可否緩緩歸矣?」女帝「千帆過盡,隨你走在天際,看那繁花滿地!」司徒焰姬「萬家燈火只為一人長明,從此之後你是我眸中的唯一!」蕭仙子……展開

《女帝,這種過分的要求我拒絕》章節試讀:

「你還有什麼遺言?」

斷月崖,月光下。

武南霜負手而立,冷漠的俯視着林天。

林天躺在地上,忽然咧嘴一笑。

沒有說話,只是淡然的抬頭望着夜空的那半輪血月。

終究還是逃不過系統的預言。

穿越到這個世界已整整十八年。

他從曾經的懵懂少年一步一步往上爬,終於在三十歲這年坐上了幽冥神教副教主之位。

然而,也是這年,幽冥神教在斷月崖的分舵被天啟大陸的三大皇朝、七大門派圍攻。

在斷月崖堅持了一月之久,最終落敗。

如今,他心臟破裂,必死無疑。

按照這個傷勢,他活不過半柱香。

想到自己的前世,還有這一世,林天不由放聲笑了起來。

「看來你是沒有什麼遺言了,那就送你上路吧!」

武南霜黛眉微微皺起,神情逐漸不耐煩起來。

林天回過頭來。

眼前女子一身火紅龍袍,氣質冷傲,月光下仿若高不可攀的雪峰。

武南霜。

東離皇朝女帝。

十六歲登基,如今二十歲,已然在位四年。

武道天賦更是恐怖,已然到了八階彼岸境九重。

美貌傾城,氣質脫俗,常年居於高位,更是冷艷凌厲。

那一雙清冷的眸中,逐漸浮現出寒霜,如同雪花閃爍。

說起來,東離皇朝與幽冥神教並無仇怨。

但這次圍攻幽冥神教,武南霜卻是三大皇朝中唯一親自出手的皇帝。

想起這個,倒是讓林天心中憋了一股怨氣。

「反正都要死了,不如給她留個紀念。」

林天眼珠一轉,微微一笑。

「女帝這次親自過來,想必是因為你的父皇和皇兄?」

武南霜聽聞頓時渾身迸發出更加凌厲的氣息。

「你承認了?」

「不是我,但我知道是誰害你父皇的,你過來,我跟你說。」

林天眼神逐漸迷離恍惚,抬起手無力招了招。

武南霜黛眉再次皺了起來,猶豫了一下,還是走到他身邊。

父皇和皇兄相繼死去,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不查清楚,她無法心安。

這次也是因為聽到父皇和皇兄的死是幽冥神教所為,所以才親啟斷月崖。

「咳咳……再靠近點,我……」此時的林天已經氣若遊絲。

彷彿隨時就要斷氣。

武南霜只能微微彎下腰,側耳靠了過去。

「說吧,我聽着。」

「其實……」

林天突然拉住她的手腕。

身上氣機猛漲,全身血液劇烈燃燒起來。

武南霜被抓住一隻手腕,雙眸突然變得寒冰如霜。

「魔教之輩果然不可相信。」

她與林天同屬八階彼岸境,而且林天身受重傷。

但在對方燃燒精血情況下,她竟然一時無法掙脫。

「垂死掙扎!」

無法脫開被抓的手腕,她臉上已然全是殺意。

另一隻手靈力激蕩,迅速的朝着林天的頭頂擊去。

氣極的她已經顧不得林天口中的秘密,準備徹底結果了他。

下一秒。

她的眼睛突然睜得大大的。

林天燃盡全身的精血,硬是將她拉進懷裡。

在那張白皙雪嫩的清麗臉龐狠狠親了一口。

「啵!」

空氣凝固了。

那隻本來快速擊向林天頭頂的手掌戛然而止。

武南霜怔怔的呆住了。

我在哪?

剛才發生什麼了?

從有記憶到現在,除了父皇,還沒有任何男子能如此靠近自己。

更別逞說被親。

可是現在,她卻讓一個陌生男人給親了?

而且這個男人還是個大魔頭?

剛才在對方懷裡,她還分明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

很像小時候父皇的氣息。

可是……

已然油盡燈枯的林天放開了武南霜的手腕。

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意,意猶未盡的嘬了嘬嘴。

很早就聽聞這位女帝傾國傾城,國色天香。

在天機閣美人榜上一直高居前三之列。

現在自己這個魔頭在臨死前給她一個吻。

想必會讓這位女帝回味一生吧?

「再見了,女帝!」

林天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縱身躍下了斷月崖。

武南霜就這樣獃獃看着林天躍了下崖。

此刻的她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的身軀逐漸顫抖起來。

「登徒子,你放肆!」

終於回過神的她羞憤欲絕。

「搜,去崖底搜!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武南霜雙眸微眯。

「哪怕是死了,我也要將他千刀萬剮!」

「是!」

從不遠黑暗處陸續走出幾名女侍衛,然後急速朝另一邊掠去。

待到周圍一切恢復寧靜。

武南霜撫摸着發燙的臉頰,眼底深處卻閃過一絲迷茫。

「他到底知不知道父皇和皇兄的死因?」

「他在臨死之際,燃盡最後全身精血,就是為了親我一下?」

「人人都說他是大魔頭,可他卻為了掩護其餘教眾撤退而選擇了一人獨戰。」

「他……真是大魔頭么?」

※ ※ ※

「不要……」

林天做了一個夢。

周圍是冰天雪地的一片。

他正在攀爬着一座雪峰。

突然,雪峰開始激烈抖動着。

為了不被甩下去,他大喊着更加緊緊抓着雪峰。

腳下用力,想攀至峰頂。

卻發現雙腳彷彿灌了鉛,無法動彈。

腦袋也開始劇烈疼痛,周圍的一切逐漸變幻起來。

我死了么?

怎麼有個人騎在我身上?

這是哪裡?

女帝呢?

林天用儘力氣,終於抬起了沉重的眼皮,對上了一雙羞怯的明眸。

美!

面前女子一襲白衣,膚白貌美,五官如玉琢而成,紅唇瑩潤,堪稱絕色。

這是林天醒過來後心中第一個想法。

「啊……」

騎在他身上的那道婀娜身影看到林天睜開了雙眼。

頓時一陣羞怒,伸手就是一巴掌。

林天腦袋一歪,又昏了過去。

婀娜身影連忙從他身上爬了起來,臉色緋紅。

良久,林天才慢悠悠的再次睜開眼睛。

入目之處是簡陋的木屋,破落的窗戶。

該不會?

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種猜疑。

只是這天氣,突然有點冷!

確實,林天此時全身濕透,手臂上也受了傷。

破落的窗戶吹進來了陣陣冷風。

令受傷的他確實感覺到了寒冷。

他順着受傷的雙手望去。

記得剛才掌心所觸,是一團溫潤柔滑。

他不由虛空抓了抓,回味着剛才的感覺。

可扯動了手上的傷口,痛得他齜牙不已。

看到他的手掌的動作,站在他旁邊的那道婀娜身影臉上又是一陣緋紅。

但看到他痛苦的表情,還是輕聲道:「你先別動,要不等會傷口又出血了。」

聲音嬌糯,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咳咳……」林天掙扎着爬了起來,低頭打量着自身。

隨後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心臟不禁猛然一跳。

果然。

他又穿越了。

這次不知穿越到什麼樣的世界了?

可千萬不要再做大魔頭了。

壽命忒短!

「姑娘,這裡是哪裡?」

林天抬頭望着他穿越後認識的第一個姑娘。

國色天香!

林天心裏一陣美滋滋。

按照劇情發展,自己將來肯定會和對方發生點什麼。

心裏已經在憧憬着一些美好的事情。

「東離呀!」白衣女子臉上逐漸恢復了平靜,奇怪的看着林天。

林天心臟再次猛然一跳。

「天啟大陸?」他試探着望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臉色的表情更是奇怪,但還是點了點頭。

「那現在是天啟幾年?」林天還是抱着最後一絲希望。

「天啟825年,林公子,你到底怎麼了?不會是因為剛才掉河裡,忘了自己是誰了吧?」白衣女子滿臉擔憂的看着林天。

心裏卻暗暗腹誹,不會是腦袋進水了吧?

林天嘴角一陣抽搐。

天啟825年,就是他在斷月崖跳下的同一年。

也就是說,他來到了東離皇朝。

女帝的東離皇朝。

造孽啊!